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有人考虑烧掉靖国神社





安倍内阁通过新安保法案,虽然他有所谓“三不”,但扩军海外的游戏禁忌被冲破了,
像潘多拉的盒子被打开,怨灵、英灵、恶灵、神灵统统出笼,谁都没法控制。




    日本大阪市与大阪府的合并公投遭到否决,市长桥下彻宣称,年底任满后,将退出政坛。桥下彻是大阪维新会的主将,而维新会是执政的自民党推动修宪的有力盟友,盟友一旦衰退,安倍内阁刚通过的新安保法案能否得到议会批准,实成疑问。刚从美国耀武扬威地演讲回归的安倍此刻或会变脸,额上那几条火车轨,更深更紧。

    安倍早前于美国演讲时说,日本人不喜战争,日本不会侵略,美国议员们鼓掌叫好。但躲在议会角落的情报人员说不定在摇头暗笑,心想,这老狐狸就会演戏,到什么戏台唱什么曲,明知道美国议员爱听这个便说这个,幸好我们并不中计。

    美国议会调查局于去年3月曾经发表报告,承认日本是“不可代替的同盟国”,却非常担心安倍的历史观与美国人的看法有所矛盾:他曾多次参拜所谓靖国神社,对侵略鬼灵鞠躬敬礼;他曾重新界定“甲级战犯”的历史性质,认为“甲级战犯就日本国内法而言并非战犯”;他曾对战时的性奴隶亦即所谓“慰安妇”严词否认……种种言行充分显示安倍晋三是个不可信任的、难以掌握的政治盟友,甚至,是美日关系的潜在乱源——但美国人没办法,安倍是日本民主制度下被选出来的首相,你不是相信民主吗?唯有认了。谁叫你需要日本在亚洲替你牵制中国?

    安倍晋三是翻叮首相,执过政,下台后,再执政,两次任上皆曾以首相身份参拜靖国神社。但在做首相以前,他去过多次了。据日本《中文导报》编辑局长张石先生的整理材料显示,安倍于2004年任自民党干事长、2005年任自民党干事长代理、2006年任内阁官房长官、2013年任自民党总裁时,皆曾到神社拜鬼。他认为到神社“为国家英勇战斗而牺牲的英灵表示崇敬乃理所当然之事”,并为2006至2007年就任首相期间没去拜鬼表示“悔恨至极”。

    依此逻辑,我们相信,今年8月15日安倍很可能再去神社,再朝诸鬼牌位鞠躬弯腰。70年前的8月15日,日本天皇通过广播向他的子民和全世界宣布“无条件投降”,此亦所谓“天皇玉音放送”,他的子民,跪的跪,哭的哭,自杀的自杀。安倍昔日赴社拜鬼,大多选在这一天。今年是日本人所谓“终战七十年”,亦即我们的抗战胜利七十年,他除将发表重要讲话,想必亦会再到旧称“东京招魂社”的靖国神社走走拜拜。而中日美之间,争执必再起。人间情义都是假,这三国是真实的世仇。

    安倍于内阁临时会议通过新安保法案后,举行记者会,提出“三强调”:一是日本绝对不会卷入美国主导的战争;二是日本绝对不会参加海湾战争、阿富汗战争之类具争议性的军事行动;三是给外国军队提供支持时,绝对不会行使武力。咬牙切齿,信誓旦旦,似是向神宣誓的人间宣言。

    这是实话或谎言,根本不重要。重要的只是,你安倍今天能够作此承诺,我们即使信了,明年谁又能够保证你仍在任?后年呢?大后年呢?于日本,政党轮替是常事,政党内换人更是常事中之常事。新的首相新的决策,以民主之名行新政之实,今天的保证和强调毫无意义。只要法案通过,扩军海外的游戏禁忌被冲破,像潘多拉的盒子被打开,怨灵、英灵、恶灵、神灵统统出笼,谁都没法控制。别忘了,自明治维新至1945年,日本从未停止对亚洲诸国侵略欺凌。日本人是“侵略惯犯”,案底重重,像香港老话说,厚过电话簿,怎会不让人胆战心惊?

    更何况,你安倍今天说不会跟随美国的指挥棒起舞,这只因美国尚未对你舞动指挥棒,一旦舞了挥了,你或你的继任首相能够说不吗?够胆说不吗?恐怕不会吧?若说会,谁能相信?战后日本曾是美国的附庸国,所谓天皇之存在,所谓靖国神社之保留,皆由美国人说了算。联合国占领军总司令麦克阿瑟曾想放一把火把敬祭所谓战神的靖国神社烧为平地,改建为赛狗场,后因政治考虑,不烧了,留为后用,连所谓天皇也保住。日本上下自懂知恩图报,当美国总统的手指笃向西,日本军队绝不会向东跑。太阳旗来了。而天空, 将乌云盖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