第12份中国电视成绩单发布

在全媒体时代打捞中国电视的亮点


文/黄赛赛 凌艺婷
<<新周刊>>第344期



“电视榜不仅是总结式和评判式,更是引领式和方向式的。它更像一个趋势性榜单。”(石述思)“我相信2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会是中国电视的主旋律。”(崔永元)


  
  得一榜而知天下电视。2011年3月18日,“2010中国电视榜新闻发布会”在北京举行。创刊15周年的《新周刊》,迎来了第12届“中国电视榜”,中国电视精英现身发布会,共同见证这份年度电视成绩单出炉。电视策划人、评论人石述思说:“它更像一个趋势性榜单,不仅是总结式和评判式,更是引领式和方向式的。”

  央视主持人崔永元来为《我的抗战》领奖,“对《新周刊》和专业评委对我和我的团队的认可表示认可”。主持人白岩松、芮成钢、王凯、孟非、朱丹、制片人许文广等人,各自道出电视人对电视传播品质的人文追求。
  
推委现场点评中国电视


  “2010年中国电视不容易,但是有突破、有亮点。”石述思认为,去年主流节目不如娱乐节目亮点多,甚至呈现娱乐节目反过来拯救主流节目的态势。但又看出全媒体时代对电视节目的潜在要求。“《中国达人秀》的特征就是传统娱乐节目,但跨界情感化操作,表面是形式的跨越,其实有制作理念和内容上的跨越。《非诚勿扰》同样也是成功跨界。这背后有一个背景,就是全媒体时代到来,对电视形式、理念、技术的跨界要求势不可挡。”

  中国传媒大学教授胡智锋对中国电视提出四个字:真秀情思。“真实这块,有亮点的是崔永元的《我的抗战》,不是现实的真实,是历史的真实。秀,《非诚勿扰》、《中国达人秀》、《我爱记歌词》可以说是2010年最大的亮点。《非诚勿扰》把娱乐和社会的需求紧密结合起来了,《中国达人秀》把中国的内容和国际制作水准结合起来了,《我爱记歌词》更多是把时尚融入其中,各有特点。情,去年不少家庭伦理剧、谍战剧、情感剧,把情做得很充分。思,则中国电视的软肋,要期待用电视思想我们还要假以时日。”

  “去年电视有一个特点,就是央视出击或者是换装。”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尹鸿教授提到,去年有两类节目引起社会较多关注,“一个是几个大型纪录片,代表了过去走高端路线、精致有力的作品。此外还有《我们有一套》、《我要上春晚》等节目,用了大量的我和我们,有了个性、主体性立场。不仅是过去第三人称的叙述。”

  尹鸿还谈到:“2010年中国有接近3亿的网络视频使用者,将近4000万人有排他性地在互联网上看电视,人们的观看方式发生颠覆性变化。更多人习惯了iPad、iPhone、车载设备,我们跟视听内容的距离愈加缩短、形态愈加多变。这对整个电视产业的影响将是非常大的。”

  陈丹青说:“现在进入移动互联时代,可能会推出云视频终端。技术推动人们,试图把在卧室、客厅看的电视,未来通过更多的屏呈现在用户的面前。”北大教授张颐武非常认可这种趋势:“依赖电视的人很多,但并非持续依赖电视机”,人们转而网络视频直播“会对电视文化生活产生巨大影响,2010年确实是明显的临界点。”
  
年度赢家属于江苏卫视

  推委胡智锋认为,2010年却是省级卫视们最自觉、感觉最好的一年,江苏卫视的表现力最为明显,甚至构建了一个新格局。

  今年“中国电视榜”的最大赢家——年度电视频道、年度电视节目、年度节目主持人,分别由江苏卫视、《非诚勿扰》和孟非夺得。乐嘉也因此节目获得年度新人。推委们一致认为《非诚勿扰》是2010年中国电视界的现象级事件。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导张颐武认为:2010年中国电视做了件大事,即从来不知道中国有这么多人需要结婚,去年终于知道了。2011年怎么样判断?“我认为江苏卫视可能依然是领军,”胡智锋说。

