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哥本哈根到中国

一件貂皮大衣的奇幻旅程


文/何雄飞 图—阿灿/新周刊
<<新周刊>>第417期
 





中国是全球最大的皮草消费国之一,也是最大的毛皮动物饲养国。一件貂皮大衣从哥本哈根到中国的旅程,不仅关乎经济、时尚、环保,还受“打老虎”的反腐之风所左右。



    糜建旗扛出四打水貂皮、狐狸皮,扔在白色大理石地板上,“都是进口货。”

    黑色、紫色、杂色的水貂和狐狸,被细绳抽紧鼻头,它们褪去了肉身,但鼻、眼、耳、前脚、后脚、尾巴依然保存完好,像个活物。“这只进价1000多块,这只3000多块。母的比公的贵,母的小只、毛短,穿起来显瘦。”浙江凯撒世家裘皮总经理糜建旗一边撩拨着皮货一边说,“一件大衣一般要拼10到30只貂皮。”

    这两天,他的店里有人一下买走几十件貂皮大衣,“开发票的,一般是公款。”这样的送礼大单如今越来越少,“习大大一声令下,党员都要听党的话”,糜建旗说,他一年能卖掉3000-5000件貂皮大衣,这在浙江省海宁市2000家裘皮工厂里,只能算中等规模。

    三月去海宁寻访裘皮老板是件困难的事,因为这时,他们正成群结队去海外抢购毛皮。

    “都去芬兰拍狐狸去了。”下午三点,糜建旗在手机上刷屏,“芬兰现在是晚上,天一亮就开拍,70%都是中国买家,其余是希腊、土耳其、俄罗斯买家。”


“这几年,哥本哈根皮草拍卖行终于开始提供啤酒和中餐了。”



    水貂皮、狐狸皮和波斯羔羊皮,是世界裘皮市场的三大支柱商品。裘皮中以水貂皮为贵,水貂皮因“风吹皮毛毛更暖,雪落皮毛雪自消,雨落皮毛毛不湿”,而享有“裘中之王”、“软黄金”的美誉。

    主导世界毛皮价格的是几大国际拍卖行:哥本哈根皮草、北美裘皮协会、美国传奇、世家皮草、俄罗斯联合皮草拍卖行。它们的每一次拍卖会上都会出现许多极具购买力的中国买家。

    哥本哈根皮草占据全球60%的毛皮交易市场份额,这里主拍水貂,是世界水貂皮的价格制定者。一年5个卖季要拍超过2100万张水貂皮,可以说,它的每次落槌都是世界毛皮行情的风向标。由它制定的“四色质量分级系统”(哥本哈根紫色、白金、葡萄酒红、象牙白)成为判断水貂皮档次的重要标准。每次拍卖,会吸引全球500多位买家到场,汉语、英语、希腊语、俄语、德语、韩语和日语此起彼伏。“这几年,哥本哈根皮草终于开始提供啤酒和中餐了。”海宁中国皮革城董事长任有法说。

    北美裘皮协会是世界上规模第二大的毛皮拍卖行,它卖的是世界上数量最大、质量最优的北美短针毛水貂以及种类丰富的野生皮,其金字招牌是毛短、丝滑、绒密的纯天然黑色水貂。世家皮草则主销狐狸毛皮。美国传奇的宝嘉美天然黑色短毛水貂是极品,是帕瓦·罗蒂、珍妮·杰克逊的所爱。

    俄罗斯的金字招牌是野生紫貂。2004年前,俄罗斯联合皮草拍卖会上并没有中国人,但这些年,170名买家中来自中国的会有20人左右,他们一般委托来自其他国家的拍卖经纪人下单,主要购买紫貂、水貂和狐狸,他们出手大方,总是会买走拍卖会上的大部分皮张,这些毛皮多数被运往香港和北京。

