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存指南之 性别观

中国女人为何最缺安全感?


文/郑依妮
<<新周刊>>第475期



    两性学者李银河认为:“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安全感都是取决于经济条件的。经济独立是起码的,其次也要精神上的独立。但有些人经济独立,精神不独立,特别依赖一个人,这也是缺乏安全感的人。”



    “相对于男性而言,中国女性更缺安全感。毕竟这是一个男权社会,多数资源、文化、政治权利都掌握在男性的手中,男性占据了大部分社会资源,因此相对于女性而言,男性会更有安全感。”两性学者李银河说。

    在父权话语体系的社会下,女人被列入“低等物种”,甚至不被当作“人”。比如:女人没有人的理性——别和女人讲道理;女人没有人的感性——女人翻脸就是快;女人没有人的三观——女人想那么多干吗;女人没有人的理想——女人应该以家庭为重。

    据统计,全世界每年自杀的男性数量比女性多。然而,中国是世界上唯一的女性自杀人数高于男性的国家,且农村自杀人数高于城市自杀人数。李银河认为,中国自杀人数也间接体现了中国重男轻女的传统观念,很多女人觉得自己的命特别贱,轻视自己,没有安全感可言,因此也更容易选择轻生。


在男权社会的语境中,男人出轨情有可原,女人出轨就罪不可赦。


    然而,也存在一些例外,比如王宝强离婚事件中,王宝强成了婚姻关系中最没有安全感的人。“男女关系也看是谁追谁的,主动追求的人没有安全感,而享受被追求的人更有安全感。越匹配的人,越稳定。越是求着对方越是卑微的,就越没有安全感越不稳定。” 李银河分析,“在王宝强的婚姻关系里,王宝强是比较缺乏安全感的人。他出生于农村,性格比较憨厚,但也自知农村人的出身不如城里人。马蓉是城市里的姑娘,感觉是下嫁了王宝强。因此王宝强的婚姻,不是女人占了男人的便宜,更像是农村人占了城市人便宜。”

    但李银河并不认为婚姻中男性比女性缺乏安全感,相反,从王宝强离婚一边倒的舆论风向中,就可以看出中国是男权社会心理。李银河说:“出轨这事,在中国传统价值观看来是男的能干,女的不能干。中国传统婚姻自古就是男尊女卑的妻妾制,男人要娶三妻四妾,大老婆连嫉妒的权利都没有。在男权社会的语境中,男人出轨是情有可原的,女性出轨是罪不可赦的。在古代,女性出轨要被‘浸猪笼’或丢在街上施以石头刑,用乱石砸死。”台湾诗人蒋勋更是一语中的:“为什么寡妇这个词我们很熟?为什么鳏夫我们很少听到?文字本身有社会的含义在里面,因为我们上千年的父权社会,男性可以再续弦,女性要等贞节牌坊,所以最后寡妇很多,鳏夫很少。”
“若事件的男女双方角色互换,那恐怕多数舆论是‘男人都是会花心乱搞的,女人就忍着点吧,他玩够了就会回来的了’。因为在现实生活中更多的是男性出轨,而女性被迫接受这个现实。” 李银河说。


“以前有一句话说,男人是大树,女人是绕树生长的藤。但现在有一批女性,她们自己就是大树,为何要做藤呢?”


    中国有句流传甚广的俗语——“干得好不如嫁得好”,选择拥抱高富帅,其实就是选择一种安全感。

    “以前的我总在寻找别人为你营造的安全感,后来才明白安全感谁也不能一直给你,只有自己是自己最坚强的后盾……”高晓松前妻夕又米发长文交代离婚事件始末。

     但范冰冰的一句“我不用嫁给豪门,我自己就是豪门”也让她获得“范爷”的封号。“大家通常都说,女孩子安全感很重要,我觉得以前大家所谓的安全感,都是男朋友或者身边的男性给你安全感,觉得女孩天生是弱势。不过现在很多女性其实都拥有自己的一技之长,有自己的定位,能够独立自强。所以我觉得有的时候,安全感是女生自己给自己的,内心强大很重要。”在李银河看来,范冰冰是一个对自我有足够安全感的人。

    “以前有一句话说,男人是大树,女人是绕树生长的藤。但现在有一批女性,她们自己就是大树,为何要做藤呢?我觉得这就是一批有自己独立经济来源、有自己的事业的女性。”李银河说。

    在上世纪80年代之前,中国大多数是双职工家庭,男女都工作,“妇女能顶半边天”。改革开放后,一部分男人先富了起来,“干得好不如嫁得好”的说法开始兴起,为了“嫁入豪门”,有人甚至还专门开起“名媛培训班”。“讽刺的是,西方70年代女权运动就是由家庭妇女发起的。她们觉得被养起来,生活没有意义,要求参加劳动当职业女性。现在中国的现象完全是反过来的,许多女性回到家庭中去了。我认为这是中国从50年代妇女解放以来的一个大倒退。” 李银河说。


“不管嫁一个有钱没钱的,女性都不能放弃自我价值实现。如今,女性不只要钱,更要尊严。”


    李银河认为自己一直是一个很有安全感的人:“我从来没有过不安全感。我一直保持经济独立,可以不靠男人来养活我,那我就有了基本的安全感。精神上独立,并不依赖任何人,自己是独立支撑的大树,对任何男人没有依赖性。”

    在她和王小波的关系里面,甚至是王小波更依赖她。当年李银河去美国读博士期间,王小波过去陪读。两人用李银河的奖学金维持生活。“那段时间他在经济上是挺依赖我的,然而他在精神上一点儿也不依赖我。他的精神是非常独立的,他有自己的才能、事业。”李银河说。

    “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安全感都是取决于经济条件的。经济独立是起码的,其次也要精神上的独立。但有些人经济独立,精神不独立,特别依赖一个人,这也是缺乏安全感的人。因此安全感必须是这两个方面。对于安全感,不分性别,诉求都是一样的。情感上,当你爱一个人的时候,你会特别依赖他,然而你的精神世界不能说缺了任何人就不行。双方的爱是平等的,作为一个人格独立的人去爱对方,而不是完全依赖对方。只有在经济上和精神上都保持独立性,才能给予自己、给予对方安全感。”

    如今,不婚族也成为一种被接受的小众潮流,“个人最主要的义务在于对自身负责,而非对他的伴侣或者孩子”,这意味着无论男女,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把安全感建立在个体之上。“不管嫁一个有钱没钱的,女性都不能放弃自我价值实现。如今,女性不只要钱,更要尊严。”


4.2%
 一份针对中国人不忠行为的研究报告表明,中国男性结婚后的出轨率是13.6%,跟其他国家已婚男性平均13.2%的出轨率较为接近;中国女性结婚后的出轨率则是4.2%,远高于其他国家平均0.8%的已婚女性出轨率。

3366万人
2015年年末,中国总人口137462万人,其中,男性70414万人,女性67048万人,男性比女性多3366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