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份“中国电视榜”与首份“中国视频榜”同场发布

视频客闯入电视圈


文/刘屹、章剑锋
<<新周刊>>第393期




《新周刊》首次推出“中国视频榜”。在“人人都是电视台”的时代,“视频瓦解电视”将作为未来中国电视发展的最重要趋势。




  2013年3月29日,《新周刊》在发布2012年中国电视年度成绩单“2012中国电视榜”的同时,也发布了一份对中国视频业的重要观察报告:“2012中国视频榜”。这是一个历史性的时刻,所有人一同见证了一个从未有过的场景——电视业界与视频业界的代表人物共处一室、平起平坐,接受同一级别的嘉奖。

  2012中国电视榜“年度电视频道”的获得者是浙江卫视,“年度电视节目”是《中国好声音》,孟非则连续三年获得“年度节目主持人”。至于2012年中国电视榜的“推委会特别大奖”,《舌尖上的中国》当之无愧。它们掀起收视热潮,衍生出相应的社会现象,既代表中国电视的发展趋势,也反映社会之变。

  2012中国视频榜“年度最佳视频播出平台”的获得者是土豆,“年度最佳视频节目”则是《晓说》,“年度视频品牌”则被爱奇艺获得。此外,年度制作机构乐视制造、年度最佳视频节目主持人大鹏、年度网剧《屌丝男士》、年度动漫作品《卖猪》、年度最具网络传播力电视节目《中国好声音》、年度视频移动客户端优酷拍客,均代表了中国网络视频节目在制作与传播方面,多元化、专业化、自媒体化的发展趋势。
  

网络视频发展迄今十余年,已经深深走入我们的生活,5.6亿网民不一定要看电视,却不可以没有视频看,没有视频玩。

  

  “走出去我可以很骄傲地说,我是互联网视频节目主持人。”大鹏吐气扬眉起来。10年前他就进入搜狐做互联网节目主持人,然而像在干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一直自卑,不敢和人讲自己是视频主持人,“人家说是不是在网站里脱衣服,让大家给你送花那种?”

  发布一份“2012中国视频榜”,这是《新周刊》的第一次,也是很多入榜视频人的第一次。大鹏及他担任导演和主演的视频剧《屌丝男士》榜上有名,与他一样,拿完奖,回到网络上奔走相告的视频人还真不少,他们说,这“证明中国视频网站的自制节目在文化审美层面和媒体影响力层面都产生了质的飞跃”。

  若套用新华体来播报一下,颁奖现场应作如是观:华灯璀灿、鲜花吐蕊的中国大饭店内,欢声笑语,喜气洋洋,中国视频业界的杰出代表济济一堂,共襄盛会。现场一共颁出“年度最佳视频播出平台”、“年度最佳视频节目”、“年度视频品牌”等十个奖项,获奖人纷纷对组织上给予的至高荣誉表示了由衷感谢和爱戴之情。

  网络视频发展迄今十余年,已经深深走入我们的生活,5.6亿网民不一定要看电视,却不可以没有视频看,没有视频玩。人性一点讲,这种传播形式恰好适应了他们某种自我实现的需要。无论你是否承认,事实就是这样,它严重地满足了人们对于时间、地点以及内容的决定权。因此,人人都是电视台的时代正在到来,只要你手中有一部DV,一个摄像头。

  3月,高晓松出品他的网络脱口秀节目《晓说》,号称“一不当公敌、二不当公知”、要“上说星辰满月,下说凡夫走卒”,节目总播放量超过1亿次,一时坊间风传。拿了个“年度最佳视频节目”,制片人张庆生口气不小呢,那天他在领奖的时候不忘向同业放言,“我们将要走出国门,走向世界,我们的口号叫做‘世界很大,可以晓说’”。

  视频业的异军突起,会否有如“小三”直接打上门来与“主母”分庭抗礼终至喧宾夺主?大约这是心知肚明的事情。知道么?整个仪式的背景主旨真是强悍,叫“视频瓦解电视”,这让优酷网总编辑朱向阳吓了一大跳,台上发言,他好像不安得很,口气谦逊至于极点,“内心觉得这个标题太刺眼了”。不过这种低调只是一条矫情的尾巴,因为他转而又不加抑制地狂喜,“这是一个快速发展的时代,所以让我们拥抱这个瓦解吧”。

  视听上,固有的电视载体一元化表达与接收排序已经被破除,这没有什么可矜持的。小小视频,同时触动了电视人的心,至少视频业界和电视业界的人,在发榜那一刻,是平起平坐的,这是否说明“融合式颠覆”的局面已经告成?

