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掉虚拟,这就是现实

VR来了!


文/邝新华
<<新周刊>>第458期



2016年被称为虚拟现实(VR)技术元年,最欢迎VR设备的是游戏公司以及视频公司。有业界人士称,“移动VR会是未来的趋势,会占到整个市场的90%”。然而,内容是目前虚拟现实行业的短板。







    2014年1月,深圳。3Glasses CEO王洁拿到的工程样机是一个用透明胶布粘着的元器件的集合体。但那天的兴奋,两年后都还在,“大家戴上后,一刹那就明白了”。王洁说:“明白了它是什么。它有能力向我们解释我们做了十年都解释不了的东西。”

    2014年3月26日,Facebook 以20亿美元收购虚拟现实(Virtual Reality,简称VR)领头羊Oculus VR。王洁突然发现她做的这个头盔这么值钱。同年10月,王洁在北京发布国内第一款量产的虚拟现实头戴显示器。
2015年以来,诸多互联网视频公司都开始在自己的节目现场用VR直播,只要在电脑前戴上头盔,就可以360度无死角如本尊亲临那样看到演唱会现场。

    第一场有影响力的虚拟现实直播却是NBA做的。2015年10月,NBA、Turner Sports和Next VR联手,那是这个赛季的开幕,金州勇士队对新奥尔良鹈鹕队,不过要用三星Gear VR来看。NBA总裁Adam Silver曾经提出让全世界球迷都能亲临现场看球的目标,虚拟现实可能是最好的技术实现方案。虽然这次直接的效果还不算好,扭头看观众席时还是模糊的画面,但这至少是个开始。

    VR是下一个风口,这是Facebook用20亿美元下的赌注。IHS预测,到2020年年底全球虚拟现实头盔销量将达到3800万,虚拟现实头盔销售总额在2016年将达到11亿美元、2020年将达到27亿美元。Facebook一注,资本、硬件创业者、内容开发者纷纷涌入,王洁说:“最近半年的用户增长超过之前10年的总和。”
 

VR设备,手机的下一个替代品。


    风投公司 CB Insight统计,2014年全球 VR公司风险融资达7.75亿美元,2015年上半年是2.48亿美元。
IT界大佬们都在虚拟现实上投入了不少资源,微软、谷歌、三星、索尼、HTC都有产品。三星在2014年推出的Gear VR头盔,用Micro USB接到智能手机上,就能在2015年10月看到金州勇士队对新奥尔良鹈鹕队的比赛。
谷歌的虚拟现实眼镜叫“纸板”——Google Cardboard,连到安卓手机就能用。微软说,它的“Windows Holographic”是个“全息影像系统”,还能支持传闻中的“微软头盔”HoloLens。

    IHS数据发现,最近两年77%的虚拟现实投资或收购都与虚拟现实娱乐有关。IHS报告还指出,2016年虚拟现实游戏市场将达到4.96亿美元。

    所以,游戏领域的巨头索尼借着“Project Morpheus”(梦神)项目将业务重心转向虚拟现实领域,以配合PS设备就不足为怪了。PlayStation VR以及HTC Vive都将在2016年在中国市场开卖。众多国内外的虚拟现实消费者级别产品在2016年的发布,使2016年被称为虚拟现实技术元年。
IHS数据预测,2016年PlayStation VR将卖出150万台、Oculus Rift将卖出56万台、HTC Vive将卖出44万台。
除了索尼,想借虚拟现实转运的还有Facebook。“我最大的遗憾是,Facebook没有一个自己的移动操作平台来完善应用生态系统。”马克·扎克伯格说,VR将成为手机的下一个替代品,像当年手机取代台式计算机一样,“当Oculus逐渐成为一个成熟的平台之后,我有理由相信人们同样会像前者那样花费40%的娱乐时间在体验虚拟现实。”


“你们做出来卖给谁啊?国内VR内容从业人员也就几百人。”


    也许不止40%,从ChinaJoy(中国游戏业最大的年会)大会上人们对虚拟现实的狂热可以看出来,人们甚至会进入了虚拟而忘却现实。

    2014年5月,王洁做出3Glasses的第六代工程样机“小黑”——黑色的盒子。一朋友飞到深圳要看他们的样品,看完后极力鼓动王洁发布这个产品。王洁抱着“是骡子是马拉出去遛遛”的心态,参加了7月的ChinaJoy,在29日的Unity(Unity Technologies,三维视频游戏开发工具)之夜首秀。

