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束与开始:光复河山300万


文/王戡
<<新周刊>>第449期



    1945年8月9日,苏联红军进攻关东军后,在延安的中共中央主席毛泽东发表了《对日寇的最后一战》,要求“八路军、新四军及其他人民军队,应在一切可能条件下,对于一切不愿投降的侵略者及其走狗实行广泛的进攻”。8月10日,日本乞降消息传来,蒋介石也命令各战区以主力挺进,解除日军武装。国共两军各路部队,纷纷向日军占领的县市开拔。

    8月24日,一支军队开到南京市郊,指挥官还到中山陵拜谒。这支部队所携装备旗帜、所用公文关防,全是正规中国军队的制式,只是官兵所说的语言让南京人完全听不懂。

    三天之后,中国陆军总司令部副参谋长冷欣飞抵南京为接收打前站时,这支部队立即撤走了。南京群众事后才知道,这支昙花一现的接收队伍,是活动在大别山东麓的桂系部队第七军,带队的副军长李本一得知日本投降之后,不待请示上级便带领一个团兼程疾进,得以率先进入南京,很是风光了一把,却也付出惨痛代价。

    李本一因违反军令被判了刑,其他人欢庆抗战胜利的时候,他只能蹲在牢房里等着家人送饭。

    在国民党军向日军占领区挺进的同时,位于敌后的八路军、新四军也开始出击,接收与根据地邻接的各县市。但是,一个现实问题摆在眼前,此前由于筹备中共七大和开展整风运动,各大抗日根据地的军政首脑多数留在延安学习。

    抗战胜利之时,邓小平、刘伯承、陈毅、聂荣臻、陈赓、萧劲光、杨得志、陈锡联……这些赫赫有名的抗日将领在延安已经近两年,迫不及待地想要回到前线去,可这时再用地面交通方式,最快也要两个月才行。

    费了十天功夫,才找到最快捷的方法——美军驻延安观察组同意这些人搭乘美军的C-46运输机前往山西黎城。登机之前,大家还合了一张影,陈毅还打趣“要是我们摔下来了,将来就用这张照片开追悼会吧”。最终,飞机还是顺利抵达目的地。

    8月21日,日本中国派遣军副参谋长今井武夫抵达湖南芷江,听中国陆军总司令部参谋长萧毅肃传达命令。同日,日本关东军59.4万人向苏联红军投降。

     随后的日子里,中国军队开赴越南受降、中国政府签署《联合国宪章》、中苏两国缔结友好同盟条约、毛泽东赴重庆与蒋介石会谈、徐永昌上将代表中国参加密苏里号上举行的盟军受降典礼……9月3日之前,这一系列事件似乎都预示着战后中国将向着和平发展。然而,历史永远不会如人所愿,这不过是另一幕大戏的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