  “我们应该认识到没有人动了你的奶酪,奶酪还是你自己的,只是你要换一种新的方式认识自己的奶酪。”浙江卫视节目中心副主任、《中国好声音》总导演陈伟说。《中国好声音》的成功,也体现在其以互利共赢模式开启了节目的网络传播场,诸如此类电视节目越来越多地需要借助网络影响力扩大舆论场,而视频等新媒体的增值效应也由此放大。陈伟说:“我觉得作为电视内容生产,我们也应该为权利的反转而庆幸,让观众有权利选择观看、看什么、看多久,以及我用什么姿势收看。”
  

“其实有时候并不是网络插了我们电视两刀,而是网络给我们插上腾飞的翅膀”。
  

  1958年北京牌电视机成为“华夏第一屏”,2005年视频网站正式在中国上线。相隔47载的电视与视频的承嬗离合,本身就是活脱脱一部老夫与少妻的电视剧——占一半内容的电视剧,始终絮叨着中老年人的百无聊赖;移动终端却已繁荣出“人人都是电视台”的新时代。

  尼克·波兹曼认为,不管一种媒介原来的语境是怎样的,它都有能力越过这个语境并延伸到新的未知的语境中。电视与视频这对老夫与少妻,越活越有夫妻相。多年前微软的XBOX,现在为人所熟知的Apple TV,加之上个月刚刚推出的Roku 3,一步步将沙发客从“时段”与“频道”的捆绑中解脱出来;呈现给我们的,则是电视与视频的联姻状态。参与电视节目投票、窝在沙发里进行电视购物,或是开着电视同时视频聊天……如果电视被瓦解后可以变得更好,拥抱瓦解就是网络时代电视产业的未来时态。
“视频为电视节目的利用注入了新的元素”,中国电视榜推委、优酷网总编辑朱向阳说。最佳生活类节目《非诚勿扰》制片人李正同样认为,“其实有时候并不是网络插了我们电视两刀,而是网络给我们插上腾飞的翅膀”。

  载体的兴衰更迭,或仅承载了人们思想形态或认知结构的具象。如同婚姻是一种信仰,“内容为王”仍是维持电视与视频生息的一剂良方。“给观众提供有价值的内容,坚守我们自己的阵地,一直想着为大家创造更好的精神产品,这是我们应该做的和坚持的。” 最佳财经节目《中国经营者》制片人兼主持人曾捷说。

  美国科技专栏作家Dan Gillmor在其专著《草根媒体》(We the Media:Grassroots Journalism By the People,For the People)中提到,在视频将改变传统信息传播方式笃信者心中,自媒体宛若圣经一般。中国电视榜推委、电视策划人、评论人石述思说,“现在电视最苦恼的是找不到自己的受众是谁,平面也找不着”,“未来的发展趋势是全媒体的趋势,在全媒体平台逐渐形成的过程中,自媒体开始称王”。

  如今,视频与电视处于蜜月期,但未来,它将成为传统电视的挑战者。《新周刊》首次推出“中国视频榜”的用意在于:《新周刊》 认为在“人人都是电视台”的时代,“视频瓦解电视”将作为未来中国电视发展的最重要趋势。







中国电视榜推委现场点评




电视策划人、评论人石述思
今年总体感受不太好评,倒不是因为群星璀璨,而是因为处在一个剧烈的转型期。网络视频开始对电视进行倒整合,不能说是逆袭,他们也不是屌丝,这个趋势在2013年的电视榜中表现得比较明显。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张颐武
2012年的电视榜有两大变化。第一,互联网开始整合电视的内容,电视和视频的文化将会慢慢转向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这个大趋势是很难改变的。第二,有节目没剧。去年各种娱乐节目、谈话节目很有影响,反而没什么好(的电视)剧,或者没有有影响力的剧,这个结构也是很重要的。这个变化会延续下去,这对(电视)剧提出很大的挑战。


新浪网执行副总裁、总编辑陈彤
今天的主题是“视频瓦解电视”,我个人认为“视频”的描述不准确,电视就不叫视频吗?电视同样是视频。十多年前我们提出“视频”这名字时,我说是不是要改成“录像”?因为视频是一个技术术语,指没有声音的画面。但是,后来大家都习惯了“视频”就是“录像”。也许可能咱们这个榜再过一两年不叫电视榜或者网络视频榜,而是真正的视频榜,或者录像榜。


