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得有机,聊得投机


文/Alex
<<新周刊>>第384期

 

论坛倡导的是有品质、有内涵、有态度的生活理念和价值观,自然、健康、人性是其主题。


 
  2012年11月8日,上海外滩。由生活方式研究院主办,《新周刊》和《Best Life 香格里拉》联合承办的大型生活方式研究论坛“金典有机奶·2012生活方式论坛”盛大开幕。超过100位各界社会名流、意见领袖、传媒精英,60名大学生代表、10名微博粉丝代表、30名广告客户代表及其他嘉宾汇集一堂,共同见证了这场兼具人文关怀和生活智慧的视听盛宴。
 

  当天论坛由东方卫视主持人姜波主持。7位生活家设坛开讲,他们围绕着“舌尖上的有机”为主题,或幽默或机智或儒雅地与现场观众分享了他们心中最具个人特色的生活方式。
 

  专栏作家、北京著名餐厅“天下盐”创始人二毛关于“我的私房菜”的主题演讲引得在座观众垂涎三尺、啧啧称叹;接着上海尚达水产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苏文达则用浅显易懂的语言为大家普及“水”的常识,把大众对“水”的关注提升到“生活方式”的高度;设计策展人、美食专栏作家郑静则发表了“有机、文人与幸福”的主题演讲;伊利集团副总裁靳彪的“有机生活”演讲更是博得了听众阵阵掌声;北京有机农夫市集发起人常天乐的演讲“从吃货到共同生产者——通过农夫市集看有机消费者的参与意识”拉近了有机食品与公众的距离;著名食评家沈宏非围绕着“有机食品的源头”侃侃而谈,一展才情;《新周刊》创办人孙冕以“有机也是一种善”为主题演讲,从小善上升至大善,从有机食品讲到公益慈善,平实而发人深省。
 

  嘉宾一句句的警言妙语引得现场观众一阵阵的拍掌叫好,有品质、有内涵、有态度的生活理念和价值观让观众大开眼界,论坛倡导的自然、健康、人性,同时又富于创新精神的生活方式受到现场嘉宾和观众的一致认同。


 

 

 

 

生活家说有机

 

靳彪(伊利集团副总裁):
 

  到底何谓“有机生活”?概括讲有机生活就是在你衣食住行中处处都能体现对大自然规律的一种尊重,这是一种对高品质生活的体现。在态度方面,表现出对生活本质的还原。而对生活,“有机”就是一种还原,不去追捧,也不去做什么加工。这种生活方式直指人们的内心,凡是热爱生活、崇尚健康者皆可纳入其中。作为国内乳品龙头企业,伊利早在2004年开始酝酿有机牛奶,并于2007年推出金典有机奶,这是国内第一个有机奶,一方面我们希望从乳品方面满足中国消费者对于有机食品的追求,并且让更多的消费者了解有机食品,另一方面,我们也希望通过金典有机牛奶的推广,推动国内有机行业的发展,促进中国有机乳品行业与国际接轨,经过这几年的努力,不管是国内还是国际,我们都取得了一定的认可。放眼未来,金典在积极倡导有机的健康生活方式的同时,力求为消费者推出更多健康、营养、安全的乳制品,让有机生活方式以健康、时尚的姿态逐渐融入消费者的日常生活,让更多的消费者能够享受到原汁原味的天然产品,让我们的生活更美好。

 

 

二毛(专栏作家、北京天下盐餐厅创办人):
 

  现在人最大的不幸是吃不到父辈吃的东西。好吃的东西你没有遇上,这是最大的不幸。我有个哥们,上海的撒娇派诗人默默,他吃鸡,会查鸡的祖宗三代,也就是说他吃的土鸡曾祖父也是要土鸡才行。他在香格里拉弄了一个撒娇四合院。在后院里养了一群四世同堂的土鸡。我就问他,你这撒娇怎么撒在鸡身上,他就指着那些鸡问我,你能分辨出哪个是父亲母亲、鸡公鸡婆?我尝过以后,对鸡肉的那种口感很难忘。由此,我再次表达对有机的、生态的、食物的渴望,“你吃传统野菜,但不吃现代野菜——那些假装在餐桌上的时尚;你喜欢真正的野东西,但你介意把家养的蛇、猪、牛、甲鱼和花等等通通放出去漂流浪荡,一个月之后迅速地变成野东西,变成赚钱的生态食物还称赞:野得鲜,野得香啊!”

 

 

常天乐(北京有机农夫市集发起人)
 

  吃货是否负有社会责任?这些吃货和那些吃货有何不同?有些吃货有个名字,叫共同生产者。虽说有些美食家说“好吃才能成家”,那我想问他们,是不是还有一些社会价值在“吃”里面?我们在买食材的时候是否想过农民会得到多少钱?所以,我们打造有机市集的出发点之一,是关注三农问题,这个问题不是只中国才有,全世界都有。为我们提供生命中最重要的食品的生产者,在流通和产业链内处于一个非常低端,非常被动甚至弱势的角色,这是一个全球性的话题。我们建立这个平台,一是帮助农户提高他们的收入,这是指中小型的农户,因为他们的农产品进入不了超市,二是为消费者提供有机绿色的食品,再一个是保障食品安全,还有一个就是减少化肥、农药对环境的破坏,通过消费者与生产者之间对接实现更公平的贸易,更深一步,就是建立一个诚信体系,大环境可能很难建立,但我希望在我们这个小环境能够建立起来。

 

 

沈宏非(《舌尖上的中国》总策划、专栏作家)
 

  吃得健康还是吃得美味,这需要一个平衡。两者间很难选,吃完后是否健康,是否有效果其实不会立刻显现。作为吃货,我当然是第一时间往味道的方向靠。关于有机食品是否比非有机的味道好这个问题不能一概而论,最终还是要看菜肴的做法。比如长期以来我们吃的淡水水产品的味道已经没落到一个相当的程度了,比我曾经吃过朋友自养的有机产品,品质的确差很远;另外,非有机的垃圾食品其实也很好吃。我认为食品有很多功能,有一种食品是让我们吃饱,另一些食品是起安慰和娱乐的作用,比如说被大家深恶痛绝却又恋恋不舍的薯片。另外,今年很火的一部电视片《舌尖上的中国》非常成功,我觉得原因有三:第一,是它让很多城里人知道食物是从哪里来,让我们知道食物是怎么做出来,是谁做出来的,而那些人都是有名有姓有血有肉的。第二个跟它首播的时间有关系。晚上10点多钟播放,感染力特别强是因为大家此时都有点饿了,所以效果会特别好。第三点,在这个纪录片里我们看到的都是用落后的生产方式生产食品,这种生产方式在我们的生活里正一点点地消失,任何正在消失的事物都能产生美感,所以它的美感也成为了一种吸引人的力量。

 

 

孙冕(新周刊社长)
 

  我在农村的时候家里穷,姑姑给100块资助我们全家,很感动。在那样恶劣的环境下,父母教育我们:人家好日子的时候不要占人家便宜,人家困难的时候要帮助他人,不图回报。谈到“有机也是一种善”,这个社会道德缺失,善恶不分,社会的公信力得不到肯定的生活环境里面,假如你从善的话,这是对社会的一种平衡,谈到“有机”的话题,假如说我们的公信力不足的话,我们的仁和义可以成为社会公信力推动的力量。我们现在开始关注一些抗战老兵,每一个老兵走了我们都会觉得很难过。我们现在要去找寻这些老爷爷,然后用所有的情感去关注去爱他们,让他们老有所养,我现在正在做一个一对一的对抗战老兵的援助,为他们养老送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