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方式研究院携手浪琴表

生活方式论坛谈情说爱


文/陈旧
<<新周刊>>第366期



生活方式论坛首度走进北京香港马会。来自传媒、演艺界的6位嘉宾与80位传媒代表分享他们各自的爱情心得。



  2月10日下午,生活方式研究院首度携手著名钟表品牌——浪琴表,生活方式论坛也首度走进北京香港马会。来自传媒、演艺界的6位嘉宾与80位传媒代表分享他们各自的爱情心得。

  《非诚勿扰》嘉宾女主持黄菡发表了《关于爱情的两个偏见》的精彩演讲;《新周刊》执行总编、生活方式研究院联席院长封新城则从《新周刊》16年来情人节专题的变迁,谈到了中国人与中国社会这16年的变化;歌手李健则分享了如何写出一首好情歌;被视为中国80后新生代代表登上过美国《时代》周刊封面的演员刘芸,分享她与音乐人郑钧的幸福爱情与家庭生活;影视情侣严宽与杜若溪,则大方分享各自相爱时光,以及如何让爱情长青长久的心得。论坛由央视著名主持人刘芳菲主持。

  生活方式研究院成立于2010年10月,由北京大学文化资源研究中心与《新周刊》共同打造,系《新周刊》近年来的最重要衍生品牌。而生活方式论坛则是生活方式研究院最重要的品牌活动之一。

黄菡:关于爱情的两个偏见
(黄菡,《非诚勿扰》嘉宾女主持、著名爱情心理顾问)

  《非诚勿扰》里曾经有过这样一个情节,一个男嘉宾走到权利反转,面对三个女嘉宾提出他最关心的问题,说我平常工作很忙,有时难免情绪不好,如果回到家里情绪不好,你们会怎样对待我呢?一个女嘉宾说,我是一个特别需要爱和关心的人,不管你在外面情绪如何,我希望你回到家都哄我开心。主持人这时候追问了一句,你除了爱和关心,能给予你的男人什么?这个女嘉宾思考了一下说,我知道,我爱耍小性子,我不爱做家务,我有公主病,有时候我会无理取闹,但是我相信一定会有这样一个男人能够接受我。这时候乐嘉就说了一句,那你就等吧。最后发生的是,这位男嘉宾牵手了这个女嘉宾。我当时除了觉得自己判断失误特别没面子,我也感叹这是不普通的爱情。

  基本上来讲,我在生活中比较循规蹈矩、按部就班,生活态度比较谨慎,价值观念相对保守,就是大家相对说普通,甚至有点平庸的人。但是我觉得,尽管我们社会在日益不屑于人们的守正,总是崇尚有些人的出奇。虽然从理论上讲人可以分为左中右,男和女,老和少,我相信大多数人都是普通人,只不过大多数普通人喜欢在大众中沉默。

  我想说,普通人的爱情,以及我们需要看到爱情普通的那一面。今天之所以有人感觉爱情有点奢侈,有点稀缺,恐怕是因为他们给爱情贴上了标签,或者把爱情渲染得过于文艺或特别了。有两种偏见可能是比较典型的。

  第一个,把爱情当做包治生活百病的灵丹妙药。年轻的女孩有时候对生活的艰难困苦望而生畏,避之不及,这时候她们想通过爱情解决自己的生活问题。她们把择偶和婚姻作为解决一揽子生活问题的捷径,借此一劳永逸,甚至不劳而获。所以你可以看到,有些女嘉宾会提出这样的问题,我觉得女人天生就是该享受的,我就是一个月光族等等。有人说,我不愿意到社会上工作,因为社会太复杂,人性太阴暗,我就想做个全职太太,你能养得起吗?还有人说,你是个警察,24小时待命,我打个电话让你回来陪我,你能做到吗?她们在提出这些问题的时候,丝毫没有认识到自己的态度和生活方式有什么问题,她们认为我要遇到一个能够这样接受我的男人。把男人、婚姻和爱情当做解决自己的生活困难、爱情危机、心灵障碍、个体价值,甚至于生存困惑,当做解决这些问题的灵丹妙药,我不想对此过多评价。我只是祝她们好运。但是我也很疑惑,怎样才能找到那个能为自己所有生活问题买单的男人,那种一卡通男人我不是说没有,但是一定很少,而且遇到的概率会很低。对于大多数普通人来讲,我相信那样一句话,你是谁就遇到谁。

