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文兵·字里藏医:股


文/徐文兵
<<新周刊>>第467期



    股的字形从篆书到现在没啥变化,左边月字指肉体,右边是殳,音同书。殳是古代的兵器,长木杆头上有个金属或石头做的箍头,其实就是个长把锤子。冷兵器时代,刀枪剑戟穿甲,殳锤棒锏破胄,十八般武器各有各的用途。评书里说的李元霸、岳云的大锤,都是极度夸张的“殳”。

    古人把连接身躯髋关节和膝关节的这一段叫做“股”,内在的一根骨头叫做股骨,包裹在外的肌肉、神经、血管和皮肤统称股肉。这段骨头相当于“殳”的木杆,起支撑作用,活动幅度有限。由它延伸出的小腿和脚相当于箍头,因为骨头和关节增多,就变得相当灵活。

   “头悬梁、锥刺股”故事,很多人认为苏秦是用锥子扎自己的屁股。大腿是股,屁股是臀,挨得很紧,但不是一回事。亲测一下,扭着胳膊用锥子扎屁股还是不太方便,比起直接扎大腿面和大腿侧面困难多了。二十四孝故事里的“割股疗亲”,说的是父母病了,做儿女的割下大腿上的肉煮到药里,治病有奇效。中国从古至今盛行道德装逼文化,演绎到极致就是以灭绝人性的行为标榜自己道德高尚,占领了制高点就可以藐视一切。

    近代一些比凶斗狠的故事,也和大腿有关。民国时天津卫黑帮火并争地盘,各选一个青皮,一脚踩在凳子上,拿一块烧红的火炭放在大腿面上,谁先撑不住谁就滚蛋。还有旧上海混赌场的赌徒,输光了急红眼自己割下大腿上的肉,押给赌场老板要赌资。碰上这路货,一般赌场都是乖乖给钱打发走人。为什么总是刺股、烧股、割股?原因很简单,一是大腿肌肉丰厚,二是容易自己下手。大腿受创伤以后容易愈合,愈合以后即便结痂、留疤,出现揪扯拘挛,也不大影响大腿功能。

    股骨与骨盆结合形成髋关节,股骨的顶端就是股骨头。现在股骨头坏死的发病率越来越高,发病年龄越来越低。造成股骨头坏死的小部分原因是股骨颈骨折以后没有正常愈合,这种情况以老年人居多。岁数大了最怕摔跤,摔断骨头不易愈合,尤其是股骨头。青少年骨折容易愈合,因为肾精充足,生长发育势头强劲。老年人肾精枯竭,肾主骨生髓,预后就差一些。

    临床上罹患股骨头坏死的大部分病例并不是老年人,而是中青年,原因也不是外源性的创伤骨折,而是内在的骨质糟朽。致病的主要原因就是慢性酒精中毒和滥用激素。我在《身体》一文中讲过,身是身躯躯干,体是分支肢体。动物和人都会在紧急的时候舍车保帅,牺牲肢体来保障躯干。股骨头坏死其实是人体谋求自保而舍弃肢体的反应,因为精血匮乏,已经不足以维持供应全部身体的需要。

    那么精血为什么不够用了?现代人不是营养不良,而是透支过度。《黄帝内经》论述“年半百而动作皆衰”的原因,说这些人“以酒为浆,以妄为常,醉以入房,以欲竭其精,以耗散其真,不知持满,不时御神”。这话现在也不过时,时代变迁,人性没变,酗酒、纵欲、日息夜作都是违反自然天道、透支肾精的行为。

    比起酒精,透支精血的更大原因是滥用激素,消耗肾精骨髓。当年治疗“非典”用所谓冲击疗法,就是密集、长期使用超大剂量激素,效果平平,命大的勉强活下来,也落下个终生残疾。在基层和农村,滥用激素的问题更为普遍。小小的感冒,以前人们使用非药物疗法(刮痧、放血、拔罐)退烧,现在基本都是打针、输液,抗生素加激素,退烧快。前提是以透支生命的潜能为代价,留下长期隐患。

    股骨上肌肉丰厚,肌腱附着在关节上,给身体活动以强有力的支持。有些患有肌肉萎缩病的患者会出现大腿肌肉萎缩、塌陷,造成站立行走困难,膝盖打软,甚至蛇形摇摆、站立不稳等问题。针刺、艾灸加上服用中药,能帮助肌肉成长,改善提高股肌肉的功能。位于股四头肌膝盖上方内外侧的梁丘和血海穴是常用穴位。

   十年前流行的敲胆经疗法,就是自己敲打大腿两侧的肌肉。这里是足少阳胆经循行的部位,人自然站立,双手下垂紧贴裤缝,中指末端就是风市穴。敲打这段经络或按压这个穴位,能有效提高睡眠质量,改善过敏和肥胖的症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