    三月,哥本哈根皮草的总裁托本·尼尔森没有待在丹麦,而是跑到海宁向500多名当地老板分析2014年的国际毛皮业形势。

    “我从业20年,从未遭遇像今年这样原料皮价格大幅下降的情况。”2013年12月卖季,哥本哈根毛皮价格下跌了35%,却只卖出当季600万张毛皮的15%。这让托本很头疼。在他看来,原因之一是暖冬;之二是令人无法捉摸的时尚,“谁都不知道女人明天会喜欢什么,我连对我太太的喜好也不敢确定”;之三是全球经济不景气;之四是养殖狂热,导致全球貂皮产量过剩,“皮张供应达到顶峰,而需求却处于波谷,毛皮业有泡沫,大家都在吹气球,气球不会自己放气,只能等谁吹最后一口爆掉”。任有法补充了三个原因:老百姓都套进房子里去了,“连卖毛皮的也套在里面”,台下老板们哈哈大笑;“八项规定”、“六项禁令”后,公款消费和送礼风骤冷,公务员不敢买也不敢穿裘皮大衣了;其次是电商的冲击。

    NE-TIGER(东北虎)皮草董事长张志峰在全国走了一圈,发现裘皮业“皮价高、卖价低、利润低、存货多”,“现在的裘皮业如危机之前的美国房地产业,2008年即将暴跌的中国股市,像是没有刹车保护下高速行驶的汽车,泡沫太大了。”

    毛皮业有句行话叫“涨五年跌五年”。国际毛皮协会提供给《新周刊》的一组最新数据显示,全球毛皮贸易价值达436亿美元(零售358亿,养殖78亿),几乎与无线互联网产业规模相当。国际毛皮协会CEO马克·欧顿说:“它显示毛皮行业这些年在迅猛发展。当然我们目前也面临一些挑战,如中国经济出现了下滑,毛皮拍卖的价格出现了波动。但是我们也看到一些积极因素,如北美最近的寒冷天气,以及越来越多的皮草出现在了秀场上。”


“到2015年,中国将成为世界最大的毛皮服装消费国,毛皮服装总需求量约为174万件。”


    在哥本哈根水貂养殖农场主的农场里,糜建旗闻到一股腥味。

    在他看来,丹麦所以成为世界养貂大国和养貂强国,得益于它紧邻波罗的海,属于不冷不热的海洋性气候,“人家那儿空气好,人少,安静,吃的以海鲜为主,腥,但皮好。你再看看中国,貂能好吗,即便从海外引进种貂,第一第二代还好,第三第四代就会变异、生病。”

    毛皮产业链覆盖养殖户﹑饲料供应商、狩猎者﹑拍卖行﹑商人﹑经纪人、硝染商、设计师﹑制造商﹑批发商﹑营销机构以及零售商。在糜建旗看来,养殖户最赚钱,“200元进一只,养大转手卖1000元,多的一年卖上百万张皮,少的也卖几万张皮。”

    国际毛皮协会称,中国不仅是世界最大的毛皮动物饲养国,还是全球毛皮行业从业人员最多的国家、最大的原料皮进口国、最大的毛皮服装生产国和出口国、最大的消费国之一……整个中国毛皮产业从业人员近700万人,惠泽了2000万人。例如河北省肃宁县,毛皮行业转移农村剩余劳动力8万人,占当地总人口比重的37%。“为农民提供了他们急需的现金收入。”

    “作为最大毛皮服装生产国和出口国,中国的毛皮服装生产和出口约占全球70%;作为最大的消费国之一,2010-2011年,全球毛皮制品零售总额为150亿美元,其中中国占了总额的四分之一。”国际毛皮协会中国代表处媒体总监朱晓琳说,“中国和俄罗斯现在同为全球最主要的皮草消费国,其他发展中国家如乌克兰﹑土耳其和哈萨克斯坦的市场需求量也越来越大。预计到2015年,中国将成为世界最大的毛皮服装消费国,毛皮服装总需求量约为174万件。”