  关于爱情的第二个容易有的偏见是,把他当做是平凡生活里可以点石成金、化腐朽为神奇的魔法棒。相对于生活的艰辛,另外一个更让人难以忍受的是生活的平淡,所以超越平淡的生活是很多人的梦想。有人通过革命和信仰,有人借用成功学或者宗教。也有人很简单,只要我的房子、车子、票子超过其他人就可以了。还有人更简单,只要我能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看电视里的人怎么超越,甚至穿越我就能够完成这种心理需要。顺理成章,由于女人把超越的希望寄托在爱情上。于是,你看到在我们节目中,不停有女嘉宾追问男人的浪漫指数,你为你曾经的女友做过最浪漫的事情是什么?你能设计一个浪漫的求婚仪式吗?情人节快到了,如果你有100块钱是买玫瑰还是送巧克力更浪漫?我不明白,在沙滩上放烟火,在宿舍楼下点心形蜡烛求爱,在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地方办婚礼,除了能吸引一大堆人的目光,到底有什么浪漫?或者我不明白,浪漫对于爱情有什么重要的意义。我唯一能够接受的解释是,你的生活全面平凡或者没有想象力,谈恋爱不失为最安全和超越成功最好的方式。你上街革命可能会流血断头,但是谈场恋爱就能超越,何乐而不为?

  很多女人特别乐此不疲扮演恋爱大片中的主角,在她们那里,如果一场爱情没有强烈的冲动和激情,没有痛苦的期待和渴望,没有不停的试探和游戏,没有猜疑,没有争吵,没有眼泪好像就没有爱情。她们往往不能够真正陶醉于一个男人真实的特点,她们是陶醉于关于爱情的想象,或者陶醉于这个男人符合浪漫爱情的设计与表现。其实,我认为好多优秀的男人就在我们身边,优秀的男人他们是确定的,他们是守约的,他们不是模棱两可、捉摸不定、神秘莫测,正是因为此,他们激发不起有些女人与浪漫相联系的爱情意识。

  回到普通的爱情,我以为爱是温暖的,不一定很激烈。爱是明朗的,不一定非得绚烂。爱往往是脱俗的,但是它不一定神奇。在这个过程中,让我们自己变得更好一点,我相信那样一句话,不是我寻找到最好的,是那最好的来拥有我。


封新城:爱情纷繁的变化,正是我们人的变化
(封新城,《新周刊》执行总编、生活方式研究院联席院长)

  男人谈爱情其实是在谈别的事情。有一句话,当我们谈论爱情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作为一个传媒关注情感,当然不是关注爱情这个事物本身,而是看到它背后人与人,人与社会,以及人对爱情的变化。

  我借这个机会梳理一下《新周刊》情人节专题,一共16本。1998年的时候《新周刊》出了第一本情人节特辑,在杂志封面上写了三个字“我爱你”。后来业界评论这本杂志:第一次替中国人说出“我爱你”。大家知道中国人特别含蓄,我们做这个情人节特辑的时候,是我在1997年有一个想法,出了一个题目给编辑部是说出我们的爱情。这个杂志一整本都是在讲中国人这一个世纪的爱情故事。等到要出这本杂志的时候,我在电脑面前徘徊犹豫,大家一定要把这个时空拉回1998年去想。1998年2月某一天。我想能不能在上面写成英语“I Love You”,我征询我们美术总监,他说你要写就写中文“我爱你”,我就写了上去。这个写上去以后,对当时中国读者来说是非常震撼的。这是一个粉红色的外框,中间两个唇印,那时候是比较大胆的。我利用海报效果,说的是爱情,把“我爱你”这种不能表达的东西表达出来。从这样一期开始,开启了我们整个《新周刊》一直对中国人爱情观变化的跟踪,做到今天整整做了16本。

  1999年我们并没有在同一时间做,但是在这一年里做了一个专题叫《男女关系100年》。到了2000年情人节,做了一期《爱情之死》,你看到这个社会的演变。两年前还在谈“我爱你”,可是中国加速度地变化,我们已经迅速捕捉到这种单纯的、极度纯粹的东西可能会发生裂变。后来按照这个时间顺序做了一个《婚姻股》,这不是情人节的,但是从社会学角度把婚姻看成一个公司状态。你想想,过去我们纯粹谈爱情不会想到婚姻是一种经济学。到了2002年,我发现这是一个市场机会,我们在2月1日一定要出一个情人节特辑,像每年年底做大盘点一样。2002年做了《亲爱的,让我们按程序接吻吧!》。因为我们发现,年轻人谈恋爱已经不像过去人,已经到了一个按程序走的状态了。他们生活中相识、相爱是一个程序化的东西。爱情已经抽离了他的本意,我们开始捕捉这个变化。

  再过一年,这个特辑《摘下面具立即爱》(2003年),就是说把那些多余的东西更多地剥离掉,这个指中国那些含蓄的东西,在互联网和新的社会架构下被冲击掉。到了下一年,我们开始正式地每一年出一本《中国情爱报告》(2004年),用情爱报告的方式,将爱情涉及到的方方面面进行梳理。接下来有一期标题叫《亲爱的谁?》(2005年),副标题是“中国情人潜规则”。你发现这个变化已经不确定了。过去爱情是指两个人之间的感情。现在可能情感里会多一些别的东西。再一期是《保卫爱情》(2006年),还有一期是跟爱情没关系,《中国单身报告》,这个《中国单身报告》比趋势学家大前研一更早地提出一个人的经济出现了,这也是一种情感关系。再接下来是《爱情3.0》(2007年),爱情由于互联网的介入,变得非常快速。我们提出在3.0的时代还有没有慢爱情?

