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文兵·字里藏医:臀


文/徐文兵
<<新周刊>>第469期



    臀音屯,很多人会把它念成“殿”。臀的上面明明是殿,为什么念屯?这是因为古人称屁股为 , 音屯。乍一看,这是个象形字,描绘人坐在凳子或案几上的样子。其实古代没有椅子,人们习惯席地而坐,“兀”指下基,“凥”指居,合起来就是人稳稳地坐在屁股上的意思。

    是 的异体字,音、义一样。加了“殳”就变成殿——殳是兵器,守卫在主人后边。这和排兵布阵有关,殿位于军队最后,有镇守、殿后之意(先锋、前锋则叫“启”)。同时“殿”也作为建筑形制来使用,高堂大庙,专指帝王办公的场所。故宫前朝后廷,皇帝办公的有太和殿、中和殿、保和殿以及养心殿,皇帝住的地方则叫宫,如乾清宫、坤宁宫、交泰宫等。为了衬托大殿的庄严高贵,一般它都被垫起来,建在须弥座上;宫则平地而起。这也符合 的本意,有下基。

    本来很简单的“ ”,让后人搞复杂了,先变成了 ,又变成了臀,也有用“骨”做底的,发音没变,也指屁股。至于 为什么用“尸”做偏旁部首,有人以为和死尸有关,这种误会完全是简化字闹的。汉语本就有两个尸字:一个是尸,一个是屍。屍是死人的遗体,而尸是活人,古代祭祀时选个活人放在神位或祖宗位置上做代表,接受朝拜和供奉,一动不动,白吃白喝(于是有了“尸位素餐”一说)。后世用牌位取代了活人,这个传统也就湮没无闻了。《庄子 ● 逍遥游》中说:“夫子立而天下治,而我犹尸之。”汉字简化以后,把尸、屍合二为一,活人死人不分。

    古人还把屁股称为尻。有些方言还保留着古语,管屁股叫尻子、尻包儿。“尻”字不常用,因为它有些粗俗,有时用来指性行为,见周立波的《暴风骤雨》:“你尻过多少个娘们?”别以为现在人们说“靠”是网络低俗语言,其实指的是尻,古已有之。

    屁股打得皮开肉绽,在古代叫臀杖,贾宝玉被他爹棒打,也是臀杖。这种打法,惩戒、羞辱的成分居多,未必真要命。棒子打到身体其他部位,不是伤筋就是动骨,再不就是出血,都是致残要命的事儿;唯有打在屁股没事。
古代受刑,比如梁山好汉发配到新地方,都要挨杀威棒。打不打、如何打,当然要看是否给行刑的人好处。给了钱,打得响,伤得轻,打完还有金疮药抹和童便喝,化解瘀血;不给钱,打得声小、沉闷,表皮不烂却留下内伤,分分钟要命。据说衙役都受过专门训练,把薄纸铺在豆腐上用棍子打,打得豆腐烂了纸却完好无损才算合格。打屁股基本不要命的原因是臀部肌肉丰厚。“丰乳肥臀”的“肥”,说的就是肌肉多。

    屁股除了挨打,还经常挨扎。西医中注射药物进人体,分静脉注射和肌肉注射两种。小剂量的肌肉注射一般选在上肢三角肌部位,例如疫苗接种;大剂量的肌肉注射则选在屁股。很多人因为小时候肌注青霉素太多、太频繁,导致臀部肌肉出现结节、坏死和萎缩,好端端一个屁股,变得凹凸不平。严重的臀部肌肉痉挛、牵扯,会影响坐卧行走。

    中医认为屁股被足太阳膀胱经(背面)和足少阳胆经(侧面)覆盖,属阳,主热、主动。古代审美认为“丰乳肥臀才是女性美”是有道理的,这代表生育、哺乳功能强大。肥臀的基础是骨盆大,加上肌肉丰满、隆盛,起码不会难产;骨盆小、屁股肌肉瘦削的女性就相对麻烦。临床上常见屁股瘦削的女性容易宫寒、痛经,平素屁股发凉、怕冷,出门都得带棉垫子,不然坐在光板儿凳子上都会着凉、腹痛、腹泻。男人屁股肌肉结实、上翘,俗称翘臀,也是健康有力的象征,不仅跑起来腿脚有力,在床上也有功夫。

    别看屁股大,肌肉多,中医针灸能用的穴位倒不多。原因很简单:普遍受力不如局部集中发力,狠不如毒。屁股上常用的穴位只有一个 ,就是环跳穴。环跳穴是膀胱经和胆经的交会穴,人侧卧,在股骨大转子的高点与骶骨尾椎之间取穴(下面是坐骨神经),深刺之,能够疏通膀胱经和胆经,提高腿脚供血能力,有效缓解坐骨神经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