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伟大而独特的战舰


 


与特拉法尔加海战的辉煌历史记忆联系在一起的,除了名将霍拉肖·纳尔逊,还有纳尔逊在此战中的座舰——永远的“胜利”号。



    历史学家在近现代海军的研究中有一个基本共识:由于战争终究要凭攻城略地或占领支配敌国为标志,因此,海上作战即便多么艰难和辉煌,一般也很难有陆地会战那样的决定性影响。仅有极少例外,1805年英国舰队击败法国与西班牙联合舰队的特拉法尔加海战可以说是其中的典型。此战不仅阻止了拿破仑称霸欧洲的计划,也真正确立了此后大不列颠150年的全球海权霸主地位。

    与特拉法尔加的辉煌历史记忆联系在一起的,除了名将霍拉肖·纳尔逊,还有纳尔逊在此战中的座舰——永远的“胜利”号。“胜利”号1759年开工兴建,1765年下水。连同后期改装,这艘当时的头等战舰共耗资约10万英镑(相当于今天的近1亿英镑),消耗6000棵优质木料,包括松木、榆木、冷杉及铁黎木等。它装备104门大炮,拥有850名官兵,可储存35吨火药,120吨炮弹以及其他补给品;它长达69米,排水量3500吨,一次出航可自持6个月。“胜利”号正是当时英国皇家海军和整个英国的极好象征:装备超一流,体现强大财力与科技优越性,其官兵更是野心勃勃,热情好战,训练精良,忠诚而有纪律,同时又富于进攻精神。

    人们很少称赞纳尔逊为战略家,但他在“胜利”号上取得的胜利不仅是战略性的,也是历史性的。他革新了当时风帆炮舰的陈旧战术。他将己方舰队分成两个支队,分别由上下风方向向运动中的法西舰队纵队进攻,切断和分割敌方,要求一旦接战,各舰不必顾忌阵列要求,而是要抓住眼前敌舰,猛烈发挥火力,不惜接舷跳浜,以一切机动灵活的战法取得胜利。

    1805年10月21日凌晨,在一年多的大洋猫鼠游戏之后,英国舰队与法西联合舰队终于在西班牙南部海域相遇。双方指挥官都知道,决定自己舰队命运乃至决定历史的瞬间正在接近。上午11:30,处于下风的分队已经近到两军直接炮战的距离,一艘法国后卫舰向英舰发射第一枚炮弹。而纳尔逊亲自坐镇的分队正在满帆接敌,他命令主桅打出旗语:“英格兰要求诸位恪尽天职!11:45,他们也开始接战,又15分钟后,“胜利”号成功切入敌阵,分割了联合舰队。

    13:15,与舰长托马斯·哈代一起在后甲板参战的纳尔逊被流弹击中,弹丸从左肩射入,直贯左胸,在脊柱上卡住。此战持续到16:30,英国舰队大获全胜。在最后的炮声中,纳尔逊殉职。临终前,他要求老部下和朋友哈代亲吻他,军医威廉·贝蒂听到这位立下绝世功勋的将军嘀咕:“感谢上帝我总算完成了我的职责。”

    特拉法尔加之后,重创的“胜利”号运送纳尔逊的遗体返回英国。1812年,它奉命改装为港口驳运船只。但“胜利”号的历史功勋绝不限于特拉法尔加。此前和此后,从美国独立战争到七年战争,在一系列历史事件中,它决胜七海,远征五洲,是诸多英国海军名将的旗舰。

    1824年,托马斯·哈代升任皇家海军最高职位,他签署了“胜利”号退出现役的命令。当晚,哈代的妻子听说此事,泪如雨下,立即扭着丈夫赶回海军部办公室,直到看着他签署了终止执行的命令才一起回家。此后,勉强保持其服役地位的“胜利”号上一度开办过新兴的电报通讯学校。1905年,特拉法尔加百年纪念之际,这艘铭刻着大不列颠往日荣光的海上巨无霸终于破损到无法漂浮。

    “胜利”号的悲惨状况引发了英国社会的惊慌。英国人成立了海洋研究学会,进行募捐,以修复和复建“胜利”号。两次世界大战中,它的修复被迫停顿,二战中还被纳粹航空炸弹击中。直到二战后半个世纪,繁荣的战后经济使得募集大量资金成为可能,英国海军也突然对这艘纪念碑般的战舰恢复了历史的深情。从1905年提出修复,到2005年特拉法尔加的超大纪念活动前夕,“胜利”号终于基本修复!它已经由国防部移交给一个专门保护基金会所有,但皇家海军仍有权任命舰长,现任舰长是2011年上任的洛德·斯特拉森少校,而英国海军部所有不在舰上的服务人员都被标注为“胜利”号船员。它现在焕然一新,停靠于朴次茅斯港,骄傲地展示着永恒的忠诚、勇气与恪尽职守战士品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