  再接下来一期是《听说爱情还会回来》(2008年),这已经表达了某一种变化,爱情有回归的可能。再接下来《爱是生产力》(2009年),我们离开爱情本身谈一些人的基本情况。还有一期叫《爱谁谁》(2010年),副题叫“为什么过去的爱情更美好?”。你发现从1998年一直走到现在,爱情发生了如此之多的变化。去年的专题是《学会爱》(2011年),我们提出,可能在本质上,中国人是不大懂得爱,不会表达爱。这个副题很有意思,是“人生太短,只够我们相爱了”,实际上更高地谈到了爱情这个话题。

  今年的话题是“将爱”,“将爱”是准备爱的状态,这是我们的理解。但是它的副题,我们判断中国人的爱情状态,“不是没有爱,而是爱什么?”我们提出这个话题,现在情感的替代品太多了。我刚才跟大家说的这些,从一本杂志,从一个传媒角度,我们发现情感是一个非常好的视角,观察人类社会的变化,同时它是一个样本。爱情纷繁的变化,正是我们人的变化。


李健:所有的爱都是冒险,那就心甘情愿,等待我们一生中所有悬念
(李健,著名歌手)

  婚姻也好,爱情也好,有时候觉得很明白,但真正要讨论的时候有很多困惑。(封新城插话)我个人的角度来讲,我对你的歌词,“所有的爱都是冒险,那就心甘情愿,等待我们一生中所有悬念”,爱情就这一句话就能说清楚。

  我写了很多新歌,只有一个主题就是“无常”,无常贯穿于我写社会变化和人心。我30多岁一路走过来,给我最大的感受是很多事情是无常,有一些规则在无常中又时隐时现,这个贯穿于我所有的创作。世界在变,人也在变,有些情感经历。我相信现在人生活有很多残酷的一面,对于现在年轻人来讲,社会上也有很多艰难地方,但是一开始的理想和对爱情的梦想我们是一样的。尽管有很多纷繁的东西,很多人说它已经变质了,但是最开始恋爱的时候,很多人还是相信爱情的。有些人运气好,经历之后最终还会相信爱情。有些人不太走运就不相信爱情了,社会变化很多。我相信我们今天所有的讨论,所有的音乐也好,电影也好,希望人们能够回归到最初的状态,只要相信,它就会在你身上发生,如果你不走运,它也最终会在别人身上发生。


刘芸:当你爱他如己的时候,所有矛盾都消失了
(刘芸,80后女演员)

  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爱情体验,在这里我只能说一说自己小小的体会。

  首先,我觉得爱情是双方互相的,爱一个人就是要把自己的心和自己的全部交给对方,同时要接受对方的心和对方的全部。有优点,也有缺点。每个人都迷失过,混乱过,暴躁过,平静过,最后能够战胜一切,手牵手走到最后的人,肯定是最珍惜你的那个人。我也算是刚刚经历婚姻的人,我想讲一个自己的感受,你爱对方像爱自己一样。同样对方爱我也像爱他自己一样。爱是互相的,是双方的,两个人在一起就是要合二而一,他的愿望就是我的愿望,他的开心就是我的开心,他的悲伤也是我的悲伤。如果在婚姻里,在爱情里特别特别明显有你我之分,矛盾就产生了。为什么你不能让我高兴?为什么你不能为我做这个,做那个?当你爱他如己的时候,你会觉得你们双方的想法,你们的付出是一致的,这样就不会有矛盾。

  两个人在一起,最开始一定有抱怨,你为什么不能为我这样,为什么不能为我做这些,这就是你和我分得很清楚。当真正爱人如己的时候,这些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男生只要明白一点,有的时候女生的吵闹和胡闹只是为了引起你的注意,这是她们变相向你索取爱的方式,这样你就不会因为她们的无理取闹变得烦躁,你反而会更心爱她们,更疼她们。只要你明白女生是像会哭的孩子,有糖吃的小孩的心理,你掌握住这一点,所有的女孩不是无理取闹,只是想在你这里索取更多的关心和爱。


严宽、杜若溪:在对的时候遇到对的人,彼此包容,慢慢就能走下去
(严宽、杜若溪,青年演员、情侣)

  要舒服,如果不舒服的话,爱情就缺少了它本质的东西。所以很多东西,比如说你生活中遇到很多麻烦事,问题不在于别人,在于自己怎么把它解决掉。有能力就解决,没能力就别痴心妄想。爱情是一个因人而异的东西,在对的时候遇到对的人,彼此包容,慢慢就能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