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豪征婚十年记

从来不缺女人,就差一个老婆


文/何雄飞
<<新周刊>>第396期



一群内心孤独的中国富豪想要找个好老婆,可他们不想在只适合谈生意的政商交际圈里找,于是,他们把这件事情交给了一位律师、一位海归和一位80后。



  程勇生是位皮肤白净的生意人,他每天的工作就是替单身富豪在中国找美女。

  “18号,90后,浓眉大眼,清纯貌美,”他一边望着前方梗阻的车流,一边在脑子里快速翻阅美女档案,“嗯,本人要比相片漂亮点,看起来平凡,但适合做老婆。”

  来电的是一位40余岁的上海亿万富豪,这个全球飞人参加过几次程勇生组织的私密派对,但一直没遇上心动女生。

  生于1985年的程勇生,长得像青春版的李彦宏,他在2012年年初离开世纪佳缘单干,创办了中国企业家单身俱乐部,宣称每年只为100名身家过亿的富豪找老婆:“想要什么样的?只要在地球上,我都能给你找出来。”


“只要有美女的地方就会有我们的身影。”


  电话响起的前两小时,程勇生手下的婚恋猎头已经在亚洲单体规模最大的购物中心——广州正佳广场展开“地面猎取”美女行动。

  “地猎”蔡宇、万罗曼和修眉店拉客仔、老乞丐一起游荡在正佳广场西北门的H&M店门口,她俩手里的道具不是彩色宣传单和铁盆,而是用于记录姓名、电话、QQ、微博、生日的访问本,以及用于街拍的佳能550D单反相机,商场保安警惕地盯着她们。

  “我们的工作就是找美女”,“首席婚猎”吴灿的手下掌管着十余名“地猎”、十余名“网挖”猎头,她们找美女主要靠“地猎”和“网挖”——“地猎”:俗称扫街;“网挖”:泡在微博、微信、陌陌、人人、啪啪、抬杠上挖出美女。

  程勇生的招牌是只做“新鲜菜”,“我这儿没有资源库,一个女孩的资料绝不可能躺上十年八年还留着”。

  为了保持这种新鲜度,从2012年5月至今,程勇生在北上广深等十余座城市的酒窖、会所、餐厅发起“寻找灰姑娘”的巡回海选,教师、医生、公务员、财经女记者、瑜伽教练、外企白领、金融分析师、选美冠军纷纷递上报名表,PK叠衣服、打领带、扎袖扣的技艺和厨艺。

  许多人没能走到最后,在第一关形象关就被赵诚刚给干掉了,赵诚刚是广州新时代整容美容医院的总经理,他的任务是评判应征女性有无割双眼皮、磨骨、丰唇、隆鼻和打肉毒杆菌。“穿了衣服,隆胸的很难看出来,现在隆的手感好,躺下去也不会像以前一样硬挺挺,而是会自然摊开。”他边说边笑,“整得好的过关,整得差的干掉。”一路看下来,赵诚刚的感觉是,成都美女最多,重庆女孩胆儿最大,广州深圳美丑两极化,上海女孩属中上,就是牙尖嘴利。

  “去年收了98个富豪,56个找到了心仪对象,八九个结了婚。”程勇生从这些人身上收取20万元至500万元不等的年费,并替他们在五星级酒店张罗了“生心禧悦”四场私密派对,美女与富豪们通过一起吃乳鸽、搞烧烤、泡温泉、玩游戏、开游艇、打高尔夫进行爱情速配。

  富豪征婚总是会引发热议,赵诚刚在新闻跟帖中看到许多愤青用上了“烂B”、“2B”的字眼,“现在大家对同性恋婚姻都变宽容了,为什么对富豪征婚却不能多一些宽容?”

  程勇生的回应是:“这些都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人,你不成功不在自己身上找原因,就会躲在背后说人闲话。”


一位处女直言不讳:“我们留着这个,不就是为了卖个好价钱吗?”


