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江与谢贤





人生走到七老八十之际,谢曾两人再有机会合作演戏,既万万料不到却又似命中注定,竟然演出火花。
一方怒掴,一方闷捱,在众目睽睽下加添了一幕粗暴兼粗口的戏外戏。



    香港娱乐圈发生“谢贤怒掴曾江”事件,看在白头粉丝眼里,确实伤透了心。然而,一掴一捱之间又颇为配合两人的多多戏份,这一记耳光,几乎成为两人五十多年影艺生涯的最佳脚注。

    曾江年长谢贤两岁,算是同辈。年轻时,两人都是英俊小生,但一个长相比较正气,演的多是纯情角色;另一个则眉目不羁常以浪子姿态现身银幕。气质不同,际遇有异,却都是好戏之人,戏里戏外也各有人生。

    步入中年之后,小生变中坑,两人差距越来越明显。纯情的男人虽也常演歹角,但眼神依然充满正气,有如一位智者,早已看破如露如电的世情百态。演戏归演戏,在现实生活里尽量保持单纯快乐,娶了一位亦是同行的太太,相守相依,日子过得自在。打打麻雀,去去旅行,拍戏纯属工作,努力做一位尽忠职守的演员,不张扬,只尽责。而且英文说得出,气质沉稳,所以长演长有,从小框到大银幕,从本土电影的慈父到好莱坞电影的黑帮,都有恰如其分的表演。Kenneth Tsang(即曾江的洋名),是西片字幕里偶见的名字。

    至于另一位,走的是彻头彻尾的另一条路:永远不羁,戏里戏外都是浪子,风流倜傥了五六十年,始终如一。站在公众面前,他从来都是收腹挺胸,嘴角挂着邪邪的微笑,眼神一贯地向世人挑逗,似逗尽世间女子。而到近年,大家再也看不见他的眼神了,因为他总是戴着黑超,可嘴角的邪笑没有消失,腰背也仍挺直,身边女伴年龄亦限定于18岁至27岁之间。仿佛这辈子从没听见导演喊 “Cut!”,所以一直在演, 灯前灯后都把“情圣”二字铭刻在胸前胸后。

    好了,人生长路终于走到真真正正的七老八十,两人再有机会合作演戏,既万万料不到却又似命中注定,竟然演出火花。一方怒掴,一方闷捱,在众目睽睽下加添了一幕粗暴兼粗口的戏外戏。出手的是浪子,捱打的是君子,这不正正是“斯人也,有斯戏也”的度身定造吗?不正正切合两人的忠邪戏路吗?

    打人之后,浪子转身离场,君子则气定神闲地坐在原处,笑道“冇事,冇事”。先不论人格修养的高低,仅是戏路分殊,已足以为香港电影史平添一个有头有尾的趣味章节。但在这章节里另有一个哀伤细节:曾江捱巴掌那一幕视频镜头,看进其妻焦姣眼里,必像一把刀,狠狠地、直直地刺在她心上。

    焦姣女士也72岁了,出生于重庆,成长于台湾,父母皆因被诬为“匪谍”而坐了黑牢——据说是有人看上了漂亮的焦太太,狠施毒计,抢夺人妻。本名焦莉娜的焦姣爱读书,本在艺术学校专攻影艺科,不忍母亲多病,辍学照顾。后来她做了明星,嫁给年长23岁的男星黄宗迅,岂料丈夫两遭车祸,逝世于1976年,其时,焦女士才33岁。“曾焦联婚”则是1995年的事了。刚入中年的善男子善女子相依相守,转眼二十载,各有璀璨耀目的影艺前生,亦有安稳静好的老去岁月。近两三年,更有喜讯,焦姣凭《窃听风云2》夺得长春电影节最佳女配角奖,曾江凭《窃听风云3》取得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男配角奖,两出电影,一个系列,成就了一对夫妻的掌中荣誉。

    岂料突然来了这一巴掌。老夫捱掴,老妻当然心疼,男的不仅是承受肉体之苦,更是尊严之伤,在众目睽睽下被掌击老脸,绝非什么叫人舒服的事情。不幸中之大幸是曾江先生修养够好、EQ够高,轻轻一句“冇事,冇事,几十年朋友,有乜嘢事?”展示了泱泱大度。既护住尊严,又像踹了一记无形脚回敬对方,让那位79岁的浪子更显得粗鄙不堪。江湖老四,原来始终只适合在江湖浪荡,老年人做出少年狂,可见活了这么长的光辉日子,此公竟然毫无长进,徒具一副潇洒皮相。就算他自己不感到羞愧,其亲友亦必为其难过。

    所以,心疼归心疼,焦姣女士有理由很快化涕为笑。老公用修养替自己守住尊严, 等于替她争了面子。不管是当下或将来,无论是娱乐版或香港电影史,当记下这笔老者冲突的胡涂账时,正面负面,忠人奸人,公道自在人心亦在纸上,曾江先生肯定不会是输家。捱了一掌,赢了光荣,就像坐在麻将桌前,拉开柜台,结算筹码,他其实得大于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