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玩滑板一样玩电子烟,嘻哈如烟


文/阿饼
<<新周刊>>第468期



    何赛身穿一件印着字母logo的黑色T恤和美式嘻哈短裤,头上反扣着棒球帽,说起自己玩电子烟的经历前,他有些顾虑:“我现在说的话算是广告吗?有人说我现在说话要注意,我都不敢乱说话了。”

    他现在是某烟油品牌的代言人,经常接拍视频。他透露,代言费不菲,然而并不轻松,“要去打通很多关系,增加曝光率”。

    他的主要“阵地”是美拍和快拍App,有几万粉丝——其实全国玩电子烟的也只有几万人。何赛以能吐各种酷炫的烟雾出名,“吐的烟大、多、远”。还有另一种主流玩法是花式吐烟圈,吸一口到嘴里,先吐出一部分,从肺里到嗓子的位置,就跟咳嗽一样咳出烟圈。

    何赛与电子烟的渊源始于2013年5月,他偶然接触到一款廉价电子烟,上手还没10天,就开始倒手做这个买卖了,一边卖一边玩,才发现这东西大有妙处。“蒸汽烟把我拴住了,不出门、不抽烟、不喝酒,朋友喊我出去玩,没时间,因为我脑子里面都是这个,我付出了常人两倍的时间,他们在睡觉,我还在忙,还在琢磨,熬到第二天早上天亮了再睡觉。”

    从5月到10月,从网站到App,从QQ群到微信,何赛火了,他笑称自己当时就已经是网红。全国各地都有人来找他学习,他收了40多个徒弟,平均年龄二十四五岁,在全国做表演接代言,以维持玩电子烟的高昂花销。

    从好奇、好卖、好玩到组建团队,何赛现在是国内电子烟圈中的“精神领袖”,这个自称“坏孩子”的28岁大男孩说电子烟改变了他,“让我老实了,靠谱了”。他说话的语速很快,听起来像是在Rap:“我承认,英语我不会,我学习很差,我也没上过高中,我就没觉得丢人。别人怎么想随意,我就做我自己,就是这样一种做事风格。”


这个世界上任何东西与DIY扯上关系,它就不一样了。

 
     湖南长沙,太平街的游客摩肩接踵。杨墨的电子烟店“噶哩湫”就藏在最大的那条巷子尽头,它其实是一个车库。杨墨和几个朋友亲手在这里铺上了防潮木,画了满墙涂鸦。无论白天黑夜,他店里总是很热闹,长沙整个电子烟圈的人大概都聚在这里了。“噶哩湫”是长沙话和英文的结合——“在这里 Chill”,也就是在这里玩。

    杨墨最早是为了戒烟而接触电子烟的,然后却一发不可收拾。“因为它可以DIY。这个世界上任何东西与DIY扯上关系时,它就不一样了。”

     那个拿在手里的长方体金属盒,在杨墨和同好的眼中有着不可思议的魔力:他们研究发热丝,体验不同的吐烟量和吐烟方式;不同烟油有不同的口感,还可以混搭出自己喜欢的独一无二的口味……

    虽然只有二十出头,杨墨已是两家电子烟店的主理人,他身上充满年轻人特有的率性:“年轻人是最纯粹的,只是觉得好玩,我现在的想法在很多人眼里其实是比较稚嫩的,他们不懂我们的文化,我也不需要懂他们,只要做自己,在这个阶段,我觉得这样玩才是最好最有意义的。”

    杨墨说,电子烟赋予他最大的意义是“噶哩湫”和他第二家店 Deep Throat带来的空间和可能性。“它不单单是电子烟,涂鸦、文身、死飞、街舞、派对……它包容性很强。”杨墨结识了可能是全长沙最有趣、最潮、最有个性的一些人,他想把自己的店变成长沙的亚文化地标。

    “我最近还想在身上文一个发热丝图案。”杨墨说。


中国人把电子烟当成戒烟方式,而美国人将它当成文化和生活方式。


    何赛一直梦想着带团队冲出国门去表演,他怀有一种使命感,想证明中国人并非只会一比一地抄袭欧美玩电子烟的风格,让外国人知道,有一支“Chinese 团队”能够代表中国风格。

    事实上,来自美国的世界顶级电子烟花式表演团队Vgod一直在关注中国,不愿意错过每一届中国电子烟展会。这支12人的团队以吐花式烟圈为强项,在全球拥有超过百万粉丝。“电子烟在中国人眼中是戒烟,但在美国人眼中叫Vaping,叫文化、生活方式,就像年轻人玩滑板和各种酷炫的东西,电子烟是他们生活中的一部分。” Vgod中国独家代理商黄华富说。与何赛的团队不同,Vgod的表演不收费,他们的表演目的是为了卖同名品牌的设备和烟油。

    黄华富所在公司这几年见证了电子烟在深圳的兴起和发展。“国外企业非常看好中国市场,14亿人口基数里有多少人抽香烟?整个电子烟生产基地都在深圳,美国人的电子烟企业想做强做大,一般都会在深圳设办事处、分公司,学苹果公司的模式,在美国做设计推广,来深圳代工生产。”

    但黄华富也发现了一个行业怪现状。由中国著名药剂师韩力发明的电子烟占据了全世界95%的产量,却并未得到中国人认可。“中国人不抽国产油,全部依赖于进口,中国90%以上的油都是进口油,反而国外来找中国本土企业,让中国的油出口。”

    两年前创办了“我爱电子烟”的文涛也怀着同样的疑问——“中国人发明了电子烟,但一直是国外做得比较好”。2015年的电子烟“中国行”活动,从广东出发,文涛和他的团队在全国绕了一大圈,被行业媒体列为 “2015年最有影响力的电子烟事件”。沿途的观察里,文涛发现大多数电子烟销售商的顾客都是烟民,是作为真烟的替代品去推广,远远偏离了电子烟的文化属性。


中国人觉得它烟雾太大像吸毒,英国人却把它纳入医保。

  
    郭强的“比格蒸汽”是湖北仙桃第一家电子烟店,位于市中心步行街二楼商铺。但在这座小城市里,没多久它就 不是唯一的一家了。

    郭强的客人以20岁到35岁之间的年轻人居多,时尚、容易接受新事物,但他依然觉得年轻人的生意不太好做,因为购买力不足。往后他想发展中年人客户。郭强觉得电子烟是一个趋势,中年人也会慢慢接受的。

    他了解到,国外玩电子烟的人群相当多元化:“六十几岁、七十几岁都有人在玩。在国内,大家对电子烟的思想还是比较保守,觉得烟雾这么大,会不会像在吸毒?”

    一方面,现在国内市场氛围不那么好做,另一方面,电子烟又面临着质量参差不齐、缺乏行业规范的野蛮生长状态。
 
    文涛认为,真烟有真烟的群体,电子烟也有电子烟的群体,电子烟是中国人创造的,也是中国人把它做起来的,有必要把这个产业在国内延续下去。“英国首相在议会上公开支持电子烟,说它比真烟减少了95%的伤害,而且把电子烟纳入医保。”文涛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