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民“入侵”德意志

你属哪座城?


文/赵渌汀
<<新周刊>>第453期








柏林贡献糖果和面包,慕尼黑提供啤酒与足球,而法兰克福则让难民能找到工作。



    2015年9月9日,柏林波茨坦广场中央的大屏幕里,德国总理安吉拉·默克尔面带微笑张开双臂,说道:“所有逃难来到这里的朋友,德国欢迎你们”,“我们如今正在经历的事情,将在往后几年让我们国家有得忙,并改变我们的国家”。痛哭流涕的难民们手持“Thanks,Germany”(德国,谢谢)横幅向柏林走去,向慕尼黑走去,向心中的美好生活走去。

    但谁也没想到的是,这位连续五年被评为“全球最具权势女性”的德国总理,在五天后断然宣布,德国与奥地利的边境恢复边防控制,以便更好地管控涌入的难民。短短几天内总理如此自相矛盾,难怪德国媒体要打出“默克尔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的粗体标题了。一个高调欢迎难民入城的国家,一个几乎每天都有难民遭袭的国家,真如外界所说的那样,难民“入侵”德意志后,德国社会“向后转,齐步走”?

默克尔慷慨接纳难民的原因,被解读为“对人口结构和城市发展的高瞻远瞩”。

    “我们在路上,鲜花掌声在远方!”火车载着上千名难民越过匈牙利边境,进入奥地利疆土,前方到站是慕尼黑,是柏林,是法兰克福。那里德意志国歌高响,那里三色旗迎风飘扬。

    这千余名难民来自科索沃、叙利亚、阿富汗等国家,国内局势的动荡令他们背井离乡,外界将他们称为“难民”。后来叙利亚的难民们渐渐发现,只要进入德国国境,就可以获得避难权。这个消息传开后,稳定、富裕的德国成为难民们的理想之地,他们高喊“离开旧土地,发现新世界”,登陆欧洲海岸。一句“到欧洲去,到德国去”的口号,绝对能够一呼百应:柏林贡献糖果和面包,慕尼黑提供啤酒与足球,而法兰克福让难民找到工作,重拾信心,收获尊严。

    《纽约时报》的报道,似乎佐证难民们的心声——“到德国去!”2015年9月5日至9月6日,数万名聚集在慕尼黑的难民在德国政府安排下,被送往其他城市:多特蒙德接纳了1500人,布伦瑞克650人,萨尔费尔德470人。就在难民们抵达德国国境的两天内,已有近两万名难民迅速得到安排,即将开始新生活。那些滞留在布达佩斯的难民,亲切地称德国总理为“圣安吉拉”,并用诸如“God bless you”(上帝保佑你)的标语来表达对德国的肯定及感激。

    与欧洲另一发达国家法国相比,德国对于难民的接纳度显然更高。同济大学德国问题研究所教授伍慧萍认为,对于外来移民的态度,德国与法国有很大区别:德国注重将移民吸纳进本土社会,法国则注重同化外来人群。德国整体政治、经济发展水平明显好过法国,对于移民注重融入,也是难民选择德国的原因之一。

    而默克尔慷慨接纳难民的原因,被很多专家解读为“对人口结构和城市发展的高瞻远瞩”。《金融时报》专栏作家西蒙·库柏(Simon Kuper)在《欧洲为何应该欢迎更多外来难民?》一文中谈到难民对于德国城市发展的重要性:“德国正在变成老年人的家园,国家出生率已达人类历史最低水平。”根据德国贝塔斯曼基金会的统计,德国每年至少需要输入35万人才能维持稳定的劳动力供应,这也吸引了不少有抱负的年轻人到德国发展。“在这一点上,安吉拉(·默克尔)比戴维(·卡梅伦)积极得多。”

    而总部位于柏林的生态研究所(Ecologic Institute)的高级研究员斯蒂芬妮·文德尔(Stephanie Wunder)认为,许多欧洲城市人口并不稠密,比如德国东部闲置的工业用地很多;可以通过提升人口密度,为新到的移民创造空间,从而为德国的工业化发展提供新的动力。他期望难民的“入侵”,能像默克尔所希望的那样,“给德国带来更多机会,而不是风险”。

德国人或许乐于用糖果来欢迎涌来的难民,但是他们愿意为了安置这些人而连续几星期放弃业余追求吗?

    “我们的接待能力已明显接近极限。”9月6日晚间,巴伐利亚行政区政府发言人西蒙妮·希尔格斯(Simone Hilgers)这样表示。

    德国《每日镜报》刊出这句话后,立刻在德国引发巨大争议。其实早在今年8月21日,德国东部萨克森州的海德瑙(Heidenau)小镇居民就举行过示威游行,反对利用镇内废弃建材市场改造而成的难民收容所。对于难民的责难,在9月25日的莱比锡达到顶峰:包括叙利亚人和阿富汗人在内的大约200名难民在暂住地用木板、桌腿和床架大打出手。

    《金融时报》的观点认为,在默克尔因欢迎难民而受到世界各国的称赞之后,柏林方面试图降低德国的“吸引力”,尤其是对经济移民而言,措施包括在最初的接待中心以实物福利来取代发放给寻求避难者的现金福利。

    另一方面,难民危机给德国警方带来了额外负担。9月28日,德国《世界报》报道称,德国各大城市的警察需要为新来的难民登记入册,调解收容机构内的冲突,保护难民免受极右分子的伤害。警察工会副主席约格·拉德克表示,“警方已经达到负荷上限”。

    德国记者尼古劳斯·布洛梅对于德国现阶段吸纳难民的政策并不乐观:“吸纳多达100万移民的后果刚刚开始显现。先考虑其中一个后果。随着暑假结束,很多学校发现它们的体育馆已经让给了难民。这是顺理成章的事;很少有其他建筑既有卫生间设施,又能安置大量人。但是这也将带来麻烦。除了学校上课外,这些体育馆还是老老少少体育俱乐部的大本营。德国人或许乐于用糖果来欢迎涌来的难民,但是他们愿意为了安置这些人而连续几星期(甚至更久)放弃自己下午和晚上的业余追求吗?我表示怀疑。”

    所以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默克尔在高调宣布接收难民的五天后,会谨慎地恢复边境控制,以限制过多难民涌入。下一步,她的确应该谨慎考虑难民政策了,毕竟她肩负的,是全欧洲的荣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