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脸、靠情商、靠猪对手

大汉实业上市秘籍


文/唐元鹏
<<新周刊>>第443期






刘邦从渣男到开国之君,是中国政治史中最没天理的事情,但如果从企业发展的角度看,他的买卖有着所有成功的元素。



    要说开国皇帝,有史以来恐怕没有比刘邦者更渣的了,隋文帝杨坚、唐高祖李渊都是贵族之后,真刀真枪干出来的;宋太祖赵匡胤、明太祖朱元璋起身草莽,也是上马将兵、下马管民的真才实干;游牧民族出身的成吉思汗、努尔哈赤也皆是雄才大略之辈。

    那么刘邦呢,日常生活习惯还是乡下流氓做派,酷爱在客人面前洗脚,贪图享乐,进了咸阳就睡宫女、敛财物,连比他更粗的粗人樊哙都看不下去。

    刘邦自己承认打仗不如韩信,智商不如张良,只有自我吹嘘:“夫运筹策帷帐之中,决胜於千里之外,吾不如子房。镇国家,抚百姓,给餽饟,不绝粮道,吾不如萧何。连百万之军,战必胜,攻必取,吾不如韩信。此三者,皆人杰也,吾能用之,此吾所以取天下也。”

    于是今时今日,网上无数文章以这一句追捧汉高祖,分析他的用人之道如何高明,但这些穿凿附会之辈,除了穿凿就没别的本事。

    刘邦唯一可称道的人事能力,也不过是渣的级别。张良这样的顶级牛人刚入伙时只是他的马夫,韩信去了也不过是个粮仓管理员。

    至于打仗治国,更是跟刘邦没多大关系,他御驾亲征负多胜少,直到大汉朝建立了,他老人家仍然有白登之败,如果不是陈平出馊主意摆平头脑简单的胡人,他连长安都回不去。

    这样的老渣男能得天下,真是让人想破了头也想不明白的怪事,但奇迹偏偏发生了。


刘邦起家靠脸靠神迹,这到现在仍然无解。


    据说刘邦酷爱洗脚,他许多次面试或者商业谈判都是在洗脚中进行的,比如面试重要谋士之一的郦食其,就是从洗脚开始的。郦食其好歹也算个名牌大学毕业生,哪里受过如此侮辱,挤兑两句后,老刘才收起了一副流氓样子。

    无独有偶,看过刘邦洗脚的不只郦食其,还有英布,这可是比郦食其实力强多了的一方诸侯,谁能想象一次改变楚汉争霸格局的并购谈判,是从刘邦洗脚开始的?

    人们肯定要问,这么一个粗鄙老渣男,凭啥就把企业搞上市了?首先他长了一张好脸,“隆准而龙颜,美须髯”。这说明渣男邦相貌堂堂,有着不同凡响的外表。命好不如长得好,这在任何时候都是真理。

    另外他还仗义疏财,“仁而爱人,喜施,意豁如也”,身边聚集了一帮乡间的人物,诸如萧何、曹参、灌婴之流。活脱脱就是一个演义里的宋江,只不过因为他长得好看,是加强版的宋江。渣男邦有情商,能笼络人,这也是必须承认的长处。

    还有一点,就是神秘的光环,刘邦起事是以斩白蛇为开端的,斩白蛇的故事到底是不是真的,已经无从稽考,但生长变异的白蛇的确有,在长隆野生动物园里就有许多,姑且当这是真事。

    白蛇在当时就是异像,甚至被看成神灵,要不日后怎么出了个白素贞?能斩白蛇的会是普通人吗?自从斩了白蛇,渣男邦的命运就进入了成功拐点,“诸从者日益畏之”。人们看他的眼光也顿时不同了,比如他老婆吕雉就说:“季所居上常有云气,故从往常得季。”季就是刘邦的曾用名。当时,他为了逃避官府追捕,逃到山里去了,山中经常有雾气不是正常的自然现象吗?

