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三板里有奇葩


文/文/邝新华
<<新周刊>>第460期



奇葩公司到处有,新三板里特别多。在投资者印象中,只有那些履历不光鲜,上不了主板和创业板,却又不甘心的企业,才会纷纷挤向新三板,那么,新三板到底收留了些什么样的公司



    有段子说:新三板是一个只要活着就能上的股权市场。

    在投资者印象中,只有那些履历不光鲜,上不了主板和创业板,却又不甘心的企业,才会纷纷挤向新三板。
新三板是块什么板?

    它的学名是“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起源于2001年,是主板、创业板之外的股权交易市场。2006年,中关村科技园区的非上市公司可以进入这个系统进行股份报价转让,史称“新三板”。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号召下,2013年新三板突破国家高新区的限制,成为主要针对中小微型企业的全国性的非上市股份有限公司股权交易平台,从而引发一轮创业公司挤着上新三板的热潮。

    新三板企业,真的这么让人不敢下手么?

    2015年8月26日,天涯社区在新三板挂牌交易,首日无成交。很多互联网老兵以及天涯老用户感慨,当年的中文第一论坛,今日竟然沦落到新三板上市。上市之前的2013年和2014年,天涯社区分别亏损3161万元和4465万元。
   
    20万户投资者对天涯社区保持了两个工作日的观望,直到8月28日才发生11000股的交易,成交金额为17.8万元。

    更尴尬的企业是虎嗅科技,从2015年12月1日挂牌起到2016年1月6日,仍然是零成交——有人这样评价:“宴会已经开席,客人却没来。”客人其实来了,只是开出了白菜价。2015年12月17日下午,有投资者挂出20手买单,价格为每股2.00元。这一价格比2014年云鑫投资购入虎嗅的价格还要低三分之一。过了一年,公开卖时比私募时的价格还低,上新三板没有让资本增值,反而把投资者们套得结实。
在新三板,与虎嗅一样的零成交企业多到让你意想不到。2015年年底,很多研究机构发现,与主板的大跌不同,新三板的股价连跌都不跌。有2855家新三板企业从2015年1月1日到2015年12月30日,全年零成交,占全部挂牌企业的56.28%。

    而据官方统计,2015年是新三板的丰收年,新三板挂牌企业在2015年年底达到5129家,有3400多家企业在这个股权市场挂牌交易。据全国股转系统信息研究部的数据,2015年新三板市场总融资额是1173亿元,平均单次融资4800万元。投资者账户数在2015年12月底达到221342户,其中机构投资者22717家、个人投资者198625户。


宁财神、慕容雪村、天下霸唱、孔二狗……所有这些爆款IP都没有变成天涯社区的现金流。


    每一个上新三板的公司,可能都有一段催人泪下的创业往事。天涯十年来的上市之路印证了这一点。

    天涯进行了三次上市努力,从纳股到A股,再到新三板。在其意气风发的2005年,天涯控股在开曼群岛成立,搭建了海外上市的VIE公司架构,引入谷歌和联想的战略投资,目标是纳斯达克。可惜,天有不测之风云,2008年,谷歌和政府关系恶化,天涯社区承受着公共舆论的压力。2009年谷歌退出中国内地,天涯突然没了爹,不仅没了最大的流量入口,还要以三倍价格回购之前谷歌认购的6.67%的股份。

    天涯社区董事长邢明只好决定回归A股。得知天涯社区要在深圳上市,深交所内刊主编梅毅给邢明打了问候电话。梅毅就是天涯社区“煮酒论史”版版主“赫连勃勃大王”,曾在2006年抵制“当年明月”在该版连载《明朝那些事儿》,迫使对方出走天涯转投新浪博客。

    当时是天涯的全盛时期,这本还没连载完的《明朝那些事儿》阅读量突破百万。2004年,厦门女教师“竹影青瞳”的裸照单日访问量达到150万人次,“弄瘫了天涯社区”。2005年,流氓燕、芙蓉姐姐相继在天涯社区诞生。这年年底,天涯写手宁财神的作品《武林外传》也在央视热播,捧红了姚晨。《成都,今夜请将我遗忘》的慕容雪村,《鬼吹灯》的天下霸唱,《东北往事:黑道风云20年》的孔二狗……所有这些爆款IP都没有变成天涯社区的现金流,“肥水”一个个地从天涯社区流入“外人田”。

    2008年,创业板征求意见稿出炉时,邢明还参加了深交所的座谈会,人们纷纷猜测,天涯社区最有可能成为创业板“第一股”。然而,VIE这回害惨了天涯,谷歌坚持“以IPO价格退出”使邢明无法接受。当谷歌因退出中国内地而退出天涯时,邢明已经错过了2009年年底创业板第一批公司的上市机会。之后,创业板颁布新的上市标准,把门槛卡在了“最近一年盈利不低于500万元,营收不低于5000万元”。邢明很无奈:“我们实在包装不出5000万的营收啊。”

    天涯社区的上市之路兜了一个很大的弯,从开曼群岛掉头回到深圳,又从深圳最终来到北京金融大街金阳大厦的全国股份转让系统——新三板。十年过去,天涯社区也从一个文艺青年兜成一个文艺大叔。

    2015年4月30日,天涯社区在公布招股说明书时,列举了5个代表其影响力的案例。2004年,徐本禹因《两所山村小学和一个支教者》的帖子,获选中国中央电视台“感动中国2004年度人物”;2007年,《400位父亲泣血呼救:谁来救救我们的孩子》掀起全国打拐运动;2012年,《深度解析“韩寒挑战方舟子”一战究竟谁赢了》创造回帖千万纪录,创下“天涯第一高楼”的吉尼斯纪录。2015年4月,天涯仍然在全国网站综合排名第十。

