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金、圈地、镇风水

中国新造佛运动


文/何雄飞 图—阿灿/新周刊
<<新周刊>>第408期








与日本、泰国、不丹等国不同,中国造佛热背后的最大推手并非信仰,而是旅游经济。



    强台风“天兔”呼啸而来。

    广东陆丰沿海公路旁广福寺里的两尊镇寺大佛没能抗住每平方米217公斤的风压,应声“低”下佛头。

    网友戏称,耗资5000万元建造的大佛低头,或是在为灾难祈福,或是在对建造质量表达不满。

    在中国,每年会有成百上千尊簇新的佛像耸立在寺院、山巅、湖边、海岸等风水宝地,矮则数米,高则上百米,耗资动辄上千万元,多则数亿元,它们大多面朝南方,宝相庄严,金光闪闪。在中国,要论造20米以上大佛的实力与影响,能叫得上名号的有五家,它们是南京航天晨光艺术制像分公司、河南洛铜集团金像艺术制品有限公司、山西宇达集团、河南天瑞集团和江西桐青金属工艺品有限公司。


“广大善信随喜供奉,定会蒙诸佛加被!”


    太湖湖畔,苏州西山,一尊66.99米的如意观音渐露雏形,远远望去,像是一座火箭发射塔。

    晨光制像的技术员侯威在高高的脚手架里钻来钻去,督导工人作业。对他来说,经年累月待在荒山野岭造大佛,最痛苦的事情不是风吹日晒蚊叮虫咬,而是连一只母猫都见不着。

    扶紧脚手架远眺,太湖波光粼粼,山脚一片仿唐的白墙青瓦,是新建的西山大观音禅寺,据说,这里曾是中国最早观音道场遗址,左青龙,右白虎,上风上水,又曾与五位帝王结缘,未来要打造成江苏的佛教旅游胜地和中华第一观音园,从而“拉动苏州旅游,拉动苏州转型”。

    观音寺隔壁是工棚,里面散乱堆放着等待吊装焊接的一只佛手、一支如意、一片衣袖,每一片有两个乒乓球桌或半个篮球场大。一尊9.99米、金黄色的如意观音小像已经开好光,立在观音寺门口,架好香台,放好功德箱,迎接虔诚的信众在周末前来礼佛。

    观音寺旁的一组告示牌图文并茂地介绍了一些“神奇”现象:一是2010年4月,一尊罕见的明代骑犼观音铜像流落海外72年后回归祖国,准备藏于观音寺,就在迎请国宝举行开光典礼时,“天空围绕太阳突然出现一圈巨大七彩光环,色彩绚丽,金光闪闪,持续近50分钟,真是观音‘显灵’”;二是2010年6月,小观音像在工厂塑造,“工程师对着佛像拍摄时,镜头中佛像突然消失,出现一个像太阳一样熊熊燃烧不断跳动的明亮火球,长达两分多钟,在场的十余名工人、雕塑师和公司领导都惊呆了!”事后,有高僧解释,“此火为观音菩萨头部的智慧之火!”三是2011年10月,小观音像开光法会上,长老一宣布法会开始,天空突然“云开日出”,四方信众一片欢呼,“观音又显灵了!”与会的陈光标朗诵了他的诗作《我是谁,为了谁,依靠谁》,呼吁将慈善进行到底。

    告示牌最后列出一组功德认捐细目:长命明灯288万元、礼佛广场紫铜彩绘观音像每尊188万元、礼佛广场铜钟168万元、圣水长流168万元、大门128万元、主观音莲花瓣刻名每瓣99.99万元、三圣殿文殊普贤菩萨每尊68万元……朝圣拜道3级一段3万元、请回家供奉开光如意每尊1万元、主观音金刚座刻名每位6699元。

    告示牌还说,一座7层、40米高的万佛琉璃塔将建在东山之上,里面可供如意观音、释迦牟尼佛、药师佛、弥勒佛、燃灯佛、地藏菩萨,供奉每尊佛像1万元,“广大善信随喜供奉,定会蒙诸佛菩萨加被,一切所求满心愿,离苦得乐返本源,自他兼利功成就,同入般若解脱门”。


