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碗日本咖喱饭


文/唐辛子



    海外的人说起日本,常常以为日本人天天吃寿司。这种想法不奇怪,毕竟寿司是日本料理的代表性食品。但实际上,就像中国人并不天天吃饺子一样,日本人也并不天天吃寿司。

    调查显示,有一样食品,日本人平均每周至少吃一次,那就是咖喱。喜欢吃咖喱的日本人太多了,多到在全日本都很难找出一个不喜欢的。所以,尽管全世界都认为日本是个吃着生鱼成长的民族,但源于印度的咖喱却是日本最受欢迎甚至排行第一的国民食品。这真是一件很诡异的事。而源于印度的佛教,与神道一样大受日本国民喜爱,因此并列为两大国民宗教。据说,日本有80%的人是佛教徒呢!天知道。

    咖喱与佛教,这两样源于印度的食粮——一种填饱肚子,另一种则喂饱精神,它们在日本的遭遇是一样的:勤劳的日本人以愚公移山的精神,将它们改造成日本式。不仅佛教被赋予日本人的思想与精神内核,咖喱饭也一样。关于佛教里的日本人思想与精神内核,是个深如海洋的话题,此处略去不谈,仅谈谈日式咖喱饭被赋予的内涵。
例如,京都大学有一个咖喱部,其成员都是咖喱好食者。他们的口号是:“咖喱是爱,爱是咖喱,这就是正义。”这群咖喱好食者认为,咖喱需要聚集多种食材混搭搅拌,才会风味绝佳,人也一样:人也需要聚集在一起,通过各种混搭、多重搅拌之后,才能激发化学反应,催生野心的萌芽。

    地震专家尾池和夫担任京大校长时,京大的学生们对校长提了个要求:“希望能感觉校长就在身边。”为此,尾池和夫邀同学们一起动手,研制出15种不同风格的口味咖喱,并层层筛选,留下最人气的一种,命名为“总长咖喱”。现在,在京大校园的餐厅里,学生们随时可以吃到“总长咖喱”——它作为校长的化身,被吃到学生们肚子里之后,他们应该时刻感觉到与校长同在了吧。

    除了京大校园的“总长咖喱”,日本另一种超有想法的咖喱是“大坝咖喱”。日本现在有水库大坝大约3000座,其中有不少兼具旅游观光功能。例如在神奈川县有一座“宮ヶ瀬ダム”,中文翻译成“宫濑大坝”。宫濑大坝不仅肩负着横滨、川崎、相模原等神奈川县超过三分之二地域,以及全县90%以上人口的上水道供应,还通过神奈川的爱川第一发电所,输出最大功率为24000kW的水力发电,是日本排行第六的水库大坝。

    而宫濑大坝除了供应生活用水以及水力发电,同时还是个著名的观光景点:乘坐电梯和缆车到达宫濑大坝的最下方,可以看到宫濑大坝的特色景观“观光放流”——“飞流直下三千尺”,巨大水柱奔闸而出,闻者震撼,见者惊心,壮观无比。除此之外,宫濑大坝还提供一年一度的“内部参观”——进入水库大坝混凝土内部细长的通道,乘坐内部单轨电车,可以了解水坝的各类管理设备设施,还可以登上水坝外部的回旋安全阶梯,从各个角度眺望宫濑大坝周边全貌。宫濑大坝周边也已经规划、建成大型的娱乐休闲地:大型公园和大型运动场,此外还有水库大坝资料馆、游览船等。

    娱乐休闲的地方,当然少不了餐厅,而日本一般有餐厅的地方就会有咖喱饭。有水库大坝的地方,自然少不了“大坝咖喱饭”:用米饭制作成拦截水流的大坝,用咖喱汁做成蓄水池,再用蔬菜等点缀成大坝附近的植物——一份大坝咖喱饭便大功告成。当然,各地大坝的设计不同,大坝咖喱饭的形状也不一样。例如在岐阜县德山大坝湖附近的德山会馆所提供的“大坝咖喱”,其特色是:在长椭圆形的盘子里,先将米饭做成左右各一座小山峰,然后咖喱汁从高至低,在两座米饭山峰之间缓缓流淌而过,再佐以新鲜绿色的蔬菜色拉,一碗山清水秀的大坝咖喱吃下去,心情果然有了精致的愉悦。

    现在日本已经有72种大坝咖喱了,甚至还成立了“大坝咖喱协会”,专门介绍日本各地的大坝咖喱,并举办大坝咖喱设计比赛。江户末期由英国人带到日本的印度咖喱,在上百年来日本人孜孜不倦的改造中,被赋予了各种日本式想法,开始拥有日本文化的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