优酷网总编辑朱向阳
看了这个标题“视频瓦解电视”,我吓了一跳,这个标题太刺眼了。其实,在电视榜中那些受欢迎主持人、节目,包括电视频道,无一例外在网络上都是最受欢迎的。《晓说》这个节目让我对网络视频有了新的认识,互联网不仅可以孕育低龄化通俗的节目,也可以有高文化品位节目。以前我们认为视频的节目只能是10分钟一段,如果超过10分钟不应该称为视频节目,也没有人看。但是《晓说》达到了40分钟,却有人从头看到尾看完。另外,我们以前以为视频网站的节目是24小时摆在上面看的,不能像电视那样定时定点播出。《晓说》却在每周五早八点播出,如果你晚了就有人骂,如果你早了有人会破解你的密码上去看。(辑/邝新华)







电视节目如是说



最佳谈话节目《首席夜话》、中央电视台制片人杜阳

十一点半首播节目很痛苦


  夜里十一点半是一个很尴尬的时间。在这个时间段做节目,对我们而言是比较痛苦的——该睡觉睡觉,该关机关机,看看收视曲线,那是直线往下降。这个时段都是些重播的节目,像我们这样首播的寥寥无几。不过,我的很多前辈,像《实话实说》、《对话》,当年都是从很偏的时段做起来的。

  观众在睡觉前会调一遍台,看看哪个好看就看看。这时候观众的收视心态是安静的,但能吸引人的仍然是节奏较快的节目。这边在快速问答,这边在相亲,这边在跳水,那边还在抗日……我们却在这里娓娓道来。两个人坐在那里侃侃而谈,谈得很过瘾,但观众看来是很无趣的,至少在调台时停不下一分钟。所以我们走快节奏、碎片化的路线。我们在探索怎样才能提高接触率,能吸引观众让他们能看到一分钟。我们就在舞美灯光等外在形态上更活跃一些,然后再从内容上——也就是价值观上吸引观众。但这个很难。

  谈话节目成本低,好上马,两个星期就能做一期出来。全国至少一百多档谈话节目,但很少有在前辈的基础上有突破的,他们一直生活在过去“伟大的谈话节目”的影子里面。谈话节目是不讨好的,观众的心态也不是十几年前的心态了,我们不能指望大家能静静地看下来,在谈话节目的黄金时期,有《艺术人生》、《鲁豫有约》这些著名的谈话节目。

  现在是谈话节目的瓶颈期,就像五年前娱乐节目的状态,那时娱乐节目也处于瓶颈期,但这几年却有了蜕变,我们也希望谈话节目未来会有这样的蜕变。谈话节目就像盐一样,谁也不会多吃,而且也不好吃,所以它的收视率不会很高,但却一定要有,就像不吃盐也不好受一样。(采访/邝新华)



最佳人文节目《开讲啦》、唯众传媒制片人刘娴

中国有多少青年人在看电视?


  我们刚开始做这档给青年人看的演讲类节目时,我们以及我们的合作方央视也都有怀疑:这样的节目内容虽然很好,但会有收视率吗?观众会买账吗?也许我们一开始就很天真,以为我们制作者喜欢,观众也会喜欢。所以也是抱着赌一把的心理来做这档节目。我们的定位是中国青年人公开课,但有多少青年人在看电视?其实他们都在看网络。这是一个悖论——当你选择在电视给青年人讲课时,而这些受众却不一定看电视。

  面对这样的风险,央视的领导对我们帮助很大,反而给我们一颗很大的定心丸,他们说:不用看收视率,只要节目被大家喜欢,有口碑,没有收视率也没关系。我们最怕的就是,一个节目既要口碑和影响力,还要收视率。当什么都想要的时候,一档节目是很难纯粹的。然而,越是这样的鼓励,我们越觉得,除了口碑,我们更应该收获收视率。第一季出来时,播出时间是晚上的23:36。我们很意外,不仅仅很多年轻人在看,很多爸爸妈妈也在看。很多孩子被他们父母打电话叫起床来看。也许,在电视机前,孩子们看的是嘉宾,父母们看的却是孩子。这也是父母和孩子互相沟通的一个机会。

  《新周刊》的中国电视榜是我从业十年以来做电视节目的梦想。日思夜想,梦寐以求。每一年我买这期《新周刊》时,看到这个榜单,我就会想:什么时候我的节目也能上这个榜呢?一度我以为,是不是得靠找一点关系,走点后门,才能拿到这个奖。但确实没有关系,也就作罢。我们老板说:我们什么都没有,只有自己。作为一个制作内容的传媒公司,我们用心去创作,作品能被观众喜欢,能被人看到,该来的都会来。 (采访/邝新华)


