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周年庆典活动全纪录之三 庆典暨“大时代锐仕勋章”授勋仪式

15年,和时代一起成长


文/于青
<<新周刊>>第354期



450位嘉宾来到《新周刊》的生日盛宴,见证《新周刊》颁出15枚“大时代锐仕”勋章。这是《新周刊》对过去15年最高规格的一次总结。



  “未来中国,将是新锐青年的中国”。(楼适夷语)

  15年的时间,《新周刊》一直追问中国、测量时代体温,亦见证了中国新锐青年成长为“锐仕”的时代历程——1996年8月至2011年8月,《新周刊》出版了353期杂志、近百本书,颁发出一千多个奖项,创立了“观点供应商、视觉开发商、资讯整合商、传媒运营商”等全新办刊理念,独创“飘一代”、“她世纪”、“第四城”、“生活家”、“民国范儿”、“急之国”等新锐概念,培育了“大盘点”、“中国年度新锐榜”、“中国电视节目榜”、“生活方式研究院”等传媒延伸品牌,成就了一本“中国最新锐的时事生活杂志”。

  2011年8月19日晚,《新周刊》创刊15周年庆典暨“大时代锐仕勋章”授勋仪式在广州长隆国际会展中心举行。《新周刊》颁出15枚“大时代锐仕”勋章,也是对过去15年最高规格的一次总结。11位中国当代顶尖艺术家、30位全国顶尖媒体的老总与450位嘉宾因此来到了《新周刊》的生日盛宴,同为“锐仕”加冕。

他们为《新周刊》而来

  短暂的红毯酒会后,《新周刊》创刊15周年庆典在20分钟的创刊纪念短片中开始。《新周刊》社长孙冕在开场致辞中说:“15年前有一个非常巧妙的经营结合,我聚集了三个人,封新城、张海儿与傅沙。他们是三个奇才,由他们为基础,组建了一个编务团队,实现了许多人追寻的传媒梦想。封新城以他对这个时期社会发展敏锐的洞察力,用独特的视觉剖析和把握时代的脉搏,深入、立体、生动地展示时事生活的话题,一出手就与众不同。”

  中国期刊协会顾问张伯海老先生也来到了现场,他讲述了对《新周刊》的15年印象:“一、15年来我感觉到,《新周刊》的团队在创作年龄总是年轻的。二、他们一直孜孜不觉为了将话题做到语不惊人死不休的程度绞尽脑汁。三、他们将推出好的话题视为自己神圣的职责,以好的话题来影响今天的社会和人生,起到优化、升华以及匡正社会的作用,能够促进社会和人生更加良性、更加美好地发展。我认为他们一直在恪守这样的神圣使命。”

  《新周刊》15年的读者代表也被请到了生日会的现场:来自北京《国际先驱导报》的晓德先生和香港的吕书练女士。晓德说:“相信我们每一个人,在这15年中变化都非常大。相信在《新周刊》过20岁、30岁生日时,我们又会有更新的变化。但是我们还是希望《新周刊》一直在这里,不光是在广州、在杂志上,其实也在微博、在机场,无处不在。”

  随后,音乐诗人李健的一首《为你而来》,唱给了所有《新周刊》15年来因缘分相识的朋友。

  《新周刊》的朋友们包括了孟非。这位来自江苏卫视目前中国最红的主持人说:“想来想去,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就将自己送来了,代表我本人,也代表江苏卫视祝《新周刊》生日快乐。”接下来,孟非请出了现场四个组团,主持了一场脱口秀:让艺术家群组、传媒组团、企业组团以及文化名流组团来谈论《新周刊》。

  “《新周刊》人好、团队非常好,杂志好,有劲儿,有品位。《新周刊》的人缘还特别好,台上站的人没少被《新周刊》骂,却跟《新周刊》的关系都不错。”艺术家朋友方力钧说。

  “《新周刊》是我2000年第一次来到大陆时,买的第一本内地杂志。它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惊艳,怎么中国的观点是那么的新,而且是那么的深。那个时候我真的非常惊讶,所以我就将这本杂志带给台湾、香港的很多人媒体同行看。有苹果日报的编辑马上跟我说他们很喜欢这本杂志,《新周刊》的创办人好像是媒体界的浪人。”媒体朋友,来自香港《东西》杂志的创办人李冠毅说。

  “我老替他们捏一把汗,三百多期了,三百多个话题,怎么想的,脑袋怎么长的,如果我是主编我绝对发愁,但今天看到这个场面我明白了一些,原来是社会闲杂人等,或者是各方面的好脑袋都让《新周刊》利用起来了。”这是来自文化名流界的朋友,《炎黄春秋》主编吴思说的。

