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发布会应该怎么开?


文/丁丁
<<新周刊>>第467期




    好莱坞大片越来越重视中国市场。最近,大银幕上打成一片的超人蝙蝠侠、猎神、美队接连来北京宣传。不管多么盛大的发布会,都会伴随尴尬的场面。影片、演技、幕后……这些电影真正的焦点,却变得模糊不清。
今天我们讨论的是毁掉电影发布会的大招——寓意票房飘红的“大麦”、获赠礼物的俗套场面和提蠢问题的主持人,以及,正确打开一场体面发布会的方式。


体面的电影发布会都是一样的体面,雷人的电影发布会则各有各的雷人。


    几乎所有来华宣传的好莱坞明星,都见识过中国的电影发布会有多雷人。

    首先出场的通常是大麦。3月,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来北京宣传《荒野猎人》的辛酸故事已广为流传。他也被安排和片方一起插大麦并合影。从那以后,小李子表情包又多了“麦田守望者”版本。

    为了展示礼仪之邦的风度,片方还喜欢给国外主创送礼物。“百度知道”上有一个相关问答就很妙。一个网友问:“有没有关于貔貅的电影?”有人答:“据说《阿凡达2》里可能有。” 

    作为引进方,中影的惯例就是送外国导演貔貅,寓意财源滚滚,只进不出。获赠貔貅的詹姆斯·卡梅隆当场表示,如果《阿凡达》在中国的票房好,貔貅将飞翔在续集的天空中。执导《贫民窟的百万富翁》的丹尼·博伊尔也收到过同款。然而,这些象征中华文明的礼物落入好莱坞影人的手中,画风常常很诡异。貔貅、送给小李子的“天道酬勤”墨宝、送给约翰尼·德普的算盘和小罗伯特·唐尼拿到的糖葫芦,可并称为“发布会四宝”。

    发布会雷人,还要怪主持人不专业。这类发布会上,经常可以看到对主创一无所知的主持人。也许英语流利是他们入选的唯一理由。史上最经典的发问,来自北京发布会上,一名主持人对让·雷诺的提问:“你为什么能笑得如此自然?”

    自从发现自黑、秀恩爱圈粉后,明星们就乐此不疲,结果一不小心走入歧途。青春爱情片《万物生长》首映时,为呼应叛逆主题,韩庚自爆把他人电脑卖掉、偷磁带的往事。同台嘉宾愕然,场面一度很尴尬。之后更是引起连串风波。

    CP们则习惯了秀恩爱。去年上映的《战狼》,有句台词是吴京问余男:“你有男朋友吗?”这其实是现实中吴京恋爱时说过的话。发布会上吴京夫妇就重新演绎了这一段。而邓超“怕”娘娘、黄晓明是Angelababy的霸道总裁……这些不断出现的老梗,早让观众审美疲劳了。

    还有嘉宾参加过一场长达5小时的发布会,堪称噩梦。主创们不光话痨,还轮番表演唱歌跳舞,让人哈欠连连。结果就是,不懂掌握分寸也毫无幽默感的演员用力过猛,场面一秒变尴尬。


电影造梦,发布会就是走入梦境的序幕。


    一场正常的电影发布会究竟应该怎么开?

    电影造梦,发布会就是走入梦境的序幕,以下才是正确打开它的方式。

    首先,娱乐感十足又不失庄重的发布会,考验组织者的专业度。一部高成本的国产电影,有不菲的宣发费用,发布会自然走盛大华丽风。相比之下,韩国电影发布会布置偏朴素简单。两种风格并没有高下之分,也各有粉丝喜爱。

    在韩国,有着专业的电影活动主持人、细致区分的宣发活动和多种形式的明星影迷对谈。在轻松的氛围中,明星们的一举一动都在圈粉。韩影迷妹暖晴kr介绍,一般韩影主持人由电影记者、影评人、制片人和电影教授担当。

    他们在业界有一定权威。比如演员、主持人朴京琳,就是电影活动的资深主持。暖晴kr曾参加过林权泽导演的Guest Visit(专门与观众对话的活动),她看到的现场是这样的:“主持人是参与过多部林导作品、曾任《西便制》副导演的韩国艺术综合大学电影系教授金洪俊。这样一位非常了解林导的人做主持,就会提到一些好玩的故事,也会把林导低声细语的长篇大论翻译成简单易懂的语言。”

