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动自平衡车为何火不起来?


文/邝新华
<<新周刊>>第467期



    2012年夏天,山西朔州,电影《一座城池》的拍摄现场,山西人石崇阳看见了一件让他改变人生的玩具——只有一个轮子的电动脚踏车。如果说“房祖名是第一个玩电动独轮车的中国人”,那么石崇阳应该是第二个,房祖名把这辆名为Solowheel的车送给他以后,他爱不释手。

    石崇阳性格爽快,喜欢就做。他决定放弃影视行业,Google到这辆车的发明者美国华侨谢恩·陈(Shane Chen),发邮件明确表示:“我就要做它的中国区总代理。”这一句承诺,启动了此后四年全球电动独轮车市场由玩具而产业化、由盛而衰的序幕。

    2016年3月,经过三年多由喜而忧的创业后,Solowheel (亚太区)总裁石崇阳在北京组建“电动自平衡车产业联盟”,希望通过向国内厂商授权Solowheel的生产标准,拯救这个行业。


“卖不了我自己买,我靠朋友、靠熟人也不愁为你消化这1000台。”


    发明家谢恩·陈也是个有故事的人。1986年,毕业于北京农业大学获得农业气象学学位的谢恩·陈怀揣仅有的200美元去到美国,成为一个职业发明家;2003年,他在华盛顿的卡马斯小镇创立了INVENTIST公司,他喜欢研究小型摩托车、轮滑鞋和飞行设备,拥有三十七项发明专利,电动独轮车是其中之一,他取名Solowheel——“孤独的轮子”,后来又被称为“电动自平衡车”。
 
    石崇阳发了好几封邮件以后,才等到了发明家的回信,相约在回国探亲时见。第一次商业谈判发生在一种江湖气 氛中。谢恩·陈询问怎么在中国推这个产品,石崇阳并无经验,说得并不专业,谢恩·陈只好亮出自己的底牌:一年一千台的保底销量。“咱也是个山炮,那时候我说,行,卖不了我自己买,我靠朋友、靠熟人也不愁为你消化这1000台。”

    一个发明家与一个冒险家惺惺相惜。两人见了三次,谢恩·陈回美国后的第三天发来邮件,简单明了:年轻人,我看好你的魄力。

    进货价格1400美元/台,取消了保底销量。石崇阳订了100台,在2013年3月启动销售。第一个月卖出了两台,收入3万块钱。第二个月收入11万,第三个月收入40多万。

    第四个月,《快乐大本营》剧组找到了房祖名,让他带着电动独轮车上节目。房祖名说已经送给朋友了,这个朋友正在做这个生意。石崇阳用几台样机的成本,换来了李维嘉在“快本”上的一场骑行秀。这个月,Solowheel销售额飙升到100多万。

    “《快乐大本营》是这个行业起来的关键点。”石崇阳从玩家变成了商家,在此之前,Solowheel“全年在全球卖不出几百台,我把它从研发产品变成了市场产品,全球这个行业都是我带领起来的”。

    跟销量一起起来的,还有山寨。深圳人和浙江人都看《快乐大本营》,半年以后,“一大堆威尔就出来了,有些甚至连名字都懒得改,名字都跟你一样”。石崇阳说:“解码你的主板,解码你的芯片,然后去写他的程序。”

    山寨的优势在价格。Solowheel的价格是国产品牌的10倍,“我们卖15800元、12800元,他们卖1200元。”据统计,2015年约有千家小企业涌入电动自平衡车市场,很多是小作坊生产,手工合成零部件。

    价格的下滑也带来了销量的攀升,到2015年夏天,电动自平衡车到达销量巅峰。“最高的时候全球一天7万台的销量,按1000块钱/台的价格就是700万的销售额。”石崇阳说,“从去年7月到11月,持续了大概5个月。”这些销量里,90%都在美国,国内不到5%。中国地区全年也卖不了7万台,出口一天就是7万台。