  何鑫,东北80后,“富豪择偶事务代理律师”,这些年,他只做一件事,就是帮富豪找老婆,看上去有些不务正业。

  2003年4月10日,何鑫替一位35岁的上海离异富豪在《南方周末》等16家报纸上打征婚广告,并加印2.5万报纸遍撒10所高校,其中,亿万富豪对女方“清纯如水,无性经历”的要求一时成为舆论爆点。

  电话、邮件纷至沓来,有谩骂者,有应征者,忐忑的女孩为了讨好何鑫,给他捎来各种礼物:幸运星、书法、国画、日记、影集、录像、扇子、诗、巧克力、领带、皮带、袜子和石榴。

  一位来自浙江的处女直言不讳:“我们留着这个,不就是为了卖个好价钱吗?” 可惜她落选了,后来,她成了何鑫的老婆,他们如今已经有了一个两岁大的孩子。

  从2003年到2011年,何鑫的行事风格就是轰炸式地打广告,程勇生笑他这是在烧钱,何鑫则笑程勇生搞海选是在作秀,“一样是帮富豪过河,我开快艇,他们开的是轮船”。

  何鑫称他这些年已经帮60位富豪找到了老婆,最快的只花了两三个月。收的佣金10万到40万元不等,他最大的卖点就是以私人律师身份提供一对一的见证、担保、认证和尽责调查服务。

  婚姻掮客们一致的说法是,富豪择偶难,难在高处不胜寒,内心孤独却无人可以倾诉,他们所在的政商交际圈只适合谈生意不适合谈爱情。“人家给你介绍省长的女儿,你一谈不好就会伤及许多人。”何鑫说,“熟人介绍的他们反而不敢见也不好见。”他的手上就有山西、河南的两个高干子弟,“他们都是海归,都在自主创业,反而希望在政商圈外找平民结婚。”

  富豪择偶难,难在他们要的都是“人间极品”。何鑫手上掌握着四五千名美女,有的富豪只能从中挑出两三个,有的要处女;有的带上私人医生,要测量女孩皮肤的弹性以及手指长度是否符合黄金比例;有的则指定只要上海静安区土生土长的女孩;有极个别高级干部,虽然已婚却还想找红颜知己。

  何鑫的客户多来自长三角、珠三角和东北,他找美女有几种路径:一是看选美、电视剧和征婚节目;二是上网挖;三是组建全国推荐者联盟,这些人由各地婚介所红娘、交友网站负责人、企业人力资源部总监、政府工会主席、高校学生会主席组织,“无利不起早,就像传销一样,他们都是我的下线”。

  一个还在上高三的17岁苏州女孩给何鑫写信,希望通过以身相许改变贫寒家境,“她人长得挺漂亮,但我只能表示同情”。

  一个女孩从2003年至今依然保持着处女之身,并与何鑫保持着联系,“我一路看着她上大学、留学、进华尔街、回国成为金融圈才女,她说她一生只选一次一定要选好,一心只想嫁入豪门,她的初夜就是给未来老公留的”。

  “我从来不怕女孩图我的钱。她们不就是喜欢印钞机吗?”一位富二代说,“正好,我就是印钞机。”


“光是央视的女主持,我们就定向猎取了不下5例。”


  还记得2006年11月25日黄浦江“船长一号”豪华游轮上的“浪漫之舟、爱在深秋”富豪征婚派对吗?

  当晚,30位女孩被金龙客车拉到岸边,戴上面罩,手持28800元的门票上船,与20位身家200万元的钻石王老五约会,这场神秘派对被媒体称为“中国富翁首次集体征婚派对”。

  操办这场活动的是“钻石王老五征婚网”,它的创办人是单身海归徐天立,2011年,徐天立把“钻石王老五”更名为“钻石婚恋”,并打上一句广告语:“当物质无法满足自己的时候,我们寻觅的是心灵;当成功只剩自己独享的时候,我们憧憬的是爱情。”

  “许多人只知道买房子要找中介,却不知道找老婆也要找中介,”徐天立说,“要知道,选女主人比选房子重要得多。我们一天筛选的女人比你一辈子见的都要多。”他称自己至今已为近万名富豪服务,其中成功结婚的有5000余人。

  十年前,来征婚的富豪多来自传统行业,十年后开始出现金融投资业的人;十年前,来征婚的近半是40岁左右的离异者,而今离异者占比不到1/3,30岁左右的青壮年是主体;十年前,人人骂富豪是在皇帝选妃,十年后,人们对此相对宽容;十年前,替富豪征婚还是个新行当,如今是成熟市场。

  “中国有钱人太多了,”程勇生算了笔账,“我只做金字塔尖上的人,每年服务100位身家过亿的人,假使有1万人,一个人一年收20万元,一年就是20亿元。中国能交得起20万元的又何止1万人?!”