“一般大佛都是坐北朝南,但天坛大佛是坐南朝北,因为香港很快要回归,要面向北京。”


    “只要一讲到造大佛,没有人不知道晨光。”南京航天晨光艺术制像分公司总经理糜朝华说,“中国有10到15家有能力造大佛的企业,竞争很厉害,他们主要做中小型的,我们主要做大型的,在40米以上的大型雕塑市场,我们占据了90%的市场份额。”最近,他正准备入手几台美国最先进的3D打印机用来打小样。

    航天晨光的前身是1865年清朝洋务运动中李鸿章创建的金陵机器制造局,如今是中国航天科工集团公司旗下的大型综合装备制造企业——艺术制像存在于航天央企,似乎是不务正业。

    上世纪30年代,他们为中山陵制作了“孝经铜鼎”,60年代制作了南京长江大桥上所有的铸铁栏杆浮雕板。1985年,他们接到任务,代表航天部为香港制作当时世界上最大的露天青铜艺术铸件——天坛大佛(高26.4米、重177吨),选择晨光的原因是,有航天背景,大佛放大屿山上,刮台风时所受的风阻相当于一架飞机在空中飞;铸造技术华东一流;南京近水,适宜海运。造这样的大佛并无先例,为此,晨光专门成立了一个大佛办公室,他们遍访世界各大雕塑,最后决定使用铜合金材料和美国自由女神像的“整体悬挂结构法”,“你把大佛想象成一把伞,主干架就是伞柄,附支架就是伞骨,蒙皮就是伞面”,当时全程参与设计制造的总工艺师撒世国解释。1989年,大佛落成,撒世国说:“有趣的是,一般大佛都是坐北朝南,但天坛大佛是坐南朝北,因为香港很快要回归,要面向北京。”

    天坛大佛开创了近代大型艺术品铸造的先河,晨光一举成名,也因此走上了造大佛之路。

    “我们起于天坛大佛,兴于灵山大佛(88米),旺于奉化弥勒佛(42米)”,负责市场营销的副总经理李帮成总结。这20多年来,晨光自己都数不清到底造了多少尊大佛,他们造的像分散于美国、日本、新加坡、泰国、韩国、印尼等国家及包括港、澳、台在内的全国各地,论高度,108米的海南三亚观音像属最高的一尊,论技术,无锡灵山的“九龙灌浴”最具科技含量。

    晨光造像八九成是佛像,其中2/3都在20米以上,佛像排前三的是释迦牟尼、观音和菩萨,此外,他们还为香港和澳门回归造了国礼“永远盛开的紫荆花”和“盛世莲花”,为各地造老子、孔子、成吉思汗、黄帝、格萨尔王、柳宗元、郑和、妈祖,为各大纪念馆造毛泽东、周恩来、彭德怀、刘伯承、陈毅、董必武,为各大银行和法院造青铜西洋狮、中国狮、大象和麒麟,为各大高校造名人和院士,还为土豪们造爷爷、奶奶和配偶的半身胸像。


世人以为造大佛是为讴歌盛世,其实,造大佛是“末法”信仰危机的体现。



    中国人为什么爱造大佛?

    “大部分是因为旅游经济。”糜朝华说,“你要让人进景点,景点要有一个标志物,而大佛是最好的标志物。”

    从江苏南京、陕西扶风、山东汶上到福建泉州,各大城市都在争抢“佛都”之名,早在2001年,四川遂宁便宣称将投资230亿元,计划用5年时间打造中国西部最大的佛都。

    中国人贪大求高的攀比心理在造大佛这件事情上概莫能外,大佛的海拔与体量的纪录不断被刷新。

    而造佛的材质也从以前的泥土、木头、石头、砖头、石膏、陶瓷扩展到使用铸铁、不锈钢、青铜、汉白玉、和田玉、岫玉、黄金、白银、紫檀、南非钻石、红蓝宝石、祖母绿、翡翠、松石、珍珠等,用料愈加奢华。

