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日本


文/唐辛子



    近年来日本媒体提及中国,除了中国游客的爆买,还时常讨论中国如何山寨日本产品。中国网民不高兴了,于是网络上出现了这种论调:“日本才是世界第一山寨大国,中国算什么”“日本在山寨上领先了中国五十年”,等等。

    说得不错,日本才是世界第一山寨大国呢!不过有必要纠正一下:日本在山寨这条道路上,领先中国何止五十年!人家领先中国上千年呢。比如,1300多年前奈良时代的平城京(今奈良)、1200多年前平安时代的平安京(今京都),就山寨了北魏的洛阳、隋唐的长安。当年平安京因此得到“洛阳”的雅号,至今在介绍京都的相关书籍中,还有洛北、洛东、洛中、洛西、洛南等与洛阳相关的地名表述。

    千年前的中国是先进国家,因此当时的日本,不仅京城的布局是山寨的,就连货币也是山寨的。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在京都、镰仓、博多及大阪堺市的中世纪遗址相继出土了各种货币铸造模具。京都车站的大规模建设及地下街挖掘工程,让大量被掩埋在地下的、从平安时代到室町时代的遗址以及物品重见天日,其中包括刻有元祐通宝、天圣元宝、元符通宝、开元通宝、皇宋通宝、元丰通宝等中文字样的货币铸造模具共计9点。在镰仓和大阪堺市的中世纪遗址内,也出土了中文货币铸造模具。堺市出土数量最多:从开元通宝到洪武通宝,共计发现货币铸造模具21种202点。

    这实在是震撼日本的大发现。因为这些货币铸造模具的出土,彻底颠覆了日本货币史。708年到958年,日本政府发行过12种官铸货币,但质量一次比一次差,钱越做越小,分量也越做越轻,导致通货膨胀,货币贬值。官铸货币无法继续发行,替代品则是如唐代的开元通宝、北宋的皇宋通宝和元丰通宝等中国货币——它们被命名为“渡来钱”,即从中国漂洋过海而来的钱币。学者们认为,中世纪日本有500多年使用的都是“渡来钱”。直到中文货币铸造模具出土,学者们才知道,当时日本使用的货币,有相当一部分根本不是从中国漂洋过海而来,而是仿造的。这些仿造钱被称为“模铸钱”,用当下的中文来说,其实就是“山寨钱”。

    山寨都城、山寨货币,还远远不足以显示日本人的山寨水平——看看日本保存至今的传统文化,就会发现有不少山寨自中国的。京都一对姓山本的父子,被称为“日本最后的镜师”,他们会制作魔镜:在光线照射下,背面花纹为松竹龟鹤的镜子,反射出来的图案却是十字架上的耶稣。这种魔镜的原理,得自中国的透光鉴。《梦溪笔谈》中有记载:“世有透光鉴,鉴背有铭文,凡二十字,字极古,莫能读。以鉴承日光,则背文及二十字,皆透在屋壁上,了了分明。”这种通过光学与力学原理实现透光效果的铜镜制作工艺,早在宋代便已失传,但在日本,却被一个叫做山本的家族代代继承——山本父子是当今世上唯一能够完全按古法手工制作透光魔镜的匠人。
如此说来,这样的山寨,还是有用的:正是他们保存了我们失去的工艺传统。所以,中国网友不服气,指责日本人山寨的时候,也有必要对他们鞠躬感谢:正是因为他们山寨中国的古都,我们在京都、奈良还可以找到早已失传的大唐遗风;正是因为他们山寨了唐宋的斗茶文化,又同时引进了中国的禅宗,所以我们在当代日本还能找到“茶禅一味”的古人心境。

    前几天,看到一则新闻:中国政府官员出面邀请日本最会煮饭的“炊饭仙人”——86岁的村嶋孟老先生,到中国去教大家煮饭,并决心在三年内开发出最好的电饭煲和最好的名牌米。电饭煲是日本人发明的,万一有一天日本人的电饭煲制作工艺失传,日本人再也煮不出好吃的米饭,而不得不去中国寻根,想必那时候的日本人也会对中国人心怀感谢。只是,山寨他人,仅仅三年时间是不够的——三十年太短,三百年不长。倘若一样事物,虽然最初是山寨货,但在其后的百年乃至千年,山寨者对其不断倾注心血,那么,它的血统是否纯正已经不再重要,而演化为唯一的、独创的,并成为一种传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