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为何弃医从文?


文/张发财



    周树人先生之所以学医,我的中学语文老师说,除了“恨中医耽误了他的父亲的病”、“确知日本明治维新是大半发端于西医的事实”这两点,孙伏园在鲁迅逝世5周年纪念会的演讲中提到第三点:想医治自己的牙病。鲁迅从少年时代牙齿便开始蛀烂,家人不管不顾,最终烂出一个壮观的大洞,大到说话有回音:“我这颗蛀牙……这颗蛀牙……”我老师还说,名句“门前有两棵树,一棵是枣树,另一棵也是枣树”也是因此洞而来。

    带着家难、国愿、自我治疗三重目的,1904年9月,鲁迅到了日本仙台医专。两年后,他忽然决定转型文艺青年。《藤野先生》《呐喊·自序》中说,是因为他在课堂上看幻灯片大受刺激。当时正值日俄战争,片中有中国人给俄国做侦探,被日本人拿获砍了头。日本学生山呼万岁,周先生倍感屈辱:“凡是愚弱的国民,即使体格如何健全,如何茁壮,也只能做毫无意义的示众的材料和看客,病死多少是不必以为不幸的。”由是愤然退学。

    然而他的同班同学铃木回忆说:“幻灯的解说由中川教授亲自进行,也许有中国人被日本军杀死的场面,学生大体却是静静地看着。后来才听说这件事成了周树人退学的理由。当时周树人却没有说过这件事。”若铃木此言为真,可以说鲁迅由此退学并不成立。笔者按个人经验及常理分析,也认为当时不会喊万岁——男生看日本片都是静音的。

    中日建交后,鲁迅研究协会与仙台取得联系,“当时放映的那组幻灯片已经找到,奇怪的是,却失落了鲁迅所描述的那一张。有日本学者考证鲁迅所说的那张幻灯片根本不存在”。周先生此后的轨迹也不支持“看片退学”说:退学后,鲁迅到东京和周作人一起翻译作品,结成《域外小说集》两册。这只能算曲线唤醒民众,并且效果不好。周作人回忆说:“书在上海和东京寄售,半年过去东京只卖去了第一册21本,第二册20本。第一册多卖去的一本,是一位热心朋友(许季茀)怕寄售处不遵定价,买一本试验一下的。于是第三册不再编印了。”之后鲁迅回国做教师、公务员,直到十多年后《狂人日记》出世,鲁迅才算正式出道,以文学唤醒愚众。

    幻灯片事件之前,还有一次漏题事件,《藤野先生》里写道:“大略是说上年解剖学试验的题目,是藤野先生在讲义上做了记号,我预先知道的,所以能有这样的成绩。”于是日本同学写匿名信讽刺鲁迅,他感到一种难以忍受的莫大侮辱。有研究者认为这也是刺激鲁迅退学的原因之一,另一些学者则认为,恰恰是这次事件导致了鲁迅放弃学医,原因就是成绩。鲁迅自述:“秋初再回学校,成绩早已发表了,同学一百余人之中,我在中间,不过是没有落第。”

    那么,成绩到底是多少?《鲁迅的青年时代》和《亡友鲁迅印象记》两本书中都引用了鲁迅医专同班同学、医学博士小林茂雄公布的鲁迅学年成绩:解剖学59.3分,组织学73.7分,生理学63.3分,伦理学83分,德语60分,物理60分,化学60分,平均65.5分,全班142人他排第68位。(1994年发现成绩算错:生理学上学期60分,下学期75分。)这很说明问题:除了伦理学,入门的医学基础课都徘徊在及格线上下,特别是解剖学,直接打了最关心他的藤野先生的脸。在一所二流医专成绩如此,往后的难度可想而知。大约同学们开始上岗挂号,他还在上学挂科。于是,不得不知难而退。

    当然,糟糕的成绩也说明鲁迅应该没有作弊。假设藤野先生真的漏题给他,这个成绩更能说明,周先生在医学上的资质是无可救药的。这也不算恶意揣测,周家确有作弊传统——光绪十九年(1893)轰动江浙的科场作弊案,主角就是鲁迅的爷爷周福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