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垃圾堆里捡出一个公民社会


文/邝新华
<<新周刊>>第386期

 

 

“垃圾是什么?垃圾从哪来?垃圾应该到哪去?”垃圾环保先行者汇聚青岛,群议中国垃圾污染的解决之道。

 

 

  “我去重庆的淮阳,那里的渔民已经不捕鱼了,在捕捞库区的垃圾。打捞垃圾比捕鱼挣的钱还要多,这是令人心酸的现实。”香港卫视执行台长杨锦麟感叹道。2012年12月15日,由生活方式研究院与利乐中国合办的微环保论坛在青岛举行,杨锦麟与一批垃圾环保先行者坐而论道,大谈中国垃圾污染的解决之道。
 

  从这些先行者身上,我们看到了中国人在垃圾环保上最重要的探索。麦田守望者乐队主唱萧玮在一条船上与垃圾共度40个昼夜,以警示世人我们其实天天与垃圾生活在一起。环保斗士黄小山自己投资一百万建造了可以进行垃圾处理的绿房子。万科物业顾问咨询部经理骆玉田是最早投入社区垃圾分类的,以社区为单元构造垃圾处理的体系是很值得探索的模式。推动了台北市“垃圾不落地”的台北市民政局原局长林正修,带来了华人社会中垃圾处理最成功的台北经验。

 

 

杨锦麟:香港垃圾回填区2018年就要爆满
 

香港卫视执行台长,前凤凰卫视资深时事评论员
 

  香港、澳门在垃圾分类方面比台湾起步要晚。将近800万居民的香港去年日产垃圾2.6万多吨,回收率44%,每个人制造的垃圾是1.28公斤/天。香港有两种处理垃圾的方式:回填和焚烧。香港在相当长的时期里只做回填,没有做垃圾的分类。垃圾的回填有很多的问题,因为垃圾会产生很多化学物质,污染环境。香港政府每年在这方面的投入接近20亿港元,但是成效也不像预期的乐观。香港学习台湾、韩国、日本的经验进行垃圾分类也就是这几年的事。香港居民逐渐接受,一些住宅区的垃圾分类也在逐步推进。但是垃圾分类的推进有很高的难度,这跟公民意识的强弱有直接的关系,也跟政府作为、政府的人事体制对垃圾分类的重视度有关。按照香港目前的回填进度,2018年回填区就爆满了。

 

 

林正修:从垃圾堆里捡出一个公民社会
 

台北市民政局原局长,OURs都市改革组织理事,推动台北成为华人社会垃圾分类做得最好的城市。
 

  王菲的歌《红豆》里唱:没有什么可以永垂不朽。这句话很对,在面对垃圾问题的时候,真的巴不得什么事情都会腐朽,能够越早腐朽越好。台北市投了三座焚化炉,但是有两座焚化炉是空着。政府的治理很重要,但这真是靠领导的意志吗?不可能,你要相信,没有英明的领导,改革都是被逼出来。台北市议会在2000年就已经不准焚化了。
 

  垃圾分类中有三种人很重要,一个是被逼着改革的政府,一个是有社会意识的企业,这能提升竞争力,也可以给对手压力。回收得好,也有扎扎实实的利益回来。商人对商人的精明的计算,甚至我们用会计的语言来稽核。
 

  最后是消费者,特别是挑剔的家庭主妇。要用经济杠杆去调剂垃圾回收链条。我们扔垃圾的袋子差不多5毛钱一个,买时觉得有点贵但又不太贵,有点麻烦又不能太麻烦。这使整个静脉一样的垃圾回收产业可以回流。如果你的垃圾减少,费用就会降低,这是一个浮动机制。台湾有一些餐盒慢慢被淘汰了,因为回收的价钱非常差。垃圾分拣是一个机制,让消费者的小鱼团结起来对生产者叫喊。最后他们都生产环保餐盒。
 

  我的故乡台北离这儿有一点距离,我们人均每天垃圾生产量从2.2公斤降到1.7公斤左右,我们最后要做到零掩埋。这有很多新科技的应用,不是只有环保人士参与,还需要技术专家、会计师、公众服务者。最后,我们能得到的是干净的环境和健康的身体。

 

