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大”快建筑争议幕后

如何拼装世界第一高楼?


文/何雄飞 图—何政东/新周刊
<<新周刊>>第401期




       





一家造空调的企业半路出家,打算用世界上最快的速度盖世界第一高楼,这是一个被炒作出来的项目还是一个城市建筑史上的创举?



  “天空城市”像是一个还未出生就被诅咒的孩子。

  一是它太高,838米,比目前世界上最高的建筑迪拜塔还要高出10米,将会是中国摩天大楼建设狂潮中的新坐标;二是它太快,人家盖楼要五年到十年,它却只需七个月,头四个月由两万名工人在工厂里制造钢铁模块,后三个月由三千名技术工人吹着口哨在工地上拧螺栓;三是因为它不太安全,一家造空调的企业半路出家搞建筑,看上去有些不务正业,人们担心它不够牢固,不能抗震、防风和防火。

  中国官方似乎正在为要不要给这个即将诞生在长沙市望城区滨水新城的“怪胎”发“准生证”而头疼,天空城市的母亲长沙远大,不得不一再推迟它的预产期,从2013年春节推迟到2014年3月,再推迟到2014年4月。


天空城市不是一栋建筑,而是一座“除了火葬场什么都有”的城市。



  6月底,《新周刊》记者和摄影师来到长沙远大城,决定一探究竟。

  “除了天空城市,我们可以聊一切。”餐桌上,长沙远大科技集团总裁办新闻事务负责人朱琳芳更乐意介绍大家正在吃的猪肉和蔬菜如何营养健康,因为它们均由远大自营农场特供,“关于天空城市,我们将会有一场正式的新闻发布会,但不是现在”。她没有透露天空城市建设进程到底卡在了哪儿。

  “天空城市,一栋建筑就是一座城市”,在《新周刊》记者获得的一份远大内部报告《天空城市为什么?》中,远大声称,天空城市将影响中国城市化方向并成为世界可持续发展的新航标,“一幢楼可为一座城市腾出2平方公里绿地、减少2000辆轿车,为地球减排12万吨二氧化碳”。

  在远大构想中,高838米、202层的天空城市不是一栋建筑,而是一座“除了火葬场什么都有”的城市,1楼是大堂,3楼到5楼是学校、托儿所、敬老院和医院,6楼到15楼是写字楼,16楼到170楼是小到45平方米的公寓和大到528平方米的豪宅,171楼到198楼是有250间客房的酒店,199楼到200楼是会所,201楼到202楼是泳池,而贯穿整个建筑的天空庭院,会有运动馆、公园、立体农场、剧场、文艺室、会所、商店、餐厅和游乐场。4000多户家庭2万多人,不用出门,在楼内就能上班、上学、购物、娱乐、就医、养老,上班是同事下班是邻居,上学是同窗下课是伙伴,街坊成为朋友,孩子不用大人照管,在城里自由玩耍,不用担心丢失和受伤,老人在敬老院里得到百般照料,病时有老年医院精心治疗,“一家同住,三餐同桌,四世同堂,六时吉祥,家庭更像家庭”。

  远大总裁张跃在接受《福布斯》(中文版)杂志采访时称:“天空城市不是地标建筑,不是炫耀式的建筑,它是普通人的建筑,里面主要是中等住宅,有清洁工也能买得起或租得起的住宅。”


地球上的建筑业还停留在农耕社会,“人类最重要的一个产品居然都是由临时工来造的”。



  《天空城市为什么?》这样描述建筑的环保性能:“20公分的岩棉将这座巨楼包裹成冬暖夏凉的茅草屋,每个人呼吸到的都是百分百新风,经过3级过滤,消除99%的PM2.5,每家都装空气管理器,随时监测PM、VOC、二氧化碳含量,远离大气污染。”再加上冷热电联产、新风热回收、LED灯、电梯刹车发电,“比同类建筑节能5倍”。

  在远大总裁、“联合国地球卫士奖”得主张跃看来,地球上的建筑业还停留在农耕社会,“人类最重要的一个产品居然都是由临时工来造的”,由包工头领着小工来完成。他最想干的一件事情就是要把不节能、不健康、不耐久的建筑统统干掉,让产业工人在工厂完成90%以上的集成模式化生产,“建造成本仅为同类建筑的三分之一到一半”。

  远大称,全钢构建的天空城市是成熟的束筒结构,可保9度地震不倒,曾经国内外3家研究所风洞试验,经数百项强度试验、耐火试验,钢柱耐烧3小时以上,经测算,万一发生火灾,所有居民均可从1楼到170楼中间一条10公里长、3.9米宽的之字形螺旋坡路步行逃生。