    当时,Unity只展示了两个虚拟现实的产品:Oculus和3Glasses。当时王洁跟Unity的人提出要求:“Oculus一定要在我旁边,我不怕对比,有对比才知道好不好。”王洁说:“那次已经是第九代工程机了,参展前一天,才从深圳带来,膜都没撕。”

    3天,8000人的流量,“一个人平均一分钟到一分半钟,从早上八点半到晚上六点半基本上没有断过,排队的人都快把场子堵了”。第二天有媒体发了一个报道:Oculus跟Unity针对中国用户发布了一款新的产品。王洁哭笑不得。三天的街测,“员工累倒两个,四台工程机都还活着”。这让她坚定了量产的决心。

    在与富士康签下量产协议后,10月,3Glasses在北京开了第一代虚拟现实头盔D1的发布会。“第一批次就跟富士康签下了5000台,这也是富士康全球第一次做虚拟现实头盔。”后来跟王洁接触的一些投资人惊讶于5000台的数量,就连手环都只做一千几百个,“你们做出来卖给谁啊?国内VR内容从业人员也就几百人”。

    也就是那半年,很多VR创业团队拿到了投资。3Glasses也在年底拿到了3000万元人民币的A轮融资,公司名就叫“深圳虚拟现实科技公司”。


“移动VR会是未来的趋势,会占到整个市场的90%。”


    除了VR头盔,VR手机盒子是国内VR创业的另一路径。前者需要用PC运算,成像效果更好;后者直接用在手机上,获取用户更快。

    暴风科技CEO冯鑫说:“很多人说暴风科技做虚拟现实是为了在A股炒概念,还有人问我如果现有的暴风科技全不要了(去做虚拟现实)敢不敢?我给自己的答复是肯定的。”

    暴风科技也早在2014年9月就推出一款VR设备“暴风魔镜”。直接接入手机就可以看到虚拟的画面在现实的物体上呈现,移动状态下更适合增强现实(Augmented Reality,简称 AR)。

    2015年11月,联想与一家VR公司蚁视科技合作推出乐檬蚁视VR眼镜。蚁视CEO覃政说:“通过这个眼镜可以直接看见手机桌面、图片、电影,玩所有手机游戏。”此前,魅族与拓视科技Depth-VR也推出过基于魅族手机的VR头盔。

    暴风魔镜CEO黄晓杰说:“移动VR会是未来的趋势,会占到整个市场的90%。”

    最欢迎虚拟现实设备的是游戏公司以及视频公司。YouTube已经支持全景视频的播放。在国内,两年来,除了暴风影音,爱奇艺、乐视、优酷土豆也都纷纷宣布启动VR内容的制作。在2015年的土豆映像节上也首次采用了VR全景拍摄技术,一个360度的摄像头高高地举在观众席之上。

    电视刚刚生产出来,电视内容还很少,这就是虚拟现实内容领域的现状。投资硬件的多,但投资内容的少。有业内人士称,目前VR 原生内容团队拿到投资的还不超过5家。虚拟现实设备厂商们只好各自发展自己的内容。

    2015年8月,在ChinaJoy上,3Glasses发布开发者支持计划,给符合条件的申请者送一台3Glasses D2头盔。目前,3Glasses的两代产品——D1和D2,大多数用于开发者做内容。如果你买了3Glasses头盔,平台上总共会有35款游戏、80个视频供你玩。王洁希望把内容平台搭建好,让下一代的3Glasses消费级产品出来时,能够定期有新内容更新。

    暴风科技此前和松禾成立了1000万元人民币的VR 投资基金,用于投资游戏内容。虚现科技CEO庞晨认为,美国虚拟现实行业各类业务发展均衡,硬件、平台、内容、适配都有人做,但国内集中在设备方面。内容是虚拟现实行业的短板,同时也是机遇最多的领域。很多游戏和视频的制作者,都已经在虚拟现实门槛之前跃跃欲试。

    虚拟现实的内容还处于从零开始的阶段,可以诞生很多从零到一的爆款。它们会是一种全新的玩法、一种全新的世界观。很多投资人曾经问王洁的目标:“你要卖多少台设备?”王洁却说:“这不是我想要的。我想要的是:我们真的可以在现实世界之上再造一个世界出来。甚至以后每个人都可以在我们的平台上创造自己的世界,让朋友们来参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