骆玉田:垃圾分类从社区开始
 

北京万科物业顾问咨询部经理,万科最早投入做垃圾分类的参与者之一
 

  北京的垃圾分类是三类:可回收、不可回收和其他垃圾。但很少人知道哪些垃圾属于哪一类。我们物业制作了小冰箱贴,上面写着垃圾分类的知识——什么是可回收,什么是其他垃圾,什么是不可回收。如果你在厨房做饭的时候,看一下冰箱贴,就可以很清晰地知道垃圾的去向。我们还给业主发放一个小存折,将平时零零碎碎的可回收物资进行登记积分,换取生活用品。到2011年年底,万科物业回收再利用的物资比去年增加了1.2万多公斤,垃圾的运输总量比平时增加了20%以上。

 

杨蕾:垃圾分类,微而足道
 

利乐中国高级企业传播经理
 

  我们常常讲微不足道,如果把生活方式纳入微环保的话题当中,我觉得恰恰相反——“微,而足道”。谈到微环保,我想到我当准妈妈时的孕妇保健医生。我们每次上她的孕妇瑜珈课,她都说:我们这儿提供纯净水,也有一次性的杯子,如果你们为了后代着想,你们就自己带杯子,你们每少用一个杯子就为后代多留下一点资源。她用最简单的话把“微”和背后承载的重要意义讲了出来。从环保的角度来讲,每一个细小的动作背后都有巨大的影响。上海金茂大厦的建设花了5年时间,但是上海的垃圾不做任何处理,16天就可以堆出来一座金茂大厦。事实上生活垃圾当中有40%都是可回收物,我们100万吨的废钢可以再造70座埃菲尔铁塔,如果我们用856个牛奶包装进行再生处理,可以做成一张环保长凳。

 

黄小山:垃圾生产第一人的责任
 

原为律师,后为专职环保人士,因反对垃圾焚烧而闻名,自己投资近100万在北京创建了对垃圾进行强制性二手分拣及简单脱水的“绿房子”。
 

  垃圾是谁产生的?垃圾并不是制造出来的,而是我们在座的每个人产生的。我们要承担第一责任。去日本考察时看到日本家庭主妇在家里分拣垃圾的场景,我甚至要掉眼泪。东京垃圾分类的方法非常独特——他们有垃圾日历。家家冰箱都贴着冰箱贴,比如说星期一政府只收纸,星期二政府只收玻璃,等等。日本除了报纸和写字的纸张以外,最大量的纸就是牛奶包装盒。日本主妇会把喝完的牛奶盒用清水冲干净,再放到阳台底下晒,或者用吹风机吹干净。整个东京没有垃圾桶,非常有意思,当时我非常吃惊:东京人怎么扔垃圾?原来,他们吃完了东西都非常把垃圾放到手提袋当中。我抽烟非常厉害,一进超市,最醒目的提示,一个是避孕套,第二个就是便携式的烟灰缸。本着产出垃圾人作为第一责任人,我们应该首先反思自己的生活方式——我们需要产生这么多的垃圾吗?我们是不是浪费了几代人的资源?

 

萧玮:我们天天都和垃圾一起度过
 

麦田守望者乐队主唱
 

  我在船上度过40天,当你在船上不能把垃圾扔走时,你就需要和垃圾共度。它们会越积越多,我们要考虑它们会不会发出臭味,会不会传染疾病。在船上喝易拉罐,喝完以后要把它压扁,等到我们靠岸的时候才发现,十几个人制造的垃圾有如此之多。其实不止40天,我们天天都和垃圾一起度过。海洋污染的80%来自陆地,太平洋上有很多垃圾聚集带,被称为“死亡地带”。我们在地图上画上鱼骨头,表示鱼到了这里会变成骨头,那些地方没有氧气,当然也没有鱼。这样的区域在太平洋上的总面积相当于两个美国得克萨斯州。

 

张扬:每个人随手一扔就会造成城市灾难
 

导演
 

  环保是一个整体的民族素质的问题,不光牵扯到垃圾分类。很多人还习惯于把垃圾从车窗里随手扔出去,以为这样垃圾就没有了。很多人还是自私的,认为周围的环境都与自己无关。每一个人都产生一些垃圾,就会变成城市丑陋的部分。北京有很漂亮的立交桥,但过了立交桥到了一条小巷,就会看到一堆垃圾山,让人很不舒服。实际上,每个人随手一扔就会造成城市的灾难。每个人的道德意识提高了,环保自然而然就有基础。如果大家没有环保意识,强行给一个规定,相信还是会“有一搭没一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