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文兵·字里藏医:肱


文/徐文兵
<<新周刊>>第468期




    肱音“公”。肱在甲骨文中是象形字,到了小篆,加了“月”字边,右边还是象形的胳膊和手。股骨是躯干的分支,过膝关节,分成胫骨和腓骨,再通过踝关节连接脚掌,最终分成五趾。同样,肱骨也由躯干分出,过肘关节,分成尺骨和桡骨,再通过腕关节连接手掌,最终分成五指。如果把头颅和躯干比作首脑,那么肱股就是执行指令,指挥、引导小臂小腿及手脚工作的骨干。所以古人把辅佐君王的重臣良将比作肱股之臣,韩愈在《送侯参谋赴河中幕》中有诗句:“洸洸司徒公,天子股与肱。”如果说左膀右臂,那就单指肱骨了。

    世人认识“肱”字,与孔圣人有关,见《论语·述而》:“子曰:‘饭疏食饮水,曲肱而枕之,乐亦在其中矣。’”饭菜粗糙没关系,没有枕头被子也没关系,弯起胳膊枕在头下照样睡觉,自得其乐。古人用的枕头偏硬,有石枕、木枕、竹枕、瓷枕等。枕头硬,脖子会放松;枕头软了,颈项肌肉就会僵硬。现代人都学西方用鸭绒软枕头,因此颈椎病发病率高。我入住宾馆,第一件事就是要个荞麦皮枕头,不然休息不好。没有枕头的时候,可以曲肱而卧,仰卧、侧卧均可。道家把它发展为练功的方法,相传陈抟老祖练的就是睡功。

    陈抟老祖的希夷睡功是侧卧式,男左侧而卧,屈其左臂,女则反之。以左手心垫于面部下方,张开虎口,左耳安于大拇指和食指开空之处,以使耳窍通炁;头脊保持正直,舌顶上腭;屈其左腿,贴于床褥之上,右腿伸直,放于左腿之上;以右手心贴放于肚脐之上,而凝神于脐内丹田。人仰卧时可以不用枕头,因为后脑勺和后背是平的。侧卧时必须有枕头,因为头和肩膀之间有距离和空间。曲肱而卧,垫衬了头颅的同时,也在按压心经和心包经,有助于回神、定神、安神,是养生修道的简便法门。

    《左传》说,“三折肱,知为良医”。一般解释是骨折过三次的人,会对治疗过程和用药比较了解,以至于碰到类似患者,自己也能上手招呼。其实正确的解释是医生本人胳膊断过三次的话,肯定是个好医生。无论中医西医都需要跟师学习,口传心授,传承的一小半是经验,大半是教训。如此学来才不至于拿人做实验,牺牲生命。同时医生的身体力行也是必不可少的。神农氏尝百草,就有遇到毒草挂了的,好在神农氏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前赴后继,才留下了珍贵的资料。明朝医家黄承昊幼年多病,自称“凡方书所载之症十患四五,本草所载之药亦十尝四五”。后来他总结自己毕生的医案和经验,写成《折肱漫录》,是我最爱的医案书。

    普通人认识“肱”字,大多数还是看练健美的人展示肌肉。手臂内侧有肱二头肌,外侧有肱三头肌,手臂上举弯曲时,胳膊内侧隆起的小耗子就是肱二头肌;手臂向外伸展、掌心下压时,紧张绷紧的是肱三头肌。此外,还有肱桡肌和肱肌。按中医阴阳学说分类,手臂内侧属阴,外侧属阳,肱二头肌是手三阴经循行的部位,肱三头肌位于手臂外侧,与手三阳经相关。手三阴指手太阴肺经、手厥阴心胞经和手少阴心经。手三阳指手太阳小肠经、手少阳三焦经和手阳明大肠经。也就是说,肌肉的生长发育与内在的脏腑息息相关。肱二头肌受影响比较深,关系到五脏的肺、心胞和心;而肱三头肌受影响浅,关系到六腑的大肠、小肠和三焦。

    都说中医的经络、腧穴神秘,因为气是能量,看不见摸不着。即便如此,气不能脱离物质存在,或者说能量都有物质和结构基础,经络和腧穴大多与血管、肌肉、肌腱和神经相关,死人就没有经络和腧穴。以前讲《肘窝》时讲过,肘窝两个重要的穴位,即肺经的尺泽和心胞经曲泽穴位于肱二头肌肌腱的两侧,其实就是刺激肱二头肌的肌腱起止点。而肘后的三焦经的合穴天井穴,就在肱骨下端,尺骨的鹰嘴中,是肱三头肌肌腱的起止点。大肠经的曲池穴在桡侧腕长伸肌起始部、肱桡肌的桡侧;而心经的少海穴正当肱肌的附着点。内在脏腑病变可以体现在肌肉上,锻炼肌肉会影响脏腑功能,以前讲过,不再赘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