  电视纪录片成为本次电视榜的另一大赢家——央视财经频道的《华尔街》、崔永元的《我的抗战》摘走“2010中国电视榜·榜外榜”的推委会特别大奖,《公司的力量》获评“最具普及价值商业文明赞美诗”。崔永元为大家介绍了《我的抗战》总导演海若后,发表了精彩的获奖感言:“首先我特别意外,没有想到这个奖是斜的,因为现在社会就是这样,你不知道什么是正的,什么是斜的。现在领奖几乎成为了生活常态,如果我们愿意领奖,今天就可以领三个奖,但是我们选择了这个奖,也是特别偶然。我昨天还在天津睡觉,我的同事发短信说你来不来领这个奖,然后我说不去他给不给?他说不去也给,我说那就领,如果是非得去才给,那咱们就不要了,因为这种奖没有什么意义。而且在我看来,这些评委也没几个懂电视的,当然更真实的情况是做电视的都没有几个懂电视的,更不要说看电视的,整个中国电视的现状就是这么一个状态。我和整个团队开始做《我的抗战》的时候,就对任何奖都没有兴趣,所以我对《新周刊》和专业评委的态度表示认可,所以来领这个奖。我和我的团队从今年开始要做《我的抗战2》,我相信2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会是中国电视的主旋律。”

  《华尔街》总导演李成才表示认可,并分享曾跟英国BBC团队接触的经历:“他们也做金融类纪录片,当时我说,如果按照百分制,英国是90分,美国80分,日本60分,中国充其量30、40分。但我希望经过这几年努力我们有可能会达到60分。”他同时期待明年推出的大型纪录片《货币》能够“达标”。

  继去年张嘉译、海清之后,凭借主演热播剧《黎明之前》再度掀起谍战剧热潮的吴秀波,在《铁梨花》等剧集中有精彩表演的陈数,捧走了“中国电视榜之电视剧榜”的“年度中国脸”大奖。现场推委认为,这次“两张脸”都属于民国时代,颇有特色。面对“上电视,演幻觉”的杂志封面,吴秀波认为演员应是“上电视,演知觉”。陈数觉得这是“对我坚持将自己的灵魂贯穿角色的一种肯定”。

  白岩松曾放言“如果中国还有最佳时评节目、最佳时评节目主持人肯定还是我”,面对2010年度时评节目和时评节目主持人的空缺,他说“明年希望既不是我,但是也不空缺”。

  开播10年、做过1700多期节目,采访过3000多位嘉宾的《鲁豫有约》,此次获得了“最具时代心灵史价值访谈节目”。获“最具思想交锋氛围财经节目”的《对手》栏目制片人唐林说,很荣幸这档最具“吵架精神”的节目能和思想打上交道。贺炜被戏称为CCTV-5“典故帝”、“科普帝”、“抒情帝”,其实他是一个诗人。意外获得“最具文艺范儿体育解说员”奖项的他在现场感叹,体育不是一帮莽汉在场上汗流浃背,它教会我们要有担当、团队、尊重信仰、契约,可以由“野蛮其体魄,文明其精神”开始建设公民社会。






获奖人说电视榜


如果全是空缺,才是对中国电视最大的鼓励

崔永元(《我的抗战》获“最具历史还原力电视片”)


  《新周刊》是一本杂志,我们过去在品评这些媒体的时候总会说,比如一张报纸、一本杂志肯定不如一个广播电台、一个电视台,我觉得那是一个特别可笑的逻辑。它在用楼的建筑规模和从业人员的人数来品评一个媒体的影响力。我觉得《新周刊》其实有这样的气质,也有这样的潜力做给大家看看,就是一个媒体有没有力量不在于它有多大的建筑或者他有多少员工,而在于你对于新闻事实的洞察、你独特的观点、你敏锐的直觉、你高贵的气质和格调。

  具体到得奖,我倒觉得别太当真这个事儿。因为我觉得所有的榜或者评奖,比如有关电视的,都可以用一句话来概括:矬子里拔将军。其实我们做电视的人,特别知道中国电视和世界上那些先进的电视差距有多大。如果你让我自己来说,我觉得中国电视的水平在世界电视的水平,可能还不如中国足球队在世界的水平,真的,非常落后。我们可能只有设备是一流的,其他的都谈不上一流。所以我觉得《新周刊》这个电视榜更多的是一种鼓励的色彩。不一定是给奖才是鼓励,我刚才看到这里面有空缺我就特别高兴,我想明年或者后年的《新周刊》的电视榜的评比,如果全是空缺,才是对中国电视最大的鼓励。