  更多人为《新周刊》带来了自己的礼物——老狼现场演唱《情人劫》与《虎口脱险》。上海东方卫视、浙江卫视、湖南卫视三大电视台则分别送来了为《新周刊》选送的庆生节目:菜花甜妈美声演唱的《送你葱》;保洁叔的迈克尔·杰克逊模仿秀;以及“快乐女声”前12强DL组合献上的热力舞曲。加上孟非所代表的江苏卫视,中国四大卫视,齐齐聚首于有12年电视榜历史的《新周刊》刊庆晚宴上。

为锐士授勋

  最后的重头戏,是“大时代锐仕勋章”的颁奖盛典。

  《新周刊》评选出15年来的15位“锐仕”:铁肩担道义的“中国脸”白岩松、敢说真话的艺术家陈丹青、新锐航空公司掌门人陈峰、威武范爷范冰冰、华语电视王牌凤凰卫视、“我世代”首席代言人韩寒、魔幻现实主义导演姜文、独立思考的意见领袖李承鹏、中国新生代代言人李宇春、“创意立国”的民族企业联想集团、中国最具风骨的报纸《南方都市报》、“潜规则”之父吴思、中国自媒体第一平台新浪微博、中国知道分子首席代表易中天、中国最佳商业银行招商银行。

  现场,易中天先生得知两小时前他的老父在武汉去世。接着上台受奖的“李大眼”李承鹏一改往日犀利,有感而发:“我写了很多年的文章,不是因为我懂很多东西,是因为我很多东西都不懂,我是因为好奇才写了很多貌似犀利或者是反动的文章。未来我们有很多疑问需要解决,可能是我们的解决方式不对。后来你就会觉得,当时是非常荒谬的。其实刚才我听说老易家里的消息,我一下子就特别的有一种很不准确的形容吧,唇亡齿寒的感觉。有一天你会发现活得非常好,或者发现身边的朋友就不见了,或者我身边的朋友就不见了,这都不奇怪,孔圣人说朝闻道夕可死,我觉得朝闻道夕不可死也,我一直在追求一个道理,不管是错误还是正确,但是我都会很坚强地走下去。”

  最后,美艳的“豪门”范爷范冰冰到场,掀起晚宴的高潮。15年间,范爷从一个琼瑶剧中的丫鬟金锁,变身为“范爷”。在她眼中,“《新周刊》本身是我特别崇尚的一个媒体,而且我认为也是一个敢讲真话、只讲真话的媒体”。

  《新周刊》与他的朋友们共同见证了这个时代,并与“锐仕”一同成长,表达了一代“锐仕”对时代的立场与态度。正如庆典司仪刘芳菲所说:“一本杂志,透着一个时代的体温,他和时代一起成长,最终成为了这个时代的一部分。”







“大时代锐仕勋章”获奖者感言


易中天:
(学者,厦门大学人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非常感谢《新周刊》,我这一辈子得的第一个奖就是《新周刊》给的,那是在2006年,《新周刊》评我为年度新锐人物,这是我这一辈子第一次得的勋章。我本来是想参军当兵的,但是这个没有指望,赶不上了,没有想到今天得了一个。刚才孙冕感谢了他的母亲,他的母亲还健在,这是孙冕的福分,我的母亲十年前已经去世了,两个小时之前我的父亲又去世了。古人说人生最大的悲哀是风欲静而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在,这两件事都让我摊上了。我原本是想今天领到这个勋章之后带回武汉给我父亲看看的。三个月前刚刚换过新的心脏起搏器,医生告诉我能管八年,因此没有及时去看他。我准备是秋凉之后,带着我的外孙女去看他的。唉,真是悔啊,今天是《新周刊》大喜的日子,本来不该说这个话,但是刚才孙冕已经感动了我,所以我想说的是,给在座诸位一句忠告,常回家看看。这应该是我们提倡的一种既传统又新锐的生活。


李承鹏:
(作家、社会评论家、网络意见领袖)

  有一天你会发现活得非常好,或者发现身边的朋友就不见了,或者我身边的朋友就不见了,这都不奇怪,孔圣人说朝闻道夕可死,我觉得朝闻道夕不可死也。我一直在追求一个道理,不管是错误还是正确,但是我都是很坚强地走下去。

