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有大师,现在没大师,未来也许有大师


文/陈旧
<<新周刊>>第384期

 

 

  谁是未来的中国艺术大师?10月27日下午在成都香格里拉酒店启动的“中国娇子未来大师发现展”试图给出答案。
 

  这是一场嘉宾云集的盛会。包括岳敏君、何多苓、叶永青、钟飙、杨宏伟、杨少斌等六位国内一线艺术家集体赴会,著名策展人黄笃与艺术北京博览会总监董梦阳等嘉宾云集一堂,超过60位成都艺术家、名流与媒体共同见证,寻找未来的当代中国艺术大师。
 

  本次“未来大师发现展”由国内首家新型跨界研究平台“生活方式研究院”携手中国娇子完成。
启动仪式由四川卫视主持人杨畅主持,川渝中烟工业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吴应禄致欢迎辞。据悉,刘小东、叶永青、周春芽、王璜生、何多苓、欧宁、岳敏君、曾梵志、钟飙、米丘、苏新平、唐志冈、杨宏伟、杨少斌共十四位艺术家、策展人将担任评委,到中国当代艺术领域的芸芸众生中去发现名不见经传但深具未来发展潜质的新生力量,到当代日益活跃的新生代画家中去寻找足以代表当代艺术发展未来走向的“未来大师”,并从中遴选出十位青年艺术家,于2013年初春在成都举办“中国娇子未来大师发现展”。
 

  “这次活动不完全是商业的,而是带有典型的新锐气质与先锋精神。”众多艺术家评委纷纷表示。“他们虽然还年轻、籍籍无名,但特点正在成长中,《新周刊》将动用一切社会资源扶助他们成长,早日成为未来的艺术大师。”《新周刊》执行总编、生活方式研究院联席院长封新城表示。
 

  由《新周刊》和北京大学联合成立的生活方式研究院致力于研究生活方式的演变、推动当代中国生活质量的提升和优化,是构建生活方式与当代艺术两者之间互动关系的优质平台。
 

  《新周刊》与中国当代艺术的关系源远流长,一直被视为中国最有艺术气质的杂志。《新周刊》十六年来矢志打造的新锐社会文本里,中国当代艺术是不可或缺的重要存在:中国当代艺术作品多达16次成为《新周刊》的封面;中国当代艺术创作深化了社会议题;中国当代艺术活动构成了当代都市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当代艺术家与《新周刊》的交往和交流由来已久。
 

  为什么《新周刊》会如此关注当代艺术?《新周刊》执行总编封新城向在场嘉宾解释:“《新周刊》曾经提出过一个重要观点:艺术家是最古老的自媒体。艺术家对自我的探索与表达甚至比语言文字更早。作为当代中国人情绪的体温计与记录者,《新周刊》敏锐地捕捉到了杰出艺术作品背后蕴含的社会信息,并试图将其通过社会文本体现出来。”
 

  想看到未来的中国当代艺术大师吗?2013年春天成都见。


 

 

 

 

嘉宾语录

谁是未来的艺术大师?

 

 

吴应禄(川渝中烟工业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
 

  中国娇子未来大师发现展开启了我们与《新周刊》及生活方式研究院在当代艺术领域的一次全新旅程。我们搭建的是一个未来大师的发现平台,未来大师的理想、情怀、技艺、能力、影响力、感召力要得到社会的认知和赞同,必须要靠我们现场的艺术大师用睿智的眼去发现和雕琢。我相信今天的启动仪式将成为一批批未来大师发现之旅的起点,它所传递的人文气质、艺术情怀和时代精神将成为我们社会备受关注的一道奇观。
 

 

岳敏君(著名艺术家、2012中国娇子未来大师发现展推委)
 

  我们评委觉得一直到现在还没有大师,未来大师什么时候出现,这是个悬念,也许300年以后。但我觉得《新周刊》举办了这个活动后,可能会提前到30年后。
 

 

何多苓(著名艺术家、2012中国娇子未来大师发现展推委)
 

  大师不容易。在我心中,大师首先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他不用学任何人,任何人也学不了他。落实到具体的人,当那个人出现了才知道。
 

 

范学宜(北京XYZ画廊总监)
 

  我是个写诗的,所以我要用诗歌来说,来回答。我们一直在寻找,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无论是过去还是未来,我们心里有期待;未来大师究竟在哪,他一定站在痛苦和光明的起点处,而且未来大师一定是以最朴素的心灵来关心我们的天和地。未来大师就在我们的身边,他不是你看见的,但是他是你碰得到的。当他真正在的时候,你会知道他说了什么,当他远去的时候,你会永远跟随他的背影。他不在过去,也不在未来,在此时也在现在,在每个宗教里,在每个信仰里,在我们每一天辛勤的努力里,在每一次的谈笑和微笑里,在大家相聚的瞬间里和在我们每个人实实在在的追求里,我想大师正向我们走来。
 

 

钟飚(著名艺术家、2012中国娇子未来大师发现展推委)
 

  未来大师应该像黑客一样,找到世界上那些看似不存在的现象和联系,建立起自己独特的系统,重组现实。其实未来的艺术世界是我们很难理解的,但我相信那个时候会更加神奇、更加美好,从我们这里开始。
 

 

杨少斌(著名艺术家、2012中国娇子未来大师发现展推委)
 

  大师应该有独创性价值,能够改善世界,改善艺术,这样的人才能得到这个称呼。
 

 

杨宏伟(著名艺术家、2012中国娇子未来大师发现展推委)
 

  大师的概念在我看来都是过世了的,没有说哪个人在世时到处说自己是大师,别人喊着是大师的。所以我觉得《新周刊》想要寻找大师要到两三百年后才能揭晓,我们现在是开个头,种个种子。
 

 

叶永青(著名艺术家、2012中国娇子未来大师发现展推委)
 

  今天两个关键词:一个是未来,一个是大师。自古以来,尝试预测未来的只有两种人:一个是宗教、一个是野心家。《新周刊》就是媒体界的野心家,封总也是野心家,他的野心我一直很了解,一直想把一只腿趟到我们艺术领域这摊烂泥当中。
 

  第二个我说一下对大师的理解。我认为大师就是,有自己的观念,保持与时代的关联性;第二个就是说服力,他有自己对绘画语言、表达能力的把握和说服力;第三是独一无二的个性,真的很难找。
 

 

董梦阳(艺术北京博览会总监、北京画廊协会秘书长)
 

  大师应该能为我们带来很多美好很多财富,更多的是精神财富。粗略地想想,他应该能影响很多代人。
 

 

黄笃(著名策展人)
 

  以往的大师都是奇怪的,有超乎常人的经验,所以我想未来的大师一定是超乎我们的判断和经验。
 

 

李如碧(雕塑家)
 

  我认为未来大师应该具有一个众人有目共睹的大的品质,他在专业或学术上,在他本来从事的那一项事业上面至少达到一个高度。
 

 

于侃(室内设计师)
 

  我更倾向于既保有自己独立的个性,但他又可以被世界更多的受众所接受的。因为过于独立,他的作品没有得到认可或者推广的话,就很容易变成孤芳自赏的大师。但太流于俗套的话,可能很容易连他好在哪里也看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