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妇的专业素质


文/唐辛子
 


日本这个社会,是极看重专业素质的。别说自卫队救灾这样人命关天的大事,就是在日本做主妇,也一样讲究够不够专业。



    今年日本的台风特别多,暴风雨一场接一场没有消停过。9月,豪雨导致鬼怒川决堤。日本自卫队派出直升机救援被洪水围困的居民,电视台全程跟拍,于是日本人民通过电视看到了自卫队救人的实况转播。

    实况转播中出现了这样的画面:一幢被淹没的民房二楼和一根电线杆上同时有人呼救。先救谁?观众都认为应该先救电线杆上的人——因为看起来远比待在民房二楼的人危险。但自卫队的行动却出人意料:直升机毫不迟疑地先飞去民房救人。正当电视机前的各位百思不得其解时,接下来看到的画面让大家惊呆了:民房的人刚刚救出,房子就整栋被洪水冲走了!而这时候直升机再飞去电线杆那儿,将人安全救走……之后电视台分析:电线杆按日本国土交通省规定的深度标准埋设,地基扎实,而且因为面积小,被洪水冲击的力量也小一些,比面积大的民房能多抵挡一阵。自卫队在千钧一发之际作出了正确判断,由此可见自卫队员的专业素质极高。

    在日本生活了18年有余,最常听到的生活用语当中,有一个词就是“プロ”。“プロ”指“专业”,在日本,无论干什么事,是否“プロ”,也就是说是否专业人士,非常重要。日本社会极看重专业素质。别说自卫队救灾这样的大事,就是在日本做主妇,也一样讲究够不够专业。通常,中文在“主妇”前添加的定语是“家庭”——家庭主妇。“家庭主妇”有“蓬头垢面、不修边幅、没见识没文化”等意味,是“黄脸婆”的代名词。但日文在“主妇”前面的定语则是“专业”——专业主妇。做主妇是一门专业,是一份工作,大有讲究和学问。

    我认识的一位忘年交日本朋友、和我妈妈差不多年纪的后藤太太,就是这样一位“专业主妇”。六十来岁的后藤太太住在名古屋郊外,家里除了有一幢大房子、一个大院子,还有一大块菜地。后藤太太在菜地里按不同季节种菜,在院子里按不同季节养花。每年5月她都和要好的主妇朋友一起举办玫瑰展:大家轮番去各家院子欣赏不同品种的玫瑰。秋天的时候,后藤太太则和一群主妇好友一起,腾出家中的榻榻米和室做展厅,展出各人不同的手工作品:蓝染、插花、押花画、和纸灯艺、布艺、漆艺、竹艺、书法、绘画……我这样的“客人”去参观后藤太太她们的手工展时,还可以品尝到自制的点心、手磨的咖啡。而且,后藤太太的押花画使用的原材料,全是院子里自己种的花。就连蓝染使用的原材料也是自制的:在后藤太太的日式大院子一角,为制作蓝染专门种植了蓼蓝。采摘蓼蓝,榨出青汁,再加入各种染色添加物,发酵一小时后,就可以染色了。

    后藤太太既不属有钱阶层,也不属知识阶层,就是寻常日本家庭的一位正儿八经的主妇。她的夫家世代务农,所以有祖传的大房子、大院子和大片菜地。后藤太太从来没有参加过工作,“主妇”就是她的工作,就是她的专业。而她对自己的专业也真是尽职尽责:她家里人个个苗条健康,吃的食品全是她亲手种的,纯天然纯绿色;着装不豪华但干净得体;院子里四季鲜花盛开,每一棵树都修剪得错落有致。而她自己呢,穿自己动手染色缝制的麻质衣服,短发整齐,并不化妆,但会将脚趾涂成淡淡的蓝色,好与她的蓝染麻质服装相宜。

    作为一名专业主妇,后 藤太太对围兜非常讲究,日常备用的一般有十多条,分别为:烧饭专用、染布专用、给果树喷药专用、去菜园专用、种花插花专用,等等。围兜是专业主妇的制服,所以绝对马虎不得。

    今年夏天后藤太太全家去夏威夷参加小儿子的婚礼——后藤太太有两男一女三个孩子,大儿子、二女儿都结了婚,现在做建筑师的小儿子也结婚了。我在Facebook上祝福后藤太太终于了却为人之母的最后心愿,后藤太太的女儿则代替妈妈发过来一张刚拍的照片:海边的朝阳和一只包着黑褐色海苔的白米饭团的特写。下面写着一行字:“谢谢唐桑,我们正在酒店阳台上吃妈妈从名古屋带来的手工饭团。味道好极了!美好的早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