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陆大鹏 中世纪为什么那么黑?


文/宋爽
<<新周刊>>第465期
 
    《金雀花王朝》的译者陆大鹏认为,英格兰历史上的极盛期金雀花王朝是重要的承上启下的时期——之前是黑暗的中世纪,之后是文化、思想逐渐开明的时代。和中世纪相比,或者“大政府”,而中世纪各国政府发挥的力量相对微弱。

    “金雀花相当于北宋、西夏和金这个时期,那个时候的中国已经形成了成熟的官僚体系,经济文化世界领先,但同时期的英格兰还处于原始的状态。中国在宋、元、明、清时期一直走的是大政府路线——强大的国家,极弱的个人。”

    陆大鹏指出,中国的“中世纪”起始于先秦,远远早于欧洲,从秦开始,中国就没有封建社会了,一直是“大政府”、集权的社会体系。在这之前,政府的权力没有那么大,“像西周的周天子,他的角色是主持人,没有实际控制力,各地诸侯各过各的”。秦朝时期中国实行郡县制,这意味着各地要受中央集权统治,“和西方相比,中国是非常早熟的”。

    金雀花王朝时期,英格兰的国王权力没有那么大,专业化的官僚体系发展不完备,经济实力也不够,无形中形成了小政府的状态,“这恰恰给了其他阶层喘息的空间”,市民、手工业者、商人逐渐演变成为后来的资产阶级。
“中国强调的是读书做官、科举考试,市民阶层、商人、科学家发展的机会很少。但也造就了中国在世界领先的地位。这就是小政府和大政府的区别。”

    马基雅维利在《君主论》中这样写:“妥善使用残暴手段的意思是说,为了自己安全的必要,可以偶尔使用残暴手段,除非他能为臣民谋利益,其后绝不再使用。”在陆大鹏看来,不论是欧洲中世纪,还是现在,战争、混乱和无序的根本原因都是资源分配不平等。“首先是自然环境,我的土地肥沃,他的土地贫瘠,地理条件上就不平等;其次,人类从出现等级制度开始,资源就难免朝某些阶层流动,而一旦掌握较多资源就更容易产生更多的资源。而掌握更多资源的人,他们希望资源最好能更不平等一些。不论宗教还是战争,其实只是表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