    晨光高层去日本、新加坡、泰国、印尼、不丹等国督导造佛,他们发现当地造佛的资金主要是由信众发愿捐赠,一心只为信仰,不求回报,不贪大不好高,这一点与中国形成鲜明对比。

    早在1990年,中国各地竞建大佛便呈蔓延态势,“中国造大佛热始于2006年,当时国家提出要复苏经济,倡导大力发展文化旅游产业”,晨光高层说,现代冶炼技术的提升和全国交通系统升级也为造大佛提供了便利。晨光的年营收也一下从几千万元增加到3亿元,2013年,他们就有10个项目在香港、珠海、鹤庆、洛阳、苏州、乌海、柳州、济宁、长春等地同时开工,到处一片热火朝天。李帮成说:“现在的情形是南方不热北方热,从数量上看,南方佛密,但规模不大,北方不密,但规模大。”

    在中国找故事造大佛的发起人主要是旅游开发公司、地方政府旅游规划部门,除了拉动当地旅游的考量,还有开发商借佛之名廉价圈地搞房地产,还有地方官员借大佛镇风水、保太平、步青云。

    在造大佛这件事情上,2005年3月1日起施行的国务院《宗教事务条例》早有规定,单体造像高度(含基座)或长度超过10米、群体造像数量超过10尊的大型露天宗教造像,要报国务院宗教事务部门审批同意方可开建,宗教团体、寺观教堂以外的组织以及个人不得修建大型露天宗教造像。违反规定的,要停止施工,限期拆除,有违法所得的,没收违法所得。

    近年,国家宗教事务局等部门也多次联合发文,强调各地党政领导不得以任何理由支持、参与乱建庙宇和露天佛像的活动,制止和纠正佛教寺庙、道教宫观“被承包”、“被上市”等各种“宗教搭台、经济唱戏”的行为,并严厉打击假僧假道敛钱骗财。

    许多人认为盛世造大佛,而中国佛教协会寺庙工作办公室副主任王孺童则在《中国民族报》撰文分析:汉传佛教开始在山崖巨石之上雕造露天大佛,尤以隋唐时期最为集中。把佛像刻在石头上反映的是当时佛教徒信仰上的危机感和对社会的不安全感,是“末法”信仰危机的体现。现代人一味仿效乱建,以为是对当前社会繁荣发达的赞美,其实是无知盲目、南辕北辙、适得其反。


“在信众眼中,没开光的就不是佛。”


    “佛像并非越高越大越好,而是要有文化有特色,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

    撒世国曾经遇上一位住持,他建议30米就好,住持非要99米。在撒世国经手的诸多佛像中,他最推崇一尊20米的澳门观音像,“东方面貌,西方体态,看着很舒服。很经典,会流传”。

    “最近两三年造大佛明显过热了”,负责技术工作的晨光制像副总经理田益民发现,有的项目盲目上马,资金链出问题,开始拖欠工程款;有的大佛批了39米,建成时却成了69米,有的大佛从开建到建成都拿不到批文,结果请不来高德大僧,一直开不了光,“在信众眼中,没开光的就不是佛”。

    让他们最头疼的事情,还是几大造佛厂家之间无序竞争,恶意压价。

    河南天瑞集团的特点是首尾通吃,位于河南省平顶山市“国家级贫困县”鲁山县的中原大佛出自天瑞之手,中原大佛号称总高208米(佛身108米+莲花座20米+金刚座25米+须弥座55米),总投资12亿元,用铜3300吨、黄金108公斤、特殊钢15000余吨,它相当于两座自由女神像立在伏牛山上,成为天瑞集团旅游发展有限公司的资产。此后,天瑞又在山西运城解州关公祖庭圣地的关帝圣像景区投资建造了一尊世界最高80米的关公像,大发文化旅游财。