    菲莎国际控股总经理、青年企业家毛皮委员会副主席吴应培说,中国的水貂养殖集中在天气寒冷的哈尔滨、大连、河北以及山东文登、威海等地,生产基地和销售中心则集中在浙江、广东、东北和北京。糜建旗认为,中国十个做裘皮大衣的,四个是浙江人、三个是广东人、三个是东北人。

    看中中国这块大蛋糕的国际拍卖行纷纷抢滩掘金。以哥本哈根皮草为例,2005年在北京设代表处,两年后,便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共同创立皮草设计工作室,并设奖学金,培养皮草设计人才。2007年1月,哥本哈根皮草在“中国皮都”海宁中国皮革城北大门最好的位置立了块广告牌:“享受生活的胜利,哥本哈根皮草,品质决定品位。”这块广告牌一年30万元,在当时属“天价”。随后,又成立海宁哥本哈根皮草学院,不定期开班教当地老板如何识别好毛皮以及如何制作和销售时尚大衣。除此之外,哥本哈根皮草吃住产业链,与余姚裘皮城、大营毛皮业协会、蠡县皮毛皮革协会成立发展联盟,并发起“皮草幸福代言人”全国时尚选秀活动。

    在海宁的宾馆和餐厅,你每天都可以遇到来卖皮革原料的意大利人、土耳其人、西班牙人、印度人和巴基斯坦人,来卖鳄鱼皮的泰国人,来卖裘皮的丹麦人、芬兰人、挪威人、加拿大人、美国人和俄罗斯人。在海宁中国皮革城的裘皮广场,连接各大店铺的通道直接以亚洲路、美洲路、意大利路、美利坚路、比利时路、英格兰路命名,标准的国际范儿。


“在冬天的哈尔滨,女人要么穿皮草,要么什么都不穿。”


    “杭州百货十几万一件,我们家是批发价”,店员用培训腔介绍,“你看,这是LV、迪奥、杰尼亚、芬迪刚刚上架的最新同款。”

    没有多少消费者真正了解貂皮,他们看中的只是款式。你在裘皮城忙着挑裘皮,裘皮厂的老板和设计师们则忙着在米兰、纽约、伦敦、巴黎的国际四大时装展上捕捉流行元素和“抄版”。

    “男人一件黑色貂皮大衣就可以卖很多年。”弗奥皮革设计总监张磊感慨,“可是,100件貂皮大衣,99件都是卖给女人,只有1件卖给男人。”他说,在海宁做皮草设计师是个体力活,“国外设计师一年只需要设计二三十款,我们一年要设计一百多款”,款式一年比一年更新得快,你刚出一个好款,3天后市面上到处都是同款,直到卖烂。

    任有法的说法是:“有时也不要太迷信设计师,设计师设计100件,只有三五件有市场,我知道有两口子,都是裁缝,他们就没请设计师,自己玩水貂、兔毛、獐子混搭,一天就能卖500件,皮卖了毛的钱。他们开时装展,一张门票卖200块钱。”他提醒裘皮厂老板要多注意从韩国“星星剧”里寻找时尚灵感。

    在海宁中国皮革城的裘皮广场转悠,你如果想买到一件真正意义上用进口貂皮制作的好大衣,至少要掏15000元,2万左右卖得最好,特别款卖五六万元,个性珍藏款十多万元,如果够土豪,也可以花30多万元买一件野生貂皮大衣。

    “每个人的衣橱里不能少的两件衣服,一件是皮衣,一件是裘皮大衣”,任有法算了一下,2014年有384天,闰九月,这意味着冬天特别长,对皮草商来说是个极大的利好。

    有老话讲:“在冬天的哈尔滨,女人要么穿皮草,要么什么都不穿。”托本·尼尔森说,以往,裘皮是少数富人、王室、总统夫人、演员、名流享用的奢侈品,20世纪50年代,美国的一件貂皮大衣和一辆凯迪拉克一样贵,但现在完全不同了,它已经从奢侈品变成高端消费品。