最佳财经节目主持人、中央电视台主持人陈伟鸿

财经主持人要谨慎



  电视财经节目主持人需要有一种谨慎的态度,因为所有财经的事实都要数字相关联,越是要和数字打交道就越是需要谨慎的态度。与此同时,因为在电视这样的公共平台上制作财经节目,还需要有化繁为简、化枯燥为生动的一种能力,让更多的人能通过你节目的展示,和财经之间有更紧密的联系,让他们看到财经世界里的五彩斑斓。

  我们最早做《对话》的时候也是在很偏的时间——夜里十一点。每一个新产品在问世的时候,总会有一些忐忑——不知道市场的反应会如何。主创者总会认为自己制造的是好产品,也考虑到了受众的多方面需求。但受众的口味却是多种多样的。很多节目会先放在非黄金时段,让它慢慢生长。但这也给了我们一个很好的机会,在别人还没有这么大规模地关注你的时候,可以有一些小的微调。这是一个改善的过程,不断地向尽善尽美靠近。于是有一天,突然会有人发现,哎哟,这个时间段还有一个不错的苗子。于是把它移植到一片更广大的土壤当中去。这时候,你就会拥有一片更广阔的天空。(采访/邝新华)







网络节目如是说



年度最佳视频节目主持人大鹏

短视频是记录方式的改变



  我做互联网节目主持人十年了,以前不好意思跟人说这职业。逢年过节回家跟人说是视频主持人,人家反问:一个网站要什么视频主持人?是不是在网站里脱衣服,让大家给你送花的?我说,那个门槛可高了,我可来不了。

  《屌丝男士》第一季是受《屌丝女士》的启发创作的,表演方式、剧情方式都类似,大家觉得抄袭、山寨。我希望《屌丝男士2》能改变别人对我们的态度,不要抱着“我看你抄袭还能抄成什么样”的态度来看待这个作品。

  短视频是记录方式的改变。由于视频制作成本很低,拿着手机就能拍,人人都能拍。去年以来,短视频的数量有井喷式的呈现,甚至多到我们看不过来了。但却缺乏一些有质感、有品质的作品。也不能保证内容多么有营养,或者看了能吸取到什么知识。 (采访/唐瑶瑶)

  

年度制作机构乐视原创事业部总经理郝舫

短期内,长、短、中视频都会存在

  

  短视频就是好玩,有意思,自己动手做,DIY,缺点也非常明显。就是品质会比较差,比较廉价。当短视频发展到一定阶段,大家不满足了,就专业制作起来,这种现象在国外国内都特别多。不是随便拿个手机来拍一下,而是有精心的策划和安排。现在叫微电影。现在业余做短视频的都不再是单打独斗,都有一个小小的班子,运用专业的手段来进行剪辑,拍摄上也对构图画面有一些要求。他们虽然赶不上电影的制作质量,但是运作模式是仿效电影的。这种介于长视频跟原始的短视频之间的形式,我觉得未来可能会成为一个亮点。

  在短期内,长的、短的、中的都还有存在的必要,长视频一定是未来的主力业务所在,观赏价值比较高。短视频很多存在于PC端,pad端,手机端,这些对画质、声音等的要求都不高,大家在这些设备上看会觉得马马虎虎过得去就行了。现在所谓智能电视的出现,也许未来大家又会回到电视端,电视机可能会成为家庭的娱乐中心,到时候专业长视频会占统治地位,因为在电视机上,短视频的画面、精致程度是惨不忍睹的。所以,智能电视时代的到来,专业长视频可能更有经济上的长远前途。但是也不排除会出现某种分化,互联网的特点就是没办法用现在看到的事去预估未来的发展,因为每隔几年就会有特别大的变化,不断地有新的产品形式的出现。

  我在乐视基本一年会有差不多300集的网络剧,属于专业长视频的范畴。网络剧是一种新的门类,跟电视剧比成本不会那么高,但是题材和表现形式就是特别“互联网”化,就没有电视剧那么一本正经,演员也不会请那种电视圈一线大牌来拍,基本都是新人,台前幕后都是新人比较多,而且请的都是互联网欢迎的演员班子来做。我们主要是突出“互联网”特色,就是一看就知道跟电视节目长得不太一样,灯光、机器可能跟电视差不多,但是谈的话题、人、节目的形式还是比较偏向于互联网的形式。就像你们颁奖写的那个“人人都是主持人”,就跟电视台完全不一样了,在电视台可不是人人当得了主持人,还得考普通话证书,得拿主持人上岗证,像我这样口音那么重的就当不了主持人(笑)。这就是跟电视很不一样的地方,谈论的话题也是电视台未见得愿意描述的话题,虽然都归于长视频范畴,但更具互联网特色。 (采访/唐瑶瑶)
  