    新近落成的世界上最高的阿弥陀佛露天铜铸贴金大佛——江西省九江市的东林大佛出自江西桐青金属工艺品有限公司之手,该佛高48米,用了48公斤黄金,总投资约10亿元,这是中国为数不多的利用僧众捐助自主筹建,没有动用地方政府公共财政资金建造的一尊佛像。东林寺方丈释大安表示,未来将摒弃商业运作,不收门票。

    最近开光的世界上最高最大的地藏菩萨露天大铜像——安徽九华山地藏菩萨露天大铜像(99米)出自河南洛铜集团金像艺术制品有限公司之手,这尊铜像从申报到批复,从动工到完工,前后历时20余年。河南洛铜也开始尝试走出国门,前往泰国和加拿大造佛。

    山西宇达是将造佛与青铜艺术品市场结合得最好的公司。它们不但为国内各大城市制造超过300尊巨型、大中型青铜雕塑,还团结了一批知名雕塑家,为其建立个人艺术馆,打造成一个“中国青铜艺术礼品王国”,设计制作2000余种高端青铜艺术礼品,其中包括限量版高仿国礼和韩美林、吴信坤、魏小明等艺术大家的作品,远销德国、美国、新加坡、越南等13国。


“灵山玩不起,一张门票210。”


    无锡灵山是旅游景区通过造大佛成功吸金的中国榜样,各省市考察团纷至沓来希望取得真经。

    国家宗教事务局研究中心主任张训谋在《挖掘宗教文化和谐资源促进社会主义文化建设》一文中点评:灵山本身并无深厚佛教文化资源,但通过现代手段对传统佛教文化再阐释、再塑造,灵山成就了一处现代化的佛教圣地。无锡把并非灵山所有的佛教文化统统收纳进来,从最具代表的高88米的灵山大佛和气势恢宏、精美绝伦的梵宫,到菩提大道、转经廊、九龙灌浴、阿育王柱、佛脚印、百子戏弥勒、天下第一掌、登云道等20多个景点始终围绕佛教文化展开。可以说是“创造了新的文化遗产”。
 
    “一尊佛能带来吸金效应,”王兆东说,“但景区造佛,投入大,风险也大,旅游市场需要长期培养,据我们了解,目前景区造佛的只能说有一半赚有一半亏。灵山能做成今天这样,人家用了20年的时间。”

    造一尊大佛正常要三四年,李帮成遇上的甲方总是催他最好两年一年半就完工,“他们总是想着早点盖好寺院,早点建好大佛,早开光早收益,早收门票,早收香火钱,早点带来旅游收入。”在李帮成看来,灵山不可复制,它所以能成功是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

    无锡灵山自称是目前我国乃至全世界最为完整,也是唯一集中展示佛陀释迦牟尼成就的佛教文化主题景区。它在1994年以“一棵老树,半段禅缘,两口枯井”白手起家,2011年,入园人数325万,门票销售额达3.15亿元,现金流达50多亿元,在全国旅游产业里名列前茅。
 
    曾有游客抱怨:“灵山玩不起,一张门票210”,进了景区,通常要请灵山三柱香,以便“增福添寿财更旺”:合缘香38元,健康香52元,求子香、状元香、还愿香128元,全家福套香238元,鸿福齐天香398元,财源滚滚香598元。然后去禅符寺写个缘,30元到1000元不等。看完灵山大佛和九龙灌浴,摸完佛手摸佛脚,饿了吃个素斋45元起,如果想请一尊万佛殿内同炉同水的真身佛像回家礼佛,请准备8000元,钱不够,可以分期付款,但得付利息。如果想让自己和家人的名字出现在88瓣莲花瓣中的其中一瓣,价格是108万元。

    灵山大佛开工前,时任全国佛教协会会长的赵朴初提出“五方五佛”说,“就中国而言,东西南北中,唯有东方缺少一尊大佛。北方有云岗大佛,中原有龙门大佛,西方有乐山大佛,南方有香港天坛大佛,如今,无锡的灵山就是东方大佛,这一下,五方五佛都齐整了,够了,以后露天大佛就不用再造了”。

    此后此起彼伏的造佛热,显然超出了他的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