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酱宪法


文/唐辛子




    宪法,是一个国家的根本大法,具有最高法律依据,是制定其他法律的依据与基础,因此,宪法通常也被称为“母法”。日本的母法就是日本宪法,德酱的母法则是“德酱宪法”——当今日本皇太子浩宫德仁亲王出生之后,其母美智子为他定制的一部成长大法。

    “德酱”是美智子皇后对长子浩宫德仁亲王的爱称。“浩宫德仁”几个字,来自《中庸》的“浩浩其天”,以及“苟不固聪明圣知,达天德者,其孰能知之”。德仁七个月时,当时还是皇太子与太子妃的天皇明仁与皇后美智子因公出访美国。临行前,美智子为德仁特意录制了一盒录音带,好让襁褓中的德仁每天可以听到母亲的声音;此外,为了方便宫中侍从照顾德仁,还特意制定了一部“德酱宪法”。

    “德酱宪法”实际上是一部饱含母爱的育儿指导笔记,大都是如“休息的时候请这样、讨厌牛奶的时候请那样”等的生活琐事,此外,还包括“坏事就是坏事,请务必严加训斥”等具体要求。德仁是未来的天皇,除了父母,谁敢教育他呢?为此,在出访期间,美智子十分担心侍从们凡事让着、宠着德仁,于是制定“德酱宪法”,白纸黑字一一写明,以免他们在照顾未来天皇时心有顾虑。

    “德酱宪法”伴随着德仁亲王一起成长,后来被美智子不断增添新内容。例如:“扔出去的东西,请尽可能让他自己去取。请轻轻地推他的后背,说‘自己去取回来’。”美智子要求德仁养成玩过的玩具自己收拾、整理的习惯,日常生活里的其他事情也一样。虽然德仁从出生开始,身边就有一群侍从照顾生活起居,但美智子要求儿子不可养成依赖他人的习惯。凡事要学会依赖自己,这是作为人的自立。自立自信,有始有终,这样的人才会令人信赖。比起帝王学,令人信赖才是更为重要的基石。缺乏了这一基石,再高明的帝王学也毫无用处。

    德仁年幼的时候,东宫御所养了一群小鸡。德仁经常给小鸡喂食,后来一看到他,小鸡们就会习惯性地围拢过来。德仁觉得好玩,忍不住伸出手来想抓住小鸡,吓得小鸡们四下逃散。小鸡在前面跑,德仁在后面追,就像在捉迷藏一样。美智子看到之后,在“德酱宪法”里又加了一条:“请不要扔饵食的盘子。比起追赶逃跑的小鸡所获得的快乐,请务必让德仁记住在喂饵食时,小鸡一点点靠拢过来的快乐。”强者必须对弱者心怀慈悲,不可以戏弄的方式收获快乐,这是美智子对儿子的严格要求。

    德仁满一岁时,天皇夫妇亲手挖了一个沙坑,作为送给他的周岁礼物。德仁开始上小学,礼物则是庭院里花坛的一个角落——德仁可以在那个角落种植自己喜欢的花草,并亲手培育它们。虽然德仁从小生活在深宫,缺少普通人所拥有的自由,但美智子尽一切力量将儿子培养成一个热爱动物、亲近植物、拥有柔软内心的人。而柔软,正是和文化传统美学的核心。

    “德酱宪法”对日本母亲的影响很大。手塚治虫与夫人悦子的第一个孩子,也是个男孩,与德仁年龄相仿,名叫“真”。悦子夫人在回忆录里这样写起自己的育儿往事:

    “真酱小时候,经常跑到手塚的动漫工作室去捣乱,编辑们没有一个人会训斥他,都对他宠爱得不得了。就连父亲手塚也不训斥他。手塚说:孩子是动漫的客人,训斥客人并将客人撵出工作室,这种事我可做不来。”于是,“真酱就像一个小皇帝一样,变成地道的捣乱虫”。这时候,正好“德酱宪法”问世,于是,模仿“德酱宪法”,悦子夫人制定了“真酱宪法”:“工作时,如果真酱问题太多,影响了工作,请随时赶他出去。”“捣乱的时候,请毫无顾虑地大声训斥。”“真酱宪法”贴在手塚动漫工作室最显眼的地方,悦子夫人说:“效果还不错!”

    制定了“德酱宪法”的美智子皇后,不仅严格要求孩子,也始终严格要求自己。在学习院担任过德仁国语老师的川岛优教授,曾这样回忆起皇后:“每次学校举办家长参观日,从来不会迟到,并且永远第一个到达、坐在教室边缘的角落里,安静地等候着的人,总是美智子陛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