    当然,这些自然现象被他的党羽传了出去,加上那副好皮囊,怎么看都是天子人君之相了,就连张良也说:“沛公殆天授。”

    神话的力量在当时就是原子弹大杀器,要不然陈胜吴广也不会弄点石人、谶语什么的,为造反推波助澜了。

    但刘邦有着与所有家族企业相同的问题,只相信亲戚、同乡,樊哙是他的连襟,萧何、曹参之流是他的乡党。

    这样的企业有个特点,初期因为人心齐,干劲高,发展会比较迅速,从起兵到先入关中,前后两年,几百号人发展到十余万人马,一家来自沛县的乡镇企业一举成为地区性家族企业。

    然后,中国人都知道,一个全国性企业托拉斯来了,项羽担任董事长兼总经理,再然后就是那场著名的鸿门宴,刘邦的家族企业彻底被扔到了边远山区发展。

    家族式的企业经营模式走不下去了,他要成功上市,必须改革成现代企业,这就需要人。

    一个人要成功,亲戚老乡里必须要有能人,这属于班底,比如曹操,班底里有夏侯兄弟这样武力值超过90、统帅值超过80的堂兄弟;而刘备虽然缺少七大姑八大姨家的表兄弟,但人家和两位武力值超群的能人关羽、张飞拜了把子。

    刘邦也是如此,在他的班底中需要能人,至少要把人事、财权掌握在自己人手里。而在刘氏企业中,恰好有这么一位能人——萧何。

    萧何是刘邦赞过的汉初三杰之一,这位小吏出身的人物真有点本事,他在人事总监与财务总监的位置上干得非常出色,不但把关中治理得井井有条,后勤物资、兵员源源不断供应前线,还在月夜追了一把韩信,这也是刘邦这个地区性家族企业最终上市的转折点。


董事CEO韩信——一次难得的企业形象广告。


    说起韩信,依然要从刘邦渣到极点的识人用人本事说起。韩信干革命是从普通一兵开始的,最早投了项羽,当了执戟郎中,相当于贴身卫队,由此可见韩信的武力值也不差。

    但投奔刘邦之后,他连卫队都混不上,甚至连马夫都不是,只是仓库保管员(连敖)。仓管员没干稳当,韩信就上了刑场,通常这时候,大人物都会喊一嗓子,比如宋江,一上刑场就仰天长叹。

    但韩信当时没那么大的名堂,他只能喊别的:“大王想夺天下,怎能杀壮士!”果然有点英雄气概,就这么着,监斩的夏侯婴放了他一马。

    仔细分析一下这段故事,怎么看都不像史实,要知道此时刘邦连栈道都烧了,不就生怕项羽疑心他要出川争天下吗?这时,韩信这个项羽营里投来的人,喊这样的话,不是在给刘邦挖坑吗?所以,此事多数是后人杜撰的。

    韩信怀才不遇,是因为没人知道他的才能吗?非也。无论刘邦身边的大将夏侯婴,还是最为倚重的相国萧何,都对韩信的才干推崇备至,数次向刘邦推荐,但刘邦就是视而不见。最后,便有了人尽皆知的萧何月下追韩信。

    CEO通常有两种,一种是像乔布斯那样董事长兼总经理一手一脚白手兴家,另一种是在自家企业中从小卒一步一步走过来。在现代企业中,研究人员发现,女性成为顶级CEO前平均为同一家公司效力23年,而男性时间短些,但也要长达15年。

    这是现在,在一个社会分工成熟的时代,骤然显贵的事基本不可能,但在秦汉之际,在那个英雄莫问出处的时代,韩信就这么上位了。

    韩信的上位是一个偶然事件,刘邦的家族企业需要转型,显然那些来自沛下的老弟兄是无法承担如此重任的;另一方面由于被发配到偏僻的汉中,也无法吸引到已经被封为王侯的陈余、彭越、英布甚至魏豹这类已经成名的CEO加盟;最后,汉军急着出山争霸天下,也没有15年等韩信一步步升到这个位置。

    萧何、张良的推荐也有冒险成分,但一个佩剑的贵族后裔,一个懂兵书的年轻人,一个在项羽帐下听过差的郎中,既是名牌大学毕业,又在大企业有过距离决策层非常接近的从业经验,韩信履历还过得去。当然,得到萧何、张良两大牛人的推荐,这人又怎能错得了?

    再说,这次升迁也是一次难得的企业形象广告,千金买马骨,胯下之辈汉王都能拜为大将军,其他人有什么理由不对前程抱有幻想?于是在此之后,陈平来了,郦食其来了,还有陈余、张耳、魏豹等都先后与刘邦同盟。

    以后的故事就不用细说了,韩信封了齐王,把CEO做成了董事CEO,他也成了有史以来最牛叉的CEO,没有之一。


CIA局长、国家安全委员会首席委员张良。


    有人认为民国特工王戴笠是蒋介石最重要的手下,他的谍报,他的暗杀,他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是蒋公最需要的助力。要不然为啥他一死,国民政府及军队就被我党渗透得一塌糊涂?