    韩国电影宣传活动的职能划分较细。据暖晴kr介绍,在韩国的电影宣传活动中,有制作报告会、媒体试映和记者见面会、明星云集的VIP试映会等类型。此外,观众还能通过Naver(韩国网站)Movie Live Talk等规模较大的在线直播了解新片动向。暌违大银幕六年的罗宏镇,刚刚凭借《哭声》入围戛纳。前几天,他也和主演们参加了Naver Movie Live Talk。

    忠武路大咖们不管有多酷,对粉丝总是显得很亲切,针对影迷的交流也很多。有Guest Visit、Showcase(明星们的演出)与舞台问候。Guest Visit只在放映后举行。此时主创们不再忙碌赶场,而是与观众慢慢聊起影片和角色。Showcase大多在影片上映前举行,是专门面向影迷的福利活动,包括看片、互动和问答。像《检察官外传》的Showcase上,女影迷被黄政民和姜东元簇拥拍照,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有时也有映后票房庆功的Showcase,比如去年在中韩两国热映的《暗杀》。

    电影节上发布活动最集中。韩国大大小小的电影节,气质多与城市相关。比如釜山人习惯了白天吹海风,深夜喝酒吃饭小聚。釜山国际电影节给人的感觉也是自在舒服。釜山电影节的野外舞台问候在海云台和南浦洞举行。去年10月,宋康昊、刘亚仁随《思悼》剧组在海云台进行舞台问候。刘亚仁用家乡话大邱方言和粉丝开起了玩笑。轻松的环境下,前辈和后辈的互动也是很亲切。宋康昊说:“8年前我因为《好家伙、坏家伙、怪家伙》第一次站在这里,现在看起来,刘亚仁比当年的郑雨盛的人气高多了啊。”他还顺势从背后抱起了刘亚仁。场景颇为搞笑。暖晴kr说:“在碧海蓝天的环境中,看着喜欢的电影人,和电影院里的感受确实不一样。”


对于真正爱电影的人来说,观众不需要被刻意讨好



     媒体形式的进化,也让越来越多的电影公司改变发布方式。国内外影业的CEO们热衷于效仿乔布斯,以演讲的方式发布大计划。传播方式飞速变革。中国影迷可以全程在线观看国内发布会内容。而反应迅速的自媒体,也能同步向网友直播看点。

    4月,韩寒在上海音乐厅举行了亭东影业的发布会。韩寒像脱口秀主持人一样聊了两个多小时。全程高能,观众笑声不断。这场发布会的名字被恶搞成韩寒“华语地区个人演唱会”。他以音乐厅音响很好的理由,为大家献唱了好几次。韩寒还贡献了很多段子。他说自己加上宠物狗马达加斯加客串的电影,一共为中国电影贡献了50亿票房,占去年整个市场的八分之一。在公布拍摄《三重门》计划时,韩寒宣布电影口号是“十八年热血重燃”。很快他又说,如果影片延迟上映,口号就改成“十九年”。韩寒本人的搞笑功力,让这场发布会变成了拥有谜之搞笑氛围的 “脱口秀”发布会,使观众对亭东影业好感倍增。

    全世界的发布会,难免都有两面性。一面是无趣。因为行业缺失多样性,容易陷入模式化。就像好莱坞明星去韩国做宣传,难免会聊到韩国美食。在奥斯卡的记者会上,亚利桑德罗·冈萨雷斯·伊纳里多也要回答记者关于好莱坞包容性的问题。另一面则是热闹。热闹的表现形式很多,其中包括传播八卦。比如,三谷幸喜的《银河街道》东京试映会上,最受关注也不是主角,而是当时刚刚跟崛北真希结婚的山本耕史。

    漫威新片的发布会,也许能燃爆全场。优质悬疑片的发布,可以勾起观众的好奇心。爱情电影的制作发布会可以提前给影迷发糖。能够娱乐他人的发布会,不能仅仅靠自嗨。然而对于真正爱电影的人来说,观众不需要被刻意讨好。所有人大方亮相,正常地聊天,为影片揭开序幕就好。接下来,只需要让好作品留给观众足够的空间,让他们在电影里继续发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