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个梦想


文/张发财



霸州姑娘王满堂有一个皇后梦。她参加过正德朝的选秀,被刷了下来;
嫁人之后,居然又获得正德皇帝的青眼。但是命运啊,每每在最关键时刻抽身而退。



    故事发生在五百年前,这一年北京举办了一场大选秀。霸州姑娘王满堂经过初试,光荣成为明朝正德皇帝的预备役床友。按王姑娘的人生规划,接下来她给正德戴上冈本,正德给她戴上后冠,然后站在魔镜前顾盼:“魔镜魔镜,谁是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王姑娘浮想翩翩,甚至预定了iPhone7给白雪公主。男追女隔层山,女追男隔层膜。或许因为“好白菜不能让朱拱了”,抑或其他原因,正德偏偏不戳破这层膜。情势就此急转,王姑娘复试的时候被刷下去了。《明武宗实录》用“耻,不肯适人”来描述她落选的心态。这个姑娘的自尊心也像处女膜一样不能随便碰,性情刚烈的她打算永不嫁人孤身终老。

    就在决定“做不成圣上的女人,就做剩下的女人”不久,她开始频繁地做一个梦。梦中说会有一个叫赵万兴的人来娶她,“其人贵不可言”。因为有前期选秀的铺垫,在王姑娘的想象中,她会从另一个渠道和途径做皇后。全城人都知道王姑娘这个怪异的梦,于是恰如其时出现了一个和尚,说自己就认识这个赵万兴,要为姑娘促成好事。专业媒婆有一颗痣,和尚脑袋上有九个点,低头介绍,相当于专业的九倍,自然就成了。

    梦中老公赵万兴登场,瞬间,只一瞬间,王家便把姑娘嫁给他了。婚礼气氛很热烈,浪声笑语莺歌燕舞,“欢呼罗拜之,即妻以满堂”。王满堂当年是“以美艳尝与选入内”的,这世上有个莫名其妙的定律,就是美貌与智慧是不能并存(当然我老婆除外;而且,她现在就在我身边),这个定律反映在王姑娘身上尤为强烈。王满堂迷糊到连安检都不如,对这个突然冒出来的赵万兴没有任何考察,居然连身份证都没看,就放行了。而这个赵万兴的真实身份,是国家认证的骗子,其本名“鋹”,早已被通缉在案;职业更过分,是个道士;更更过分的是,他不但是骗子和妖道,更是邪教组织的头目。

    《明实录》说赵先生婚后“出妖书,传相煽惑愚民,神其梦从之者日益众”。因为王满堂的梦众人皆知——她是要做皇后的,一个娶了皇后的男人,按理说必须是皇上。于是夫妻二人互惠互助互相暗示,再经过激烈的心理斗争,赵万兴作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当皇上。我们知道,王姑娘做机场安检员是很不合格的,所以道士不但顺利登机,也顺利登基了。登基的赵先生,“鋹遂僣号改元大顺平定”,王满堂顺理成章成为“大顺平定皇后”——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据《明实录》记载,这对革命夫妻离开了霸州,定都山东峄县,建立了一个高效节能的政府——编制少到皇上皇后以外,只有两个官员,“儒生潘依道,孙爵策杖从之”。不清楚这“一女三男”除了打麻将还能有什么作为。这个另立中央的四人帮国家很快被老牌中央政府知晓,随即展开歼灭行动:“鋹为新城人所获,并得其妖书。抚按官以闻诏释愚民之从者,鋹及依道、爵皆斩于市。”一个崭新的国家就这样灭亡了,前后存活不到一个月。莫说是父母,就连王姑娘大姨妈都没见过这个伟大的盛世。

    《大明律》对谋反的处罚是:“凌迟处死,祖父、父子、孙、兄弟及同居之人,年十六上皆斩。”按说王姑娘必须身首异处,但传奇的是,三个男人被砍,王姑娘幸免;更传奇的是,正德皇帝审理案件时突然对王姑娘发生了浓厚的兴趣。上次选秀时少女,此次再见是少妇,时间和阅历把王姑娘打磨得风情万种风流婉转。正德作出了一个令人变貌失色的决定:娶她当老婆。

    从终点回到起点的王姑娘,完美诠释“螺旋式上升”理论的王姑娘,迎来了人生又起伏。“念念不忘,竟有双响。”王姑娘感慨道。然而命运啊,就像一个早泄的流氓,不断撩拨着王姑娘,每每在最关键时刻抽身而退。就在王姑娘获悉自己再次成为正德老婆的时候,正德,他居然死了!新皇明世宗继位,派人清理豹房时发现王姑娘跟正德的婚姻没有任何手续,于是发配浣衣局为奴。王姑娘迎来了人生又一次起伏。“这跌宕起伏啊,真像中国股市。”王姑娘感慨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