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休长大了





一休闻鸦啼忽然开悟:禅修的目的是拂去尘埃,回归真实的自己。
这一开悟,一个狂放不羁、醉酒狂歌狎妓作乐的“狂僧”诞生了。




    作为日本最负盛名的禅宗大师,一休和尚的身世与事迹在《聪明的一休》里交代得很详实,但关于名字有小瑕疵:根据其弟子所撰《年谱》,一休全称应为“一休宗纯”。这是两个法号的合体:他16岁追随西金寺谦翁和尚,得名宗纯;24岁追随华叟宗昙大师,再得名一休。他更早之前的名字则叫周建。个人认为周建和一休合体会更受欢迎:休一周。若真用这个名字,上班族将全体路转粉。

    此外稍有争议的是身世。他确实是天皇的儿子,但到底是哪个天皇不太确定。动画片说他是后小松天皇的王子,这也是学界的主流观点。但一休出生时日本刚结束南北朝,有四个天皇在世:北朝的后小松天皇,被打跑的后龟山天皇,出家的崇光天皇,还有后小松天皇的父亲后圆融天皇。这四个人都有作为他爸的嫌疑。当时的日本很乱,所以隔壁老王也有嫌疑。当然,无论谁是他爸都不影响其王子身份——老王的儿子也是要叫王子的。

    一休之所以成为风靡东亚、流传寰宇的风云人物,与其出身、职业及言行有莫大关联。和尚作为特殊职业本身就具备神秘感,加上王子身份则更具话题性,更让人乐道的是他出位的言行——其特立独行、离经叛道的行事风格,集观赏性、娱乐性、教育性于一身,是一个百年难遇的多栖明星。

    童年的一休和动画片中一样,聪明善良,正义机智。转变发生在他24岁,也就是得名“一休”之时。谦翁和尚去世,一休转投大德寺名僧华叟宗昙。这次转会颇费波折:最初大师将其拒之门外,一休跪在寺门外死磕干耗。大师命人向他泼水,他仍跪在原地不动。大师见封在冰里的一休有点像琥珀,就收他为徒。之后的某个夜晚,一休闻鸦啼忽然开悟:禅修的目的是拂去尘埃,回归真实的自己。这一开悟,一个狂放不羁、醉酒狂歌狎妓作乐的“狂僧”诞生了。

    最先欣赏到这一转变的世俗之人是京都富豪高井。高井请一休为亡父做法事。一休衣衫褴褛去了,被当作要饭的给打跑了;第二天“紫衣金襕”再去,这次富豪出门迎接。一休怒道:穿席来受冷落,金襕袈裟来笑脸相迎。你请的不是我是这套衣服,让它给你做法事吧。遂脱衣,扬长而去。路人问他何以袒胸露臂?答曰:东京热。再次感受一休洒脱性情的则是他的大师兄养叟宗颐。华叟宗昙死后养叟宗颐做了主持,养叟为装修寺院向财主募捐财物。一休认为大师兄修寺不修禅,是出卖理想;另外妄谈佛法出售僧籍,是对佛祖的无耻背叛,愤然离寺。

    不过一休自己也没做到禅宗定义的洁身自好守规戒律。在他看来,禅宗的最高境界是摒除虚妄活出真我,宗教的外在形式即禁欲教条是表象,是可以颠覆的。1436年大德寺开山祖师宗峰妙超圆寂百年祭奠时,一休却把女人带进了禅房,据《年谱》记载,这天“师前往塔下参拜,一女子带衣袋在后随行”。还作了淫诗一首:“开山宿忌听讽经,经咒逆耳众僧声,云雨风流事终后,梦闺私语笑慈明。”一边听诵经,一边同女子调笑……如果录制下来,画面就是优衣库试衣间。当然时长要长得多,大和尚的性能力应该不错,光头强嘛。

    他76岁时,爱上了一个叫森的盲歌女,《年谱》记述:“侍者森,余闻其风采,已生向慕之志。辛卯之春,邂逅墨住,问以素志,则应诺矣。”熊熊欲火激发了花和尚的创作激情,写了一堆黄色诗歌。现辑录一首:“美人云雨爱河深,楼子老禅楼上吟。我有抱持睫吻兴,竞无火聚舍身心。”76岁的老人是怎样追到小他几十岁的歌女的?可能跟两人的名字有关:一休一个木,阿森三个木,木生火,四木相对欲火熊熊。也可能是一休属狗(生于1394年),“森”需要导盲犬,一求,就答应了。一休在自传体诗集《狂云集》中说自己“淫酒淫色亦淫诗”,于这个大彻大悟的高僧而言,能做到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即可。于是15世纪日本的风月场所照明情况改善,他到哪里哪里亮,名言是“我不在洗头房,就在去洗头房的道上”。后世为纪念他,将其找女人常走的那条道命名为“一休道”,后来讹传成“一本道”,这是后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