    在糜建旗的销售经验里,25岁到50岁的女性,私企业主和金领是貂皮大衣的主消费群,以前,东北是主消费区,如今,浙江、江苏、山东、内蒙古、新疆也是主消费区,随着裘皮的时装化与轻量化,气候不再是影响购买的重要因素。张磊认为,以前的流行色是黑色、紫色和卡其色,如今的流行色是本色、彩色和亮色。

    哥本哈根皮草发布的《2014皮草消费调研报告》称,80后的年轻一代是未来皮草消费的主力人群。年轻一代并不盲目崇拜大牌,反而坚持自我独到的个人品味。他们盼望看到更多时尚皮草款式,改变这一格局。例如暖冬时节,皮草不再单一强调保暖特性,整件厚实皮草大衣也不再成为主流,反而倾向皮草短打外套、多材质拼接披肩、皮草配饰等温暖小件;同时,夏季皮草势必颠覆传统,皮草饰边、皮草裙、混搭轻盈材质的时尚单品更加令人耳目一新。这些新颖皮草制品跨越季节、色彩、款式界限,比较受新一代消费人群欢迎。


“只要尊重生态和道德原则,奢侈没有任何错误。”


    “在西方,反皮草运动在20世纪80至90年代达到高峰,倡议反皮草的动物组织和公众人物激增,由名人影星代言、富有创意的文宣海报大量流传和散发。”行动亚洲动物保护团队中国区主管张媛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大部分民众并未意识到皮草制品背后对动物的残酷虐杀和血腥行为,对皮草工业带来的环境污染和破坏更是少有认识。”

    全球最大的动物权益组织善待动物组织(PETA)的一位工作人员在接受媒体受访时也指出,动物不是供我们食用、穿戴、做实验或娱乐的,我们应当确立和保护所有动物的权益。虽然很多人都消费得起裘皮,但他们应该去看看这些动物是如何死去的,由于裘皮消费的逐年增长,每年都有数百万的动物死在皮毛农场。

    国际毛皮协会中国代表处媒体总监朱晓琳回应:“利用动物毛皮没有任何错误,条件是要有良好的动物福利,而且没有动物物种会受到威胁或濒临灭绝。我们谴责一切残忍对待动物的行为,并且支持和倡导最高标准的动物福利和文明屠宰。要说为吃肉或皮革可以饲养动物,而为毛皮则不可,就过于矛盾、武断专行了。”她说,皮草服装不是毛皮动物生命的结束,而是一段艺术再造、价值升级的全新旅程,也是人类原始生存智慧的传承。

    针对穿皮草不环保的指责,朱晓琳解释,环境专家指出,和普通衣服相比,皮草才是真正环保的选择。因为从成分上看,皮草的化学成分是水、蛋白质、脂肪、无机盐和碳水化合物,是一种自然原料。一件皮大衣埋在地下只要一个月就能全部降解掉,比牛仔裤快5 倍,比亚麻快3 倍,有些化纤类服饰,埋在地下几十年都难以分解掉。“真正的环保人士是选择几十件穿几次就扔掉、加重环境负担的化纤衣物,还是选择一件高贵、典雅的皮草服饰呢?”

    针对虐杀动物的指责,朱晓琳说,国际毛皮行业强烈谴责捕杀任何濒危物种。对于所有牲畜而言,良好的动物福利意味着更高的产品质量,并且意味着更高的价格,不善待自己饲养的动物不符合饲养者的经济利益。虐待动物或在动物生病时不照顾它们首先会降低其毛皮的质量,同时将会为行业留下不好的印象。“需要指出的是,适用于毛皮动物饲养者的动物关怀规则实际上比适用于奶牛或绵羊饲养者的规则更加严格。”

    “毛皮未必是一种奢侈品,在寒冷地区是御寒必需品。穿皮草受到认可的程度低于穿皮鞋、戴丝巾或吃肉是没有任何道理的,因为这些行业都涉及以人类利用为目的的动物饲养”。朱晓琳认为,“只要尊重生态和道德原则,奢侈没有任何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