年度视频佳作TOP10导演张元

人家要看视频,你就拍给人家看



  这个时代,是很多年轻人在网络上看视频的年代。导演这个职业也只有一百年,只要是一种职业就要为人服务。人家要看视频,你就拍给人家看。要不然你当导演做什么呢?我是积极倡导年轻人应该多拍短片的。但现在的网络视频拍得太多了,就像汪洋大海一样。

  很早就有人找我们拍,这次找我们合作的厂家也比较有智慧,对我们没什么约束,也没有要求上什么Logo。有些视频,短短一两分钟就出现两次Logo了,我看一下就关掉了。我们进入这个市场,也在提升这个行业的产品质量。因为只有更专业的导演拍出来,大家看了才能满意。一开始《床上关系》的赞助商给我们的要求是2000万的点击量,但片子出来以后,才两个月多,就已经一亿多的点击量。而且长时间排在视频网站排行榜前面。

  过年前电影《泰囧》票房的成功,跟他们第一部作品在网络上的铺垫也有关系。第一部《人在囧途》的票房很低,但大家忽略了一点,这部片在网络的点击量非常高,甚至超过很多票房大片。当然,一味地去讨好网民,恐怕也不行,这不是用讨好还是不讨好这个词来决定的,还是要靠自己的感觉。
有人问我,你是已经成名的导演,再来拍微电影,会不会占有年轻人的市场。其实市场很大,中国GDP这么高,你有资格去拿这些钱,我当然也有资格。老年人也要吃饭,对吧? (采访/邝新华)




年度视频佳作TOP10导演张林子

网络节目需要强大的内容支撑



  微电影目前差不多可以划分三类,一是广告主定制内容,二是影视机构定制内容(有些会有商业植入),三是网友原创内容。这三种微电影类型里,第一类有时会诞生一些形式新颖创意独特的商业作品,但因其商业诉求过于明显往往不够高级;第二类会有一些让人眼前一亮的作品出现,因为它最大的一个优势是可以讲传统媒体上讲不了的故事,但局限性在于大部分制作条件受限;第三类则会产生一些网络流行文化,但当下的网络热度稍纵即逝,如果没有强大的内容支撑,寿命很短。 (采访/唐瑶瑶)
  



年度视频佳作TOP10导演王岽鉴

要多做正能量的短视频



  我觉得2012年是微电影发展最快的一年,数量上也特别多,但质量上有点参差不齐。虽然现在微视频是没有内容审查的,但质量、题材等,有些做得的确有点过。我们应该多做些积极的、正能量的作品,毕竟接触网络较多的是青少年。我从电影学院毕业,学的就是影视,新人没有机会进入电视电影业,就从网络视频做起。但我觉得这两个平台不矛盾的,只要作品好都会有观众。 (采访/唐瑶瑶)




年度视频佳作TOP10导演陈颙

广告也可带来正能量



  一个商业广告能拿到这个奖挺意外的。这是我们第一次尝试用真人、真事、真感触来做一个广告。花甲背包客是真实的人、真实的故事,只不过我们用广告的形式呈现出来。我们选择了一个最笨的方法,跟他们一起走一次尼泊尔的大环线,我们在路上记录他们的行为、想法。因为来回机票的缘故,我们用了三天走了别人五天走的路。这不像搭一个棚,布一下景就能拍出来的。这对我们制作广告的人来讲,是一个很大的挑战。但也是一种启发,后来我看到很多评论,人们对这些真实的内容还是很认可的。所以后来我们都坚持拍真实的人,一起去体验他们的生活,诠释他们观察世界的方法和待人接物的方式。

  我经常会看到有这样的评论:这片怎么会是一个广告?对这一点,很多广告导演会感到很不舒服。其实,一部电影作品,不管是不是广告,只要这部作品能给你带来好的感受,带来正能量,就是一部好作品。我们没有必要去纠结一部网络视频是不是广告,从另一角度来讲,广告也是在宣传好的产品。 (采访/邝新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