  无论如何,我是一个穷人家的孩子。曾经也得罪过很多人,包括我的朋友、我的同事,后来发现我只能演下去。非常感谢今天大家能够耐心倾听我这一番非常没有意义的话。祝大家每一个人的家人都非常健康。前两天跟著名的叛逆者韩寒做过沟通对话,我说你面对敌人时怎么办,他说只要你不爱他他们就不存在,我将这一句话转送给所有的人,因为我们所有人都貌似很有身份和地位,但是我们知道身边有很多潜伏的敌人,或者我们内心的敌人,最重要的是你不爱他,他就不存在。希望你爱你的家人。


陈峰:
(海航集团董事长)

  我们要问中国的企业能为这个时代做一点什么,海航让我们树立一个目标,这就是打造中国世界级的企业。有三个基本标准,一个是我们的收入过一万亿,第二是企业管理文化堪称企业之典范,第三是我们中国企业独特的东西,这就是造福于人类的幸福与和平。公司这个怪物确实给人类带来了极大的物质文明,但是它也确实给人类带来了极大的伤害,因此当中国成为世界经济大国的时候,中国企业应该用中华民族的商道精神,济天下之大力,将社会、他人的利益和自己融为一体,成为中国文化的传播者,为这个时代造福于人类的幸福、和平而努力。再次感谢《新周刊》的朋友们,也祝福《新周刊》在这个时代成为立言的楷模。


吴思:
(作家、历史学者、《炎黄春秋》总编辑)

  我看很多嘉宾致辞,说了很多《新周刊》的好话,其中姚晨说在她的印象中《新周刊》就是一个制造概念的,《新周刊》将自己的偏好和对自己比较得意的地方找一个外化的寄托——这不,就放到我头上了。其实《新周刊》才是最锐,它锐了这么多年,我们再接再励,这个时代太新,我们的观念太旧,不足以有冲击力地表达对这个时代的认识,所以我和《新周刊》一起努力去弥补这个缺陷。


范冰冰:
(演员)

  非常荣幸得到我人生当中第一枚勋章,《新周刊》本身是我特别崇尚的一个媒体,而且我认为也是一个敢讲真话、只讲真话的媒体,所以《新周刊》对于我来说是一份非常好的阅读刊物。今天有幸得到这样一个非常特殊的荣誉,对我来说是一件特别的事情,而且今天晚上在我一生中是比较难忘的时刻,也谢谢所有在场嘉宾对我的鼓励,也谢谢《新周刊》对我这么大的肯定。


凤凰卫视:
(凤凰卫视控股有限公司国际经营副总裁刘庆东)

  凤凰和《新周刊》有很多有联系的地方,曾经有人问我说你怎么简单形容凤凰呢,我说《新周刊》曾经有一篇文章说凤凰是大事抢直播、没事播访谈、不忘纪录片、偶尔群体秀。虽然是六七年前的文章说的,好像现在还可以用。凤凰能够得到这样的一个奖,我们感觉到非常荣幸,我们也非常感谢《新周刊》这么看重凤凰,将这样一个勋章颁给凤凰。


Lenovo联想:
(联想集团中国区品牌沟通部总经理陈丹青)

  非常感谢《新周刊》给予联想这样的一个奖项,确实在座的很多朋友对联想都是比较了解的,也给过联想很多关注和支持。作为一个源自中国的公司,联想目前正在国际化的路上不断探索,未来也需要得到更多的鼓励和关爱。


《南方都市报》:
(《南方都市报》副总编辑陈朝华)

  谢谢《新周刊》,同在广州,陈丹青先生曾经来南都演讲时给南都题了词“南都牛逼、丹青佩服”。其实我们佩服《新周刊》,这个团队活得很潇洒,笑着赚钱,但南都却是躺着都中枪。作为一代又一代的南都人,做媒体真的是一个幸存者的游戏,不管怎么样都要活下去,只有活下去成为幸存者,才有可能是一个建设者。幸好南方都市报一代一代人有这样的担当,能够为中国永远奉献出一份最好的当代传媒,就像我们的口号一样,办中国最好的报纸,我们会继续。


新浪微博:
(新浪网执行副总裁彭少彬)

  非常感谢《新周刊》给新浪微博团队颁的这个勋章,非常谢谢。新浪微博团队在祝贺《新周刊》15周年生日快乐之时,同时也祝贺封兄的新浪微博粉丝超过100万,我们也给他颁发一个小小纪念品,请封兄。


招商银行:
(招商银行总行办公室主任助理袁晓懋)

  我们今天非常荣幸能够在《新周刊》成立15周年这么隆重的日子,获得《新周刊》为我们颁发的大时代锐仕勋章,在这里代表招商银行感谢《新周刊》给我们的鼓励,我想我们会在以后的日子里继续秉承“因您而变”的理念,将我们的金融服务能够更便捷、方便地提供给所有的客户和我们的媒体朋友们,以及支持我们的朋友们。