  徐天立掰着指头数了数,如今做富豪征婚生意的,一是地方性的传统婚介机构,“他们大部分做的是中端服务,没有全国资源,只能提供本地服务”;二是婚恋交友网站,“两三年前他们开始做VIP市场,可惜难度大缺资源,线下服务环节又跟不上,能坚持下来的很少”。在徐天立眼中,何鑫律师只能算是散兵游勇。

  徐天立的招牌手法是玩奢侈派对和悬赏百万寻找最牛“爱情猎头”。他嘴里常挂着一个“211工程”,意思就是他手下有:2——面向全国服务的200名专职爱情猎头;1——覆盖中国所有行政城市的1000名兼职婚姻猎头;1——覆盖中国34个省、市、自治区的10000名兼职爱情猎头。

  徐天立的这张网撒向全国各大知名高校,专猎校花投富二代所好,这张网还撒向十几家国营航空公司的7万名空姐,专猎其中的单身;这张网还撒向全国性的教师和医生网络……“光是央视的女主持,我们就定向猎取了不下5例”,徐天立说,如果富豪看上了某个行业知名人士,他都能提供“爱情定制”,只不过收费至少要30万元起步。“不是拿钱买爱情,是花钱买服务。选择爱情定制,就等于一辆宝马离开泥泞小路开上了爱情的高速公路,从此一路畅通,奔向幸福。”


徐天立、何鑫和程勇生都只接男富豪而不愿接女富豪的活,因为她们难伺候。



  富豪是一群内心孤独的人。“我周围有很多企业家,商人真不是人干的,” 赵诚刚说,“他们一忙起来根本就没时间关注个人生活。情人和老婆是两码事,企业家不缺女人,他们要找的是淑女、贤妻良母,帮他们找老婆是成人之美,功德无量。”

  2009年,徐天立派爱情猎头来广州,帮一位40多岁的离异富豪征婚。“他是行业领袖、全国政协委员,企业有上万人,请香港明星做形象代言人,老在央视上打广告。”富豪一个人悄悄开着豪华车到白云机场接人,爱情猎头乍一看这人朴实,以为他就是个司机。参观完企业,他坐下来一说起自己的不幸婚姻便泪流满面,徐天立说:“他是成功人士,无处倾诉,这些隐私又不想让下属、生意伙伴甚至包括父母知道。他把我们当成了最大的寄托。”3月选人、5月敲定、6月结婚,“他选中了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女医生,目前很幸福。”

  据何鑫观察,如今征婚的富豪有八九成人不再看重是否是处女,“是不是处女,只有处女自己知道”。归纳起来,中国富豪征婚时,对另一半的要求通常圈定在以下范围:22至32岁之间,162cm以上,皮肤白净,阳光自然,本科以上,秀外慧中,温柔善良,父母双全,家庭和谐,家境小康,工作体面,忠贞不二,无情感经历或少情感经历,富有中国女性的传统美德,拥有能处理复杂家族事务的情商和智商。

  有富豪会提一些特别要求:譬如要有欧美高鼻梁,小骨架,腿部纤细,脚踝要盈手可握;有人不喜欢瓜子脸;有人特别强调要皮肤白晰,牙齿整齐;有人要女性识大体,能母仪天下;有人指定星座、属相,有的只要B型血;有的还会指定种族、信仰。

  通常来说,出身公务员、知识分子家庭的老师、医生、外企女白领最受欢迎,空姐因为经常出差反倒不太受欢迎,而女模特和娱乐明星最不受欢迎,因为她们曝光率高、圈子广、社会关系复杂。

  经何鑫手嫁入豪门的女性,婚后百分百辞了职,六成做了家庭主妇,三成去开花店、咖啡馆、服装店或设计公司,一成去打理家族产业。

   徐天立、何鑫和程勇生都只接男富豪而不愿接女富豪的活,在他们看来,男性眼光向下,女性眼光向上,女富豪多数是三四十岁的离异者,她们要求门当户对,找的是要比她们更有能力的企业家和富豪,难伺候。

  4月,南京发生一起富二代杀妻案,80后吉某在酒席上听信朋友的耳边风,认为90后妻子祁某对他不忠,与人有染,孩子非他亲生,回家后,他借着酒劲,抄起菜刀在卧室连砍妻子30余刀,祁某因被锐器刺戳、砍切头部腹部致大出血死亡,事后的DNA司法鉴定显示,孩子确系两人亲生骨肉。徐天立看到这条新闻,感慨不已:“他们要是来上我的高端婚恋智慧学院,有专业婚恋顾问辅导,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了。”

  程勇生的未来设想是,打造中国贵族式服务企业,“我替富豪找到了老婆,有了这种信任感,我还可以给他们搞婚庆,做私人管家,替他们组织家庭聚会,照顾老人和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