  在天空城市这个“怪胎”的诞生地——长沙市望城区滨水新城,一旦有风吹草动,媒体便蜂拥而至,张跃感受到更多的是骂声。7月31日晚上,他按捺不住给媒体群发了一封《天空城市正能量》的邮件,来回应外界针对远大和他的“九骂”。

  针对天空城市毁坏城市、破坏生态、浪费能源的指责,张跃称:天空城市是“融合社区”,可减少城市对道路和汽车的依赖,减少交通拥堵;楼高占地少,一座天空城市腾出的地可种10 万棵大树。关于外界指责天空城市为官员争光、为商家贴金、为富人炫富,张跃回应:迄今为止,天空城市没有得到一个官员的鼓励政策,也没给一家公司在顶层留下豪华总部空间。在成本方面,天空城市由远大可建(可持续建筑)建造,90%工厂制造,没有转包、窝工,而且资金周期极短,张跃以此来反击外界对于90亿造价过低的质疑。在安全性能方面,张跃表示,远大自2010 年宣布天空城市计划以来,已与国内外专家合作做了数百项试验,光风洞就与国内外3 家实验室做了4 次。至于质疑没办报建手续就开工,张跃则表示,没人犯这个低级错误,远大不会,政府更不会。针对天空城市缺资金的问题,张跃称:1995 年以来,一家上百亿资产的公司18 年不贷款,全世界罕有。这不是说天空城市不需贷款,而是表明远大是世上少有的理性公司。

  外界普遍认为,张跃的回应充满感情色彩,回避了天空城市到底“有没有报建”的核心问题。此前,他曾出示《节能评估报告书》、《地震安全性评估报告》、《环境影响评价报告书(送审稿)》,但并未提供关键性的环评、报建文件。湖南省、长沙市、望城区环保部门的反馈是,天空城市的环评至今仍未通过。有律师认为,向社会公布手续办理进程,这才是远大建世界第一高楼的诚意。张跃对天空城市的技术安全作出了回应,但是,他并未具体谈出技术安全的认可是如何进行的。张跃强调远大本身没有贷款,也并不表示天空城市资金有充分保障。


“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政府审批的速度赶不上我们盖楼的速度。”


  天空城市的投资方是远大旗下的“天空城市投资有限公司”,它专门负责100层、350米以上的超高可建建筑,建造方是远大可建科技有限公司,该公司的工厂放在了左宗棠的老家岳阳市湘阴县,因为这里地便宜。

  “我刚从珠海横琴岛回来,那里马上要建两栋100米高的可建公寓。”远大可建直销部总经理吴飞平均每天要接待10拨参观团,他们主要来自北上广深,包括复星、万通、绿地等地产商、政府部门(以住建部门经济开发区为主)和企事业单位。“他们都有建造公寓、宿舍、会所、酒店、写字楼、医院等公用建筑的需求,他们最关心的是速度、手续、成本、安全和节能。”

  远大可建声称自己的革命性在于:“我们提供 90%工厂制造、5 倍节省能源、99%过滤PM2.5、9度地震不倒的工厂化可持续建筑。”2010年,远大可建用1天时间建成上海世博远大馆,之后又不断创造新的建造纪录:7天建成15层的新方舟宾馆,15天建成30层的T30宾馆……十多天盖一栋楼的“远大速度”在YouTube被疯传。

  “快”的最大秘诀就是工厂集成模块化生产(地板、天花板、水电、空调集成在一块3.9×15.6米的钢铁模块)和搭积木式的快速吊装。吴飞说:“盖一栋传统建筑,报批报建要花一年盖200个章,而我们从工厂生产、现场安装到交付使用,几个月就能搞定,可能楼盖起来了,手续还没走完,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政府审批的速度赶不上我们盖楼的速度。”

  远大可建目前在宁夏、福建、山东、湖北、山西、河南等地发展了6家加盟商。“交4亿到7亿元的加盟费,我们就会转让技术,对他们进行培训,帮他们搭建产业链,以后,他们就可以在自己的片区独立自主生产和经营。”吴飞说,目前,可建总厂和加盟商已在湖南、上海、山西、山东、福建、宁夏、湖北及墨西哥等地建成30多幢可建建筑。