“话说《新周刊》”语录



《新周刊》在我心里一直是如大家所谈,新锐,对每一个人都有启示的意义。
——艺术家苏新平

《新周刊》这么多年一直为艺术界所推崇和关注,我作为一个艺术家来说非常感谢他。
——艺术家曾梵志

我喜欢《新周刊》的新锐,就是因为他的新锐,所以他会让一些人爱、一些人恨。希望《新周刊》永远保持爱恨交加的新锐。
——艺术家钟飚

我倒是觉得《新周刊》杂志在全国的媒体界像个艺术家,一天到晚地无事生非的感觉。所以我希望他继续下去。
——艺术家岳敏君

《新周刊》非常好,人好、团队非常好,杂志好,有劲儿,有品位。《新周刊》的人缘好。台上站的人没少被《新周刊》骂,却跟《新周刊》的关系还不错。
——艺术家方力钧

鲁迅骂过的《新周刊》都骂过,其实我是觉得鲁迅没有骂过的《新周刊》也在骂,而且15年《新周刊》已经有独特的骂法,而且作为传媒人,每次看到《新周刊》的同仁,我就感觉到有一种在民国时期曾经有过的同仁报刊的味道,我们终于在《新周刊》身上找到了。
——英国《金融时报》副总编辑、FT中文网总编辑张力奋

《新周刊》值得学习的地方很多,但我感觉他将艺术家用得好、电视用得好,但是从来没有看过电视可以用好我们的杂志,包括排行榜,刚才听到朋友说,电视界很看重。希望参加《新周刊》聚会时,多少学到一点东西,让电视有一点长进。
——上海东方传媒集团SMG副总裁陈梁

刚才微博上陈朝华说北京一半的坏人都来长隆了,我们来给世界上最好的杂志祝贺生日,生日快乐。
——凤凰网COO李亚

虽然封新城和我一样不是一个好人,但是确实办了一本好的杂志,希望封新城越来越坏、《新周刊》越来越好。
——搜狐视频首席运营官刘春

谢谢《新周刊》这样一个15年的成绩,不仅延长我生命的长度,更提升生命的质量,人生贵有这样的知己。
——中央电视台综合频道节目部主任许文广

前几天看到封新城在微博上的一句话,他说以前的《新周刊》是一个愤青,现在的《新周刊》是一个会说话的愤青。我希望在今后的日子里,我们还没有学会说话的愤青,能够向《新周刊》学习,追随《新周刊》成为会说话的愤青。
——邓禄普轮胎钱振华

我是《新周刊》的粉丝,办一本好看的杂志,或者办一本读者很多的杂志真的不难,因为《新周刊》做到了。前天我在微博上看到这样一个词,想来想去用在这里特别合适,办一本好杂志不难,但是办一本有粉丝的杂志我觉得真的不容易做到。
——上海天颂投资有限公司文尧
  
很少见到这样强行排队上来连续吹捧的,对心理的承受能力要求很高。《新周刊》做到今天这个样子,颁了这么多奖,捧了这么多人,我相信对封新城的挑战是别人不敢颁奖给他,改天我在微博上颁一个奖给他。
——太美集团创始人梁冬

我是一个中医,2009年我和梁冬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跟梁冬一起讲中医,封新城先生敏锐捕捉到这个信息,专门到北京给我们做了专访,还将2009年的“生活家”授予我。我个人认为《新周刊》倡导的是一种价值观和生活方式,而正好,我们提倡的也是心静、自然、回归传统。
——厚朴中医学堂堂主徐文兵

我当主编,我就替他们捏一把汗,三百多期了,三百多个话题,怎么想的,脑袋怎么长的,如果我是这个主编我就会发愁,今天看到这个场面我明白了一些,原来是社会闲杂人等,或者是各方面的好脑袋都让《新周刊》利用起来了,希望你们继续发扬光大。
——学者、《炎黄春秋》总编辑吴思

实际上我认识《新周刊》是一个很意外的事,我并没有买过《新周刊》的杂志,但是我先见到了封总,跑到他的办公室,他说他是做杂志的,做《新周刊》的,这本杂志就记录了我的事业。记得有一期还将我和张朝阳在西湖的照片调侃了一下,我就觉得这本杂志怎么对网络的认识这么肤浅,有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再后来,我就觉得这个杂志每次有很多新鲜的话题引起我的注意,我从认识封新城到看这本杂志是一个非常意外的事,这本杂志到现在我一直都会去不停地阅读它,我觉得每每看起来,都会给我一次与众不同的体验。
——网易CEO丁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