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斯卡88年陪跑榜


文/龙越
<<新周刊>>第461期



纵观奥斯卡88年历程,有这样一些人,他们曾经是有望获得小金人的热门人选,更是被观众看好的实力派,许是时运不济,许是有缘无分,他们总是离成功获奖差一步之遥。



葛丽泰·嘉宝

    在美国电影学会于1998年评选的50名“百年最伟大女演员”名单(即AFI百年百大明星)中,葛丽泰·嘉宝位列第五,然而与榜上其他演员相较,她本人仅仅拿过4次最佳女主角提名,分别是1930年的《安娜·克里斯蒂》
与《罗曼史》、1938年的《茶花女》以及1940年的《妮诺奇嘉》。

    这位瑞典的冷玫瑰一直不是奥斯卡的菜,尽管在1935年,她完成了迄今为止水准最高的《安娜·卡列尼娜》。1954年,嘉宝得到了奥斯卡终身成就奖。然而已然宣布息影的瑞典女王,此时也不太在乎这个满是小金人的名利场了。

阿尔弗雷德·希区柯克

    “希胖”被人誉为悬念大师,因拍摄惊悚、悬疑等题材而著名,代表作《惊魂记》、《后窗》及《蝴蝶梦》均能在半个世纪后依旧把你吓个半死。可惜的是,希区柯克曾获得过的五次奥斯卡最佳导演提名(分别是1941年的《蝴蝶梦》、1945年的《救生艇》、1946年的《爱德华大夫》、1955年的《后窗》以及1961年的《惊魂记》)全部落空,只在1979年获得过一次颇带安慰性质的奥斯卡终身成就奖。

黛博拉·蔻儿

    黛博拉·蔻儿曾前后获得六次奥斯卡最佳女主角的提名,分别是1950年的《黄粱梦》、1954年的《乱世忠魂》、1957年的《国王与我》、1958年的《荒岛仙窟日月情》、1959年的《鸳鸯谱》,以及1961年的《夕阳西下》。尽管1947年,黛博拉·寇儿就以在《黑水仙》中的精彩演出获得纽约影评人协会最佳女演员奖,并登上了《时代》周刊封面,奥斯卡也依然不想给她锦上添花的机会。最后,在蔻儿已经73岁高龄、踏入帕金森魔掌的1994年,奥斯卡给了她一个终身成就奖。不顾病魔折磨,寇儿亲自领回了这个荣誉奖,这也是她最后一次公开露面。

斯坦利·库布里克

    斯坦利·库布里克堪称电影界的话题作品大王。库布里克获得的奥斯卡提名多达13次(包括最佳改编剧本奖、最佳导演奖、最佳美术指导奖与最佳影片奖),其中《2001太空漫游》一共包揽了4个提名,并为库布里克争夺了他人生中唯一一个金像奖:最佳美术指导(不是奥斯卡最佳导演奖)。但这也挡不住《2001太空漫游》成为科幻电影发展中史诗般的存在,《闪灵》成为心理式恐怖电影的高逼格里程碑。

罗杰·狄更斯

    虽然不是演员,英国摄影师罗杰·狄更斯也是奥斯卡的陪跑王——狄更斯曾获得包括《肖申克的救赎》、《老无所依》、《朗读者》、《007:大破天幕杀机》、《坚不可摧》等在内的12次奥斯卡最佳摄影奖提名,然而他似乎除了提名外再与小金人无缘——大家不要总关心小李子了,摄影师的一肚子冤屈也是很重要的。

张艺谋

    老谋子在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角逐上也是磨难重重。

    张艺谋共有三部作品获得过最佳外语片的提名,但是1990年的《菊豆》输给了瑞士的《希望之旅》;1991年入围的《大红灯笼高高挂》惜败于来自意大利的《地中海乐园》;2002年第三次的入围作《英雄》则又输给了德国的《何处是我家》。

    《英雄》之后,张艺谋仍然保持着一两年出产一部电影的速度,然而后续作品总体评价都较为平庸,只有《金陵十三钗》取得了较好成绩(于2012年获得金球奖与金像奖的提名),然而此作在2012年的奥斯卡评选中甚至没有入围。

布拉德·皮特

    作为一代男神,布拉德·皮特戏路宽广、代表作众多:《末路狂欢》、《十二只猴子》、《搏击俱乐部》、《燃情岁月》、《七宗罪》、《史密斯夫妇》、《通天塔》、《神枪手之死》、《本杰明·巴顿奇事》、《点球成金》、《无耻混蛋》等商业片、爱情片、警匪片、惊悚片、奇幻片、艺术片中,都能觅得他的踪影。

    皮特目前获得过4次奥斯卡提名(3次最佳男主角与1次最佳男配角),在威尼斯电影节、金球奖、美国影评协会等其他电影奖项角逐上硕果累累,然而就是一直无法捧回奥斯卡小金人。但已经与安吉丽娜·朱莉携手组建家庭的他,好像也不是很在乎这个——他的才华与魅力,无需任何奖项证明。

埃尼奥·莫里康内

    说到电影配乐,就不得不提意大利音乐大师埃尼奥·莫里康内:《海上钢琴师》、《西西里的美丽传说》、《镖客三部曲》中的配乐都出自他手。与希区柯克的经历相似,莫里康内在奥斯卡最佳配乐这个奖项中仅获得多次提名,从未获奖——不过,学院奖的评审们也有惯用套路:他们在2007年给莫里康内颁发了一个终身成就奖。

大卫·林奇

    大卫·林奇既是编剧也为导演,他的作品一向独树一帜,他的才华亦无可复制。他擅长出产神秘的晦涩、精致的暗黑与压抑,并始终保有鲜明的个人风格与“意义不明”的气质——他也是一个不太在乎观众的人,经常在电影里大玩特玩超现实主义、心理与精神剖析、刺激观众视听觉,力求最大程度地远离大众化。在奥斯卡颁奖礼上,大卫·林奇也曾得到过三次最佳导演提名(及一次最佳改编剧本提名),分别是1981年的《象人》、1987年的《蓝丝绒》、2002年的《穆赫兰道》。当然,它们无一符合学院派老爷子的正统式胃口,这三次提名最后也无一斩获。

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

    近几年的重磅陪跑人物当属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迄今为止,莱昂纳多一共有5次奥斯卡提名(最佳男主角4次,另1次是最佳男配角),其中入围最佳男主角的作品是2005年的《飞行者》、2007年的《血钻》、2014年的《华尔街之狼》,以及2015年的《还魂者》。

    有人评价莱昂纳多刻画的诸多角色相似,模式也相似:开场先是戴着面具的安静美男子,后渐渐爆发出或痴颠或狂躁的里人格,以此认为小李子没有完全突破自己。但是,在以全新戏路拼命出演《还魂者》,2016年奥斯卡提名名单又乏善可陈的情况下,小李子拿到小金人的几率倍增——若小李子此次成功,村上春树就更孤单了。

    其实说白了,奥斯卡也有它生长的土壤与偏好的价值观。或许奥斯卡真的不吃偶像派演员这一套,也不喜欢天赋异禀特立独行的偏锋派导演。然而各种理由此时已无关紧要,小金人又不是万能的,集齐七个也不能召唤神龙。还是那句话,感动不了奥斯卡没关系,反正将你铭记在心的不是小金人,而是在银幕前陪你哭也跟你笑的亿万观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