    越是影响力大,天涯社区对挂牌新三板这件事就越是要低调处理——直到公开转让说明书公布,还有人以为这是邢明要出售天涯社区了,后来才知道是要上新三板。

    邢明坦白:“上新三板也不是特别荣耀的事情。”


新三板也许是新媒体最好的归宿。


    在天涯社区挂牌新三板的前后,另两个知名社区也登上了新三板——政经社区凯迪网络以及军事论坛铁血网,然后是一批地方BBS的到来,它们是:南昌地宝网络、常州化龙网络、马鞍山的小马网。与江湖成名多年的天涯社区不同,这些地方BBS能挤上新三板,已经是它们的“人生巅峰”。这个标准,也适用于很多微博、微信时代成长起来的自媒体公司。

    飞博共创,也是一家零成交的新三板公司。这家公司的产品你看过,也笑过——“冷笑话精选”。当2015年12月11日,飞博共创在新三板挂牌上市时,旗下拥有的自媒体账号达到200个,拥有1.5亿粉丝,著名的有“冷笑话精选”、“星座秘语”、“精彩语录”、“生活小智慧”等,内容覆盖旅行、美食、娱乐、星座和影评。据其招股说明书的数据,飞博共创2014年营收为1912万元,净利润为526万元。

    讲笑话讲到新三板的人是解放军理工大学的辍学生伊光旭,2008年他还在上学时,就创办了趣玩网。网站没人上,他决定“忽悠点儿人过来”,便在豆瓣上创建了一个小组,不到3个月就有十几万用户,比自己的网站还火。这时有人找他打广告,他突然发现这事还能挣钱。

    2009年10月,新浪微博刚出现不到两个月,有着商业头脑的伊光旭一下子注册了100多个微博账号,其中包括“复旦大学”、“王府井”等。伊光旭发现,笑话向来吸粉,他一口气注册了10个笑话相关的微博账号,把各大网站的笑话粘贴到微博上。一周后,“冷笑话精选”脱颖而出。

    2010年5月,“冷笑话精选”粉丝达十几万,成为草根微博第一名。天使投资人蔡文胜邀请伊光旭到厦门一聊。伊光旭没有钱,要坐火车,蔡文胜给他买了一张机票。之后,蔡文胜用30万元人民币拿下飞博共创30%股份。能挤上新三板,与蔡文胜的支持分不开。2015年7月26日,提交转让说明书前,伊光旭将公司注册资本增加至1111.1111万元。有人问他为什么,他说:“我姓伊。”

    另一个在新三板上市的自媒体大号是虎嗅科技,同样也是零成交股。虎嗅是一家科技自媒体平台,由《中国企业家》原执行总编李岷创办。这是一家号称“固定资产只有办公桌椅的轻公司”,在创办初期只有四个人,出差基本选择高铁,因为飞机起飞降落时没法写稿,飞机上没有Wi-Fi不能更新网站。李岷被描述为“每天6点到办公室”。冬天起不来怎么办?李岷答:“用冷水洗头就好了。”

    2015年9月27日,虎嗅网申请挂牌新三板在朋友圈刷屏后,被称为“打响科技新媒体上市的第一枪”。这两年兴起的科技媒体,登陆美股或者A股是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虎嗅登陆新三板,让科技媒体看到了资本市场的曙光,雷锋网、36氪、钛媒体、Donews、Wemedia也开始了新三板征途。


为什么没有人花钱买新三板的股权



    截至2015年年底,新三板上市公司中,2744家制造业企业仍是主力军,占比53.50%。制造业和传统服务业仍然是人们看好的行业。
 
    很多公司喜欢“第一股”的名号,比如冥币第一股广东翊翔民俗文化。这家位于广东省汕头市莲下镇以冥币为主要产品的“地下钱庄”,在2015年平安夜,向新三板提交了申请。翊翔文化的冥币、冥烛、供品等系列共有200多种,全部出口新加坡、马来西亚。

    奇葩公司到处有,新三板里特别多。广东诺丝科技也在2015年12月底申请了新三板。这家公司是中国第二大避孕套品牌,东莞销量最大。以洗浴为主营业务的西安真爱股份、以讨债为主营业务的一诺银华、以理发为主营业务的东田时尚,也都纷纷申请了新三板。

    除了自媒体和科技媒体,新兴的文娱企业也对新三板很感兴趣。暴走漫画通过投资方联创投资挂牌新三板。《煎饼侠》的幕后推手自在传媒也登陆了新三板,被称为“中国电影营销第一股”。在《夏洛特烦恼》上映前一天,开心麻花也递交了申请,之后顺利成为新三板“舞台剧第一股”。

    不过,与飞博共创、虎嗅科技一样,自在传媒和开心麻花在新三板也是零成交股。22万投资者对这些打着新媒体以及文化创意旗号的公司并不买账。在虎嗅科技挂牌以后,有人评论道:“一点资产都没有,纯凭讲故事忽悠人的虎嗅,纯粹是庞氏骗局,新三板都是这种骗子公司。”

    没有人买的新三板,还能实现企业融资功能吗?幸好新三板也曾经上演过暴富神话。投资了吴宇森《赤壁》和张猛《钢的琴》的北京春秋鸿文化,成交价曾经从1毛钱暴涨到51元。500倍,让投机者看到了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