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Live:把知识售卖变成一场直播


文/郑依妮
<<新周刊>>第472期



    知乎Live在上线后的47天里,已经进行了132场关于知识分享的Live,几乎场场爆满,有人甚至吐槽知乎Live一票难求的程度堪比春运。



    成立6年,知乎捧红知识界众多大V,但大V们都无法直接在知乎里赚到钱。那还是一个免费为王的时代,产品经理们尽量避免因产品付费而掉粉。“你若要人自掏腰包为知识付费,那根本没人会理你。”知乎创始人兼CEO周源回忆起三五年前的情形,那时没有人敢向提问者收费。

    一直到今年年初,网民的信息消费观发生了变化。周源说:“最早的上网,人们叫做‘冲浪’,那是一种无目的、随意浏览信息的行为。这两年,信息消费开始发生变化,人们越来越多地带着某种明确的目的上网,希望从互联网中获得有用的信息。因此,信息越来越有价值。”

    有价值就会有价格。周源决定在朋友圈试验,看看网民会为知识付多少钱。

    4月1日是愚人节,知乎在凌晨上线了值乎——一款付费问答产品。这个产品虽然是灵光一闪的产物,但自带愚人节特效,刷了一天屏。它会提示你:“谁谁谁有一条价值×元的消息。”你的朋友发来的这条信息在关键点上打了马赛克,比如“我有搜狗CEO王小川的微信号××××”,比如“90%的创业公司都在这件事情上栽过跟头,包括知乎。这件事就是:10元刮开” 。发布该信息的值乎用户“Fenng”在4月3日15时30分赚到了5150元,有515人花了10元看到答案后,表示“值得”,也有377人花钱看到答案后觉得有点“坑”。这个问题的答案是——没注册商标。不过,值乎内测期间赚钱最多的是某经纪人曝出的某男明星的微信号,一天净入13146元。在看完答案后,你觉得“值”,钱就转到发布人的微信账户;如果觉得“坑”,钱会直接捐给值乎程序员买格子衬衫。

    这场朋友圈秀很快引起“花这几块钱买一个人尽皆知的答案值不值”的冷思考。周源也肯定了“值乎”是知乎商业化的尝试,甚至树立“月流水20亿元人民币”的高远目标。谁会为知识付钱?

    周源说:“比如,当你希望去某地旅游时,你会提前上网查找攻略;当你有意向购买汽车时,你会上网查找哪款车更适合你;当你想买入股票时,你会上网了解哪只股票更有投资价值……如果不愿意在互联网上浪费时间,大海捞针似地寻找一个模糊的答案,你可以付费让这个领域的专家为你的问题进行专门解答。”

    周源称之为“互联网+知识”服务。

    周源是虾米音乐软件的付费用户,他认为每个月花几块钱去享受无损音质是一件十分划算的事情。他身边和他一样的付费用户越来越多,他相信人们愿意为有品质的服务付费。周源凭着对市场趋势的判断和对自身品牌的信心,一拍桌子,知乎Live就出来了。他要把知识分享做成一场Live。
 
    5月16日,知乎发布实时问答产品知乎Live。两款产品上线时间间隔之短、节奏之快,让人感觉这不太像知乎以往谨慎的风格。知乎Live上线后,果然不负周源所望。6月1日,李开复在知乎Live做了一场200人的在线分享,主题是解答关于创业的困惑。尽管一张门票高达499元,是知乎Live目前开过的最高门票价,但门票仍在瞬间被一抢而空。开场后,所有人进入了一个热闹的“群”,各种提问与讨论开始刷屏,李开复用语音具有选择性地回答大家的疑问,整场Live活动持续一个多小时。当晚,李开复的Live收入将近10万元。

    知乎提供的数据显示,从5月16日上线开始的47天里,知乎Live已经进行了132场关于知识分享的Live,并且几乎场场爆满。有人甚至吐槽知乎Live一票难求的程度堪比春运。这47天,知乎Live的交易总额达202万元,场次最密集的时候,一天有十几场Live在线进行。Live主题的跨度也很大,从“你所不了解的银行IT”到“十月怀胎,准妈妈也可以轻松做”,从“买二手车前,我们需要知道什么”到“评香师与关于香气那些事”,从“在珠峰跑步是怎样的感受”到“为什么你的商业计划书(BP)没人理”,每场参加人数少则几十人,多则四五百人。

    从值乎1.0的刮刮乐版本,到值乎2.0的语音化,再到知乎Live的实时付费问答,周源实现了分享知识的多场景转化。有些人在Live结束后,把自己的知乎专栏贴上去,后续还可以问。在知乎上,并非人人都能够发起Live,知乎Live的付费变现也会激励用户在知乎站内积累经验。

    一句话的回答到底值多少钱?这是周源要思考的,也是付费用户在付费前要接受的风险——可能出现信息不等价。多年以来,知乎大V们在网站上用心撰写并回答的优质长文尚未被付费,而短短的一段语音内容就可以收费了,这也是很多知乎用户的不解之处。周源回答:“对于生产者来说,有些内容倾向于传播和沉淀,这些信息可以免费;另一些是个性化、服务类的内容,对回答者有更高的要求。这两种场景都非常有价值,都是优质内容。我们在专栏上开通了赞赏功能,读者也可以赞助。”

    面对分答、问咖等付费问答产品的竞争,周源说:“不是谁要取代谁。知识共享这个圆要划得更大一些,从行业来看,要有不同的形式和产品。归根到底,这个市场是否繁荣取决于其供求关系是否足够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