    当其时,Pike Research预测,全球电动自平衡车在 2012—2018年将以7.5%的年复合增长率(CARG)增长,到2018年全球销售量将达 4700 万台。


“不是我没有作为,是这个市场根本就没法做。我当时一个月80万的广告费,全部引流去山寨那里了。”


    形势一片大好的2014年6月,Solowheel乘胜追击,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发布五款针对不同人群的电动独轮车。然而,供应链问题使新品一直交付不了,订户最终忍受不了无限期的等待。而这时,大量的几千元甚至一千多元的山寨产品正向他们招手。

    “恶性厮杀”是山寨市场的特征,“从4000元一直砍到999元,最后大家都不用玩了”。祸不单行,电动自平衡车的出现,引起了交管部门的关注。2014年年底,上海、武汉、北京等城市的交管部门纷纷禁止电动自平衡车上路。

    从这个发布会开始,石崇阳的生意陷入了低潮。“2014年6月到2015年6月全国才卖出了735台。”

    谢恩·陈生气了,责备昔日功臣不会搞市场,“计划经济把你们给洗脑了”。石崇阳也生气了。“不信就从美国派一个老大过来,全球法国卖得最好,你安排他来中国卖。”石崇阳反驳道,“不是我没有作为,是这个市场根本就没法做。我当时一个月80万的广告费,全部引流去山寨那里了。”

    从那时开始,石崇阳就跟早年微软中国一样,开始在中国进行漫长的专利诉讼。专利收入一度大幅增长。“当你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好几年零收入研发出一个产品来,头天卖出去,第二天满大街都是一样的东西,你还会去做吗?”石崇阳仍然很生气,“你可以没钱赔,我也可以不打,但你大张旗鼓,还攻击我们,我肯定不惜一切代价去维权。”

    早前,小米的雷军曾经找到石崇阳,希望与Solowheel合作,但谢恩·陈没有同意。石崇阳这样解释:“跟他们合作可能会赚钱,但我觉得这个企业就失去灵魂了。”

去年4月,小米旗下平衡车企业Ninebot收购另一家美国电动自平衡车企业Segway(赛格威),后者是Solowheel在美的主要竞争者。即使是小米,山寨也不放过。今年4月,Ninebot发布“关于九号平衡车大量山寨假货出现的声明”,称“已经在知识产权局、法院等部门采取了法律行动”。


“把时间轴放长了看,未必我们是最贵的,也未必我们是失败的。”


    随之而来的还有山寨产品的事故。今年4月,央视《经济信息联播》曝光了电动自平衡车行业乱象。

    早年,钟爱电动自平衡车的乔布斯就提醒过,一旦有人从平衡车上跌落,产品形象就会毁于一旦。不辛被乔布斯言中,第一次是2003年美国布什掉下平衡车;第二次是2007年英国记者Piers Morgan从平衡车上跌落摔断三根肋骨;第三次是2010年收购Segway的英国企业家Jimi Heselden不小心调错了平衡车的方向,掉下悬崖身亡。
事故早年就有,但山寨以后特别多。

    2015年12月,英国、澳大利亚相继禁止电动自平衡车上路。之后,美国发生超过10起平衡车自燃事件。2016年2月,美国消费安全委员会发表公开信,称“美国市面上所有的电动自平衡车都不安全”。很快,美国亚马逊下架了所有电动自平衡车。这基本上断绝了中国厂家的路。

    石崇阳用“急速萎缩”来形容这种状态,“这个行业一下子就停止了,从去年年底开始急速下降,现在销量连以前的10%都不到”。要回到去年11月的巅峰,似乎已经不可能。

   “以这两三年来计算,现状是这样。但把时间轴放长了看,未必我们是最贵的,也未必我们是失败的。”石崇阳坚持,Solowheel的品牌已经做起来了,以后还会有机会。上个月,他开始卖起VR眼镜:“这是我们自己研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