电视榜激励了一批又一批的电视人

任学安(《公司的力量》获“榜外榜最具普及价值商业文明赞美诗”)



  这次得奖我很意外,你看它这名字就很有意思——最具普及价值商业文明赞美诗。这就是《新周刊》的个性,不会有别的一个什么奖项用这么一个长串的名字来界定。太有趣,它的个性,它独特的判断,它对这个片子的感受都体现出来了。我很尊重评委会对这个奖项的名称的设计。它确实体现了这个节目的内在价值。

  《新周刊》电视榜激励了一批又一批的电视人,它是从另外一个角度让整个电视行业变得更加理性、更加冷静、更加能够容易反观自己的得与失的这样一个电视榜。所以《新周刊》电视榜虽然是一个杂志办的,它也不张扬,但是在电视界的影响是非常大的。它能够很清晰地勾勒过去一年中国电视的基本的文化途径,哪些是最值得被推崇的,哪些是这个领域里面的领军人物或新锐人物。都说一榜知天下,至少看了《新周刊》的电视榜,我们能够知道过去一年中国电视领域里面哪些是最值得被记忆的,我觉得这是最重要的。另外,尽管它有自己的立场,自己的角度,但坚持一种不媚俗的评奖理念,我个人很赞赏。



电视榜激励着我很好地工作

孟非 (“年度节目主持人”,其节目《非诚勿扰》获“年度电视节目”)



  我这么多年一直就特别关注《新周刊》。我也一直看《新周刊》,我觉得这是中国非常有分量的杂志。以前有很多优秀的主持人得过这个奖,也是激励着我很好地工作。因为我觉得是一个特别有社会责任感的媒体评出来的奖,不是很娱乐化的东西。我很在意《新周刊》的榜单。因为我也不是所有的颁奖都去的。《新周刊》一直就很好。中国应该多一点像这样的媒体。好像很多年以前,我在做新闻时,《新周刊》也来采访过我,我跟《新周刊》还是挺有渊源的。



《新周刊》 就是我们电视媒体最好的朋友

贺炜(“最具文艺范儿体育解说员”)



  《新周刊》其实不是电视媒体,它是平面媒体。但是有一个如此好,如此敬业,又如此有价值观的媒体同行,侧面观察我们的电视,而且给我们电视那么多的建议和帮助,其实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因为多一个朋友就会多一条路,就会多一面镜子去了解自己的有些过失。有朋友可以劝你。我觉得《新周刊》就是我们电视媒体最好的朋友。其实每年都知道《新周刊》电视榜,因为它已经很多年了,我了解《新周刊》电视榜也已经很久了。体育可能现在在中国的位置还不太对,或者人们对体育的理解还有一些偏差,应该要多一些体育文化的传播和传导,或者说要告诉更多的人体育其实也是一种文化。



《新周刊》 帮助了我们,这个电视榜帮助了我们

朱丹 (“最佳娱乐秀主持人”)



  我看到你们给我写的评语,特别喜欢。《新周刊》是一直很勇敢发出自己声音的一本杂志。其实每个人都应该这样,我们在舞台上也应该发出自己的声音。所以能够被这样的杂志认可,非常非常骄傲,我觉得人应该有那种骄傲,给自己鼓个掌。我做主持人是误打误撞进入的,因为完全没有做个这个梦,是阴差阳错,所以到现在走过8年,获得这个奖,对我而言是非常大的肯定。让我相信其实很多事情你只要付出,只要真心去对待,一定会有好结果。然后我决定会好好做好主持,好好为大家带去快乐。
《新周刊》每年在这个时候,都会做这样一个电视榜,非常有必要。因为电视人能够在一个系统中去看身边的同事们、同行们的状态。它一方面是对大家做出成绩的肯定,另一方面敲响了很多警钟。大家会觉得,现在电视现状是什么,我们的责任是什么,我们能做到的是什么,这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现在很多人包括我们的社会太浮躁,很难有时间静下来沉思。包括我们自己,每天录影录影,有时会茫然,我为什么要这样做?幸好《新周刊》帮助了我们,这个电视榜帮助了我们。电视人的责任就在这里。(采访/凌艺婷、黄赛赛、章润娟/新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