    之于大汉实业老板刘邦,必须有一个留在阴影之中,搞暗杀,搞间谍,为老板做些见不得人的事情的人。张良就是刘邦的超级特工,这是许多人看不到的实质,而且这也是大汉实业能够上市的幕后黑手。

    张良论出身是韩国贵族后裔,在那个时代这是响当当的牌头,几乎等于今天的清华北大毕业;再论人品,收留朋友杀人犯项伯,对朋友有情有义,项伯也因此一生报答他的救命之恩;最后论能力,当刘邦还在田间地头扯淡泡妞的时候,当项羽远望着秦王嬴政的车驾过嘴瘾的时候,张良在未冠之年就散尽家财,募勇士到博浪沙扔大铁锥搞恐怖袭击,可以说博浪沙的大铁锥打响了推翻暴秦王朝的第一枪。

    但你猜这么一位锋芒毕露、才华横溢的青年才俊最初投入刘邦军中时得了个什么职位?你没猜对,只是个马夫。

    “沛公拜良为厩将。”相当于今天的企业里汽车班班长。给古往今来智慧第一的人物这样的官职,斯斯文文的张良哪里像个马夫?刘邦看人眼光真是视黄金如粪土啊。

    虽然司马迁想方设法给刘邦找辙,说什么“良数以太公兵法说沛公,沛公善之,常用其策”,但这几乎是不可能的,哪个大老板没事听听司机班班长的计策?张良还拍刘邦的马屁,沛公之才就是上天授予的。

    只是,马夫的职业起点实在太low,马屁也拍了,就是不得老板赏识,此时太史公笔下见不到张良任何献策。张良干得非常不爽,到了薛,就辞职不干了,直接找到项梁也就是大黑帮楚国的老大,讨了个差事去立韩王。这是张良第一次离开刘邦。

    直到刘邦经略洛阳,张良才引兵再从了沛公,这时他还是韩王的人,但水涨船高,此时他终于和刘邦说上了话,估计刘邦印象中依稀记得这人不是我的马夫吗?但没办法,人家已经是韩王帐下重臣。刘邦这人虽然看人的本事实在有限,但也终于知道张良的分量了,此时便把张良留在身边,但最多只能算借用。

    鸿门宴的故事由导演陆川演绎过,有多少脑补多少史实,大可不必细究,反正张良有功是肯定的。但事情过后,刘邦只是赏了一堆金银珠宝给张良,“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对张良这样的人,刘邦怎么能以小利收买?瞧瞧张良,立马将财货给了项伯,就是那个潜伏在项羽身边的超级间谍。

    这一幕连太史公都不知道怎么写了,只能捏着鼻子为尊者讳,说是刘邦又给钱让张良去贿赂项伯请封汉中的地方。

    在此后,张良再度与刘邦分开,直到韩王被项羽杀了,他才第二次投入刘邦的怀抱。此后,张良正式封侯,成了刘董事长的左膀右臂。

    张良之于大汉实业,如何论功都不为过,但可惜即使聪明如张良,在他的职业生涯中还是得罪了人,这个人不是一般人,而是一个企业中必不可少的,董事长的亲信甚至连襟樊哙。

    张良得罪樊哙有两次,第一次是刘邦入咸阳,樊哙是个实在人劝刘邦别老沉湎女色,刘邦不听,然后张良也劝了,刘邦就听了,这不是得罪人吗?第二次就是鸿门宴,张良和刘邦扔下正在玩命吃猪肉刺身的樊哙跑路了。

    虽说两次得罪都情非得已,但樊哙毕竟是刘邦的连襟,张良很有危机意识,等到大汉建立后,他就告老不干了,樊哙也没法再找后账。

    话说,樊哙这种忠心耿耿也不乱搅和的连襟,也是一个企业中不可或缺的人物,他能上酒桌拼酒,特别能吃猪肉刺身,关键时刻还能帮老大扛刀,这种企业中的办公室主任兼保镖的角色,在任何时候都少不了。

    就这样,刘邦这位沛下渣男扶摇直上,在他的企业里,有顶级CEO韩信,有顶级间谍与智囊张良、陈平,有顶级人事总监、财务总监萧何,还有特别忠心且不搞事的樊哙、曹参、周勃等嫡系,这样的企业没有理由不做大。

    相比之下,项羽这位贵族出身的富二代,能力太强,董事长是他,CEO是他,在前线冲锋陷阵的销售总监还是他,好不容易有一位干脏活的顶级阴谋家范增,还把人给弄死了;因为赏罚不公,又把各地区总分销商全给得罪光了。这样的买卖岂能不黄?

    总结刘邦的成功与失败经验,第一得是外貌党,第二得有情商,第三啥都没有,他的对手必须是个不会做买卖的富二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