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答:十天造出来的爆款


文/郑依妮
<<新周刊>>第472期



    一个估值1亿美元的产品,是如何在几分钟内决策,10个人用10天做出来的?百度一下就知道了,为什么我们还花几十块钱上网问一个问题?“知识就是力量”被分答改写成“知识就是金钱”。



    分答一炮而红少不了王思聪的功劳,王思聪在分答上线最早期注册了账号,回答了 32 个问题,收入26.8万元。随后各路明星如章子怡、柳岩、叶璇、佟大为、海清等陆续加入,粉丝效应引爆了分答。果壳网创始人姬十三也是答主之一,他给自己标价49元一个问题,至今回答了52个问题,收入1.5万多元。

    分答产品总监朱晓华说:“我们一开始并没有想到会走到今天这样红。我们投入了10个人,花了10天时间,用了非常小的代价,拿出很简陋的产品来测试,然后大家接受了。”

    朱晓华是说服姬十三做分答的人。在做分答前,朱晓华在看凯文·凯利的《必然》:“里面有个观点——在人工智能搜索引擎高度发达的时代,比起如何解决问题,如何提出一个好的问题更有难度。这句话触动了我,这也是分答的缘起。”

    两年来,果壳团队一直关注AMA(Ask Me Anything)这种新型问答社区,美国去年上线的Wislike和今年上线的Tiptalk都有很高的人气。今年年初,微信朋友圈被付费才能看清晰图片的应用刷过屏。这些模式综合起来,就是分答的雏形。

    付费文字问答产品“大弓”在今年2月上线后,朱晓华心里越发迫切,他带着想法,在一个下午找到了姬十三。姬十三思考了一下,当机立断:“那就做吧!”整个决策前后只花了几分钟。在策划之初,除了有人愿意付费,姬十三还考虑到要有“病毒式传播”效应。姬十三定了调子:“玩法就是你付费问我,我语音回答,内容其他人可以偷听,偷听时双方分成。”

    一开始果壳并没有投入太多的精力去做这件事,朱晓华抱着“只是一次试水,反正成本也不高,失败了也没关系”的心态,当天下午就挑了一个前端工程师、一个后端工程师、一个设计师,加上姬十三共四个人,租了王小山的四合院,专心研发产品。

    回忆起研发产品的那十天,朱晓华说:“整个团队的创作状态特别放松,也很high。很多灵感是在大家吃饭的时候碰出来的,微信群聊天时也搞出很多梗。当时大家都觉得是在做一件好玩的事情,没什么压力。”朱晓华希望这个产品更好玩一点,于是他们在里面埋了很多梗。一开始“分答”的名字叫“吱付宝”,里面有一句话是:“这是一个由百度钱包赞助的支付宝团队,只能用微信支付。”“就是闹着玩儿的。我们的‘偷偷听’功能最开始叫‘旁听’,‘旁听’给人的感觉有点过于正经,鉴于果壳一直以来都是强行科普无节操的调性,有人提出把‘旁听’改为‘偷听’,随后又有人提出来‘偷偷听’更生动。” 

    由于在做这个产品时并不确信它能成功,所以从一开始这个十人小分队的策略是MVP,也就是Minimum Viable Product(最小的可行产品),用快速迭代的方式去验证分答的假设是否成功。朱晓华说:“我们一开始判断语音的形式不属于核心体验,可能是附加的用户体验,在产品刚上线的阶段并不重要,所以我们决定用最简单的形式面对大家,于是就有这60秒。后来我们在发布会上突破了60秒,增加了追问功能。”

    作为一个基于微信公众号的轻量级产品,分答很快被开发出来。一周之后,分答在果壳公司内测了一天,多是“你觉得公司哪个同事最帅”之类的问题,果壳的员工玩得不亦乐乎。第二天,姬十三立马决定把产品正式上线。

    果壳积累了五六年的行家人脉以及王思聪、章子怡、柳岩等大V的粉丝效应一下子引爆了分答。很多人都开通了分答,希望有人付十块钱问自己一个问题。

    姬十三看到了商业化的曙光:“我们不再是先免费地做很多内容,再让用户来交易。果壳正在积极寻找知识商业化和货币化的方案。”

    曾经,人们获取信息的方法就是“百度一下”,内容免费且获取方便。为何人们愿意放弃免费的搜索引擎而去付费寻求答案呢?免费信息与收费信息的价值区别体现在什么地方?

    在姬十三看来,这是“知识与‘知识的知识’”的区别:“有些知识是公共的,具有传播性;有些知识是私人的,具有针对性和唯一性。一个知识出现在合适的场合,通过合适的人和合适的方式传递出来,它就变得有价值了。比方说喝咖啡,咖啡的原理、分类等信息在网上都是免费的,它以文字的形式呈现在那里,也许不那么生动,你读起来要费很多力气。如果我是咖啡制作的学习者,我到了一个培训的环境,这个课程可能需要收费几百块钱,但有个魅力十足的咖啡师,他花了一个小时耐心地讲解,虽然讲的内容网上也有,但在此时此刻的环境里,他用他的方式讲述给我,我还可以不断地去询问。前者就是一个知识,而后者属于‘知识的知识’。”

    姬十三说:“今天大家看到的分答只是果壳试验的一个方向,未来形态可能会发生很大变化。分答上人们见个面可能不容易,未来我们把VR技术加入付费问答中,戴个眼镜就如身临其境,让对方与你 ‘面对面’沟通并解决问题。分答的这两个月真的只是刚开始而已。”

(实习生牛炎鑫对本文亦有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