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大师发现展的第四城景观

做中国当下最解渴的艺术展


文/胡赳赳 林韶斌
<<新周刊>>第393期




在未来大师发现展,只有一种艺术家:大师;只有一种目光:发现;只有一个着眼点:未来。中国娇子未来大师发现展,许青年艺术家一个未来。




  大师展是用来解馋的,未来大师展是用来解渴的。有人说,当代艺术缺少的不是大师,而是未来大师。当代艺术,求才若渴。现有大师艺名众多:F4、海外F4、卖价最高TOP10、艺术权力榜100、年度艺术家、封面艺术家、奢侈品合作艺术家。也有人这样区分:学院派艺术家、江湖型艺术家。也有人这样区分:学术性艺术家、市场型艺术家。也有人这样区分:公众型艺术家、个人性艺术家。

  在未来大师发现展,只有一种艺术家:大师;只有一种目光:发现;只有一个着眼点:未来。中国娇子未来大师发现展,许青年艺术家一个未来。


27位艺术家迎接了大师们的“点名表扬”,未来大师的原点在这里。



 四家机构(生活方式研究院、中国娇子、《新周刊》、文轩美术馆)强强联手,三城策动(广州、北京、成都),十四位推委(陈默、方力钧、何多苓、黄笃、刘小东、欧宁、苏新平、杨宏伟、杨少斌、叶永青、岳敏君、钟飙、周春芽、朱青生)选出27位青年艺术家作为未来大师标本,涵盖五个领域(架上、雕塑、摄影、影像、装置),囊括八种风格(写实、卡通、波普、泼皮、抽象、艳俗、极简、现成品)。

  2013年4月3日成都开展,成为第四城的顶尖艺事。到场祝贺的有:新华文轩出版传媒股份公司副总经理郑川,四川文轩艺术投资管理公司董事长袁荣俭,四川音乐学院成都美术学院院长马一平,四川大学艺术学院院长黄宗贤,成都蓝顶美术馆馆长金延,四川大学艺术学院美术馆馆长熊宇,著名评论家和策展人吕澎。

  陈飞、范久鹏、高(王禹)、高磊、何千里、胡向前、黄洋、李超、李易纹、梁远苇、刮子、刘窗、马文婷、孟后均、潘凯、邱光平、王海洋、姚朋、曾朴、张克纯、张文超、张雪瑞、张原凤、张钊瀛、郑菁、朱志伟、资隽雍等27位艺术家迎接了大师们的“点名表扬”,由于大师的推荐和发现,他们被这次展览认出。有必要记住他们的名字,未来大师的原点在这里。

  在这些参展的艺术家当中,有相当一部分人已经参加过尤伦斯艺术中心、阿拉里奥画廊、北京公社画廊的重要展览,并凭借多元而新颖的作品形式、极具个性的创造力,以及对当代社会的独特理解等特质获得了相应的声誉,赢得了业界的重视。

  开幕式酒会上,嘉宾云集,本次活动的部分推选委员会成员:方力钧、陈默、何多苓、周春芽、岳敏君、叶永青、钟飙、杨宏伟、杨少斌等国内一线艺术家、评论家集体赴会,与超过100位成都、重庆的本土艺术家、社会名流和媒体共同见证“未来大师”的揭晓。

  另外,现场还展出了生活方式研究院的特别推荐:12岁小作者夏健强(夏俊峰之子)的系列画作。

  《新周刊》社长孙冕以及文轩美术馆馆长张达星代表执行主办方,向来宾致欢迎辞,分别阐述了《新周刊》与当代艺术圈的多次互动与深远渊源。“这是主办方和推委会送给年轻艺术家的大礼和祝福。”作为着眼“未来”,重视“发现”的一个艺术展,旨在发掘深具潜能仍寂寂无名的年轻艺术家,给予“未来大师”的称号,实为对年轻人一种期盼与寄望。

  文轩美术馆馆长张达星说道:“中国当代艺术已经发展了三十年,现在又逐渐发展起来了一批新兴的年轻艺术家,产生了新一批的艺术原创力,但是还没以爆发性的姿态呈现。作为一个专业的艺术机构和美术馆,我们有义务对这种暗潮涌动的强大新生群体进行持续性的关注。”

  现场,推委向年轻艺术家颁发了“未来大师”的奖项,一时成为最耀眼的时刻。


“未来大师发现展”并非已经“发现”,而是孕育、培养、促进年轻艺术家的健康成长。



  “每个年轻的艺术家都有希望成为大师,但前辈的鼓励和媒体的支持,整个社会提供的艺术氛围也很重要,衷心希望年轻艺术家努力勤奋,为艺术发展的未来作出贡献。”推委会成员周春芽说。他还与大家分享了他眼中成为大师所要具备的四大因素,即勤奋、修养、人品,以及机遇。

  叶永青则表示,“未来”和“大师”都是遥不可及的概念,唯有结合“才能、野心、勤奋”三大要素,才能实现“穿越”:“我希望他们保持才能和野心,唯有这样才能经得住岁月的考验。”

  《新周刊》作为组织者,联合国内一线艺术家和评论家,美术馆及其他媒体资源,尽力为这些年轻艺术家营造一种成长的社会氛围。在这些年轻艺术家中,既有坚持耕耘传统艺术方式,如在油画和水墨画方面展现精湛功底的范久鹏、何千里、张原凤;也有在多媒体上进行多种尝试并运用自如的刘窗、王海洋、张文超等;有将日常生活平凡无奇的小物进行超乎想象的重新整合,呈现生活的多种可能性的高磊、郑菁等。除此之外,此次参展的艺术家分别在绘画、雕塑、装置、行为、录像等多种媒介上都进行了呈现,可谓对当代多元的艺术形式进行了一次小“阅兵”。

  让人惊讶的是,12岁夏健强的油画作品《爸爸》、《妈妈》也在展览之列,他本人也是被推荐艺术家。对于人们对12岁的男孩入选未来大师发现展的争议,评论家陈默直言:“此次展览是对未来的期盼,对年轻人的鼓动。如果能达到这两点,这个展览就是有意义的,至于能不能发现未来大师,那另当别论。”

  有评论人称,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艺术,年轻艺术家必然肩负着当代艺术的未来和希望,“未来大师发现展”并非已经“发现”,而是孕育、培养、促进年轻艺术家的健康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