  如果说张跃是“总司令”,远大可建总厂厂长肖长庚就是“将军”,他现在最头疼的是他手下只有2800名“可建战士”,“今年,我们最少还要再招6000人到8000人”。这些来自传统建筑业、机械制造业的新手经过3个月培训合格后,便会成为可建部队的焊工、钳工、油漆工、木工、风(管)水(管)师、吊装工、配载工和普工。

  肖长庚每天醒来都会感到一身压力:“这是个全新的行业,没有任何现成的经验可以借鉴,一切都要靠自己摸索。”他办公桌对面的墙上,贴满一墙写满字的A4纸,那都是张跃随手写下的“手谕”:“生产如战场,军令如山倒”、“老板心态:事事想到长远、个人决定一切、言而有信、不在意个人收入、不担心他人猜疑、与公司共荣辱共存亡”……

  “未来两三年内,可建总厂要扩张到19000人,年产量要达到1000万平方米,年产值要达到400亿—500亿元。”肖长庚的构想是,“10年内,要在全球发展150家加盟商,这个地球上每3栋新建建筑里,必须有1栋是可建建筑。”对此,肖长庚充满信心:“沙特王子曾经3次来考察,他是中东最大的地产商,也想加盟合作。”

  “我们目前欠缺的能力,一是对政府政策法规的影响不大,二是市场推广力度不大,三是建筑外形的个性化不足。”《2013—2017远大可建发展规划》这样进行自我总结,“我们的内部劣势是:相关技术规程未出;报建手续复杂;加盟商培训力度不够;成长慢;有风险;安装粗放。外部机会是:目前钢材市场低迷,产能过剩;国家重视节能环保。外部威胁是:可建超越常人范畴,客户下单顾虑较多;超高层建筑审批复杂。”

  “可建使用钢结构的好处是,抗震性好,经久耐用,材料可回收利用。”肖长庚说,“以后万一打仗,拆几栋可建就有钢用了,对国家来说,这也是一种战略储备。”


一直坚持做非电节能空调的远大最终发现,节能改造的根本对象是建筑本身。


  可建工厂旁100米高的T30酒店是目前可建建筑中最高的一栋,住在里面,你会因为闻到经过远大空气净化机20倍净化后像手术室里一样洁净的空气而稍感不适。“我闻惯了,因为平时在办公室呼吸的空气太干净,有时回趟老家,就会感冒和咳嗽。”朱琳芳说。

  在天空城市开建之前,长沙远大城旁,将先建一栋349.2米高、100层的可建住宅商品楼,“8月初开建,预计两个半月即可建成,到时会作为商品房对外销售,略低于市场价,精装修,拎包即可入住”。 肖长庚说,这栋楼是要达到3个目的:一是对超高可建研发设计进行验证,二是为天空城市报建手续做准备,三是借机培训员工。“为了确保建筑专业性,我们还收购了一家有甲级建筑资质的湖南阡陌设计有限公司,还和各大高校土木系保持密切合作。”

  远大可建为天空城市所作的准备还包括一栋“48J9”的9层试验楼,“这栋试验楼主要是为了天空城市做柱梁、自爬式动力吊、坡路板、高板架、幕墙、屋顶护栏试验”,可建外装A组调度员邹标说,这栋楼建了又拆,拆了又建,为的就是用于核算时间、改进工艺、细化标准,“最终说服政府”。
一家造空调的企业为什么会半路出家搞建筑?远大人往往会这样回答:因为我们是地球卫士,我们保护生命。

  肖长庚总结,有两个契机促使远大搞节能快建筑。一是2008年汶川大地震,数万人死于倒塌的建筑。张跃心情沉重地说:“中国建筑不进行革命性的改造,将会是一场灾难。”二是2010年上海世博会,远大要建一座寿命只有半年的场馆,从非电空调、热回收新风机、空气净化机到生命手机,一直重视环保理念的远大,决定要建一栋可拆卸的“钢构+斜撑+轻量”的可持续建筑,远大可建因此诞生。

  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一直坚持做非电节能空调的远大最终发现,节能改造的根本对象是建筑本身。2008年,远大开始改造集团总部的建筑,给外墙加装厚岩棉作厚保温,将窗户改成三玻塑框窗,在窗外装上电动窗帘,给楼房装上热回收新风机,将大门改成电动旋转门,想要“革了空调的命”,结果发现,不到3年就回收了改造所花的成本。

  在一片骂声中,张跃又背诵了一遍远大的“七不一没有”:不污染环境、不剽窃技术、不蒙骗客户、不恶性竞争、不搞三角债、不偷税、不行贿,没有昧良心行为。他说,这是远大的价值观和道德底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