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宏江的硅谷挖人十年史


文/邝新华
<<新周刊>>第453期



从2004年到今天,张宏江不断地去美国硅谷挖IT青年,他挖回的数百海归现在已成中国IT业的中坚,他说,对年轻人最好的鼓动方式是,告诉他们,回国可以创造历史。



    9月,中国互联网界大佬们纷纷去美国刷脸。

    出发前,金山集团CEO张宏江花了很多时间亲自做演讲PPT:“聊一聊云那点事”。

    张宏江,丹麦科技大学电子工程博士,2011年接受雷军邀请,出任金山软件CEO、执行董事兼金山云CEO。

    张宏江的美国行程是:去西雅图老东家微软总部,参加中美互联网论坛,随后到西雅图和斯坦福大学,向当地优秀IT青年分享创业经验,最后南下参加硅谷的GMIC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他的主要任务除了推广金山云,就是通过西雅图和斯坦福大学的创业分享会招聘IT青年回国创业。十年前,他就曾背负微软亚洲工程院的任务到美国招了数百IT青年回国,这些海归现在已成中国IT业的中坚,张宏江也因此被称为IT界的招人“狂魔”。

凭着张宏江对中国创业前景的描绘,数百硅谷人跟随他回国创业。

    当时,作为微软亚太研发集团首席技术官、微软亚洲工程院院长,张宏江在西雅图、斯坦福大学及硅谷等地连续多年大量招聘,一开始招二三十个人,最多时一年招七八十个人。凭着他对中国创业前景的描绘,数百人跟随其回国创业。微软亚洲工程院迅速从二十多人发展到上千人,成为中国IT界的黄埔军校。

    小米七个联合创始人之中,总裁林斌和副总裁黄江吉就是当年被他挖回国的。

    黄江吉人称KK,香港人,毕业于美国普渡大学,1997年入职微软,负责微软商务服务器高性能数据分析系统,年少成名。张宏江找他时,他已在微软总部工作七年。黄虽想回国,但担心国内环境不如美国。张宏江劝:“如果我是你,我就去做手机。中国人现在人手一部手机,这个市场有多大?”

    黄江吉真的去做手机了。当时微软亚洲研究院在研发Windows Mobile,不到30岁的黄江吉成为微软中国研究院的首席工程师,负责Windows Phone7多媒体、浏览器、即时通信等项目研发。故事发展到后来,黄江吉被雷军和林斌拉入小米创业团队,并开发出风靡一时的米聊——可惜微信实在太强大。

    小米科技总裁林斌也曾是微软人。2003年,林斌协助张宏江和张亚勤创办微软亚洲工程院。张宏江还记得,有一次他要查找一个文件,林斌直接在Windows上打开DOS窗口搜索文件。“这才是真正的工程师。”

    金山WPS办公软件联席CTO萧圣璇也是张宏江带回来的人。这位香港长大的台湾人是华盛顿大学“最优等毕业生”,1993年毕业就加入微软总部。2004年年底,萧圣璇参加了微软亚洲工程院在美国的招聘交流会,当天晚上就给张宏江发了邮件。还没等到张宏江再次到美国,他就飞到北京办公区参观。那是周六,张宏江对他说:“我们就像创业公司一样,即使在周末也会有人来上班。”在微软总部过惯了周末的萧圣璇不信,走到三楼办公室一看,发现竟然有一半的人在工作。张宏江没想到,这景象不但没吓跑萧圣璇,反而激起他的斗志。不久后,萧圣璇成为其中一分子——微软亚洲工程院高级工程总监。

    张宏江说:“这次去美国,我已经不是为了一家公司招聘,而是要去布道,中国的机会太好,我要把这里的精彩告诉他们,让大家不要错过这种机会。”

对年轻人,最好的鼓动方式是,告诉他们,回国可以创造历史。

    2004年,去硅谷挖人的张宏江最难说出口的不是北京的沙尘暴、简陋的生活条件以及挂不上号的医院,而是工资要降一半。

    “理性去说,很难说动他们,即使我很艺术地说中国的消费也比较低,房价也不高。”张宏江要消除这些自视甚高的“谷漂”对回国的恐惧,“回北京可以吃香喝辣,还可以去卡拉OK”。

    硅谷IT青年的另一个顾虑,也是当时张宏江被问得最多的问题:如果在微软亚洲工程院混得不好,怎么回美国?这也曾是张宏江的困惑。从1995年开始,他每年都会飞回中国,考察IT业发展趋势。到1998年夏天,“我突然觉得该回国了”。半年后,微软中国研究院院长李开复向他抛来offer。那时张宏江正在美国惠普,事业蒸蒸日上。“如果那时不想回国,这个决定就很难做,”张宏江说,“我的基本哲学是,大的决策要靠感性来做,因为你是算不出来的。”

    张宏江回国时有人问他:你会在微软待多长时间?他当时一想:三年吧。但他对太太却说:两年就回。又有人问:三年后你要干吗?张宏江说:找家国内本土公司。但他万万没想到,只用十多年时间,中国的互联网就已经跟美国并驾齐驱了。

    张宏江再也没回美国工作,而且,他从美国招回来的人“几乎没人往回走”。2004年第一次去美国招人时,张宏江底气不足。随着微软亚洲工程院的壮大,2008年以后,张宏江再也不用去美国布道,很多人主动申请加入。

今年,张宏江再去美国招人,工资问题已不用遮遮掩掩,因为差距已经不大,“中国机会十倍甚至百倍于十年前,范围和种类也比十年前更多更广”。

但面对硅谷青年,张宏江还要回答另一个棘手的问题:要回国,为什么不去BAT,而是要到金山呢?“我知道他们的需求是什么,因为我曾经就是他们的一分子。BAT固然好,但已经是成熟公司,而金山则是迅猛发展的创业公司。”

    张宏江说,对于年轻人,最好的鼓动方式是,告诉他们,回国可以创造历史。“你在美国带一个三五人的小团队,但是在国内,只要有能力,很快会变成三十人,甚至三百人。”张宏江经常对海外青年说:“如果当年就有如今的创业环境,我一定会选择创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