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护住社会的善根




从善如流。中国人不缺慈善之心。我们缺的是一个公开透明的慈善制度和一个可持续的慈善模式。


  慈善并非舶来品。中华民族有着悠久的慈善传统。

  当前的慈善困境是,一方面政府主导的慈善模式缺乏公开透明的机制,另一方面民间慈善机制尚未培育起来,无论是宗教团体、慈善NGO还是公益的个人,均处于起步阶段。善款被挪用,诈捐门频生,传媒与公众无不对一些善举或行为,抱以质疑甚至阴谋论的揣测。于是由郭美美引发的对中国红十字会的舆论狂潮,就在所难免了。

  我们希望,“郭美美炫富门”能成为社会向善、慈善事业走向正轨的契机。

  善心是社会最柔软部分,亦是社会疗救方式、均衡社会差距的有效手段。人类社会是利他倾向的。换言之,利他基因是我们建立社会和国家的前提和基础。故而莫以善小而不为,社会积小善而成大善。

  从善如流。中国人不缺慈善之心。我们缺的是一个公开透明的慈善制度和一个可持续的慈善模式。

  然而中国的现实,往往是一个正命题伴随着一个反命题。我们从“郭美美炫富门”中也不难看到这种似是而非又似非而是的两难困境:

中国是暴富的,中国又是贫穷的

  中国经济的硬实力不硬,中国的富裕程度还远未能惠及所有人群。中国的软实力真软,文化沙漠比比皆是。

  中国特色的奢侈品豪客背后,是一个财富分配不均及文化根基浅薄的中国。一个小小的炫富女击中的正是中国这条软肋,其背后是极度躁动的社会情绪。

  红十字会内幕的展开,像推倒的多米诺骨牌,谁是第一张已然不重要了,关键在最后那张。微博时代的新闻就是这样,人们的群集智能有如激光制导,导弹总是打向人们想打的那个部位。郭美美是此次事件的导火索,绝不应该成为替罪羊。

  公众的舆论,郭美美不是目标,她与中国红十字会是否有关不是目标,公开善款去向和财务花销才是目标,改变慈善事业乏力、社会离心离德的困境才是最终的目标。

郭美美是重要的,郭美美又是不重要的

  郭美美被以“虚构事实扰乱公共秩序”立案,即使她被判刑,也解答不了人们心目中所有的疑问。

  大肆炫富会刺痛普通中国人的神经。慈善不透明则是更大更严重的问题。有评论提出,红十字会最该感谢郭美美,因为可以以她为契机促进红十字会的良性发展。

  作为中国慈善的最权威的机构,红十字会的一举一动牵动着国人的神经。比如上海卢湾红十字会的天价餐费,比如总会“超标采购420余万元”等问题,人们提出红十字会要财务透明和去行政化,督促其完善制度,这些都是事态好转的契机,社会向善的开始。

慈善是不可以商业化的,慈善又是可以商业化的

  不要一概否定公益组织和企业合作,从国际经验来看是允许公益组织自己办企业的,以解决公益组织“造血”和可持续发展问题,只是要规避打着公益的旗号去牟取暴利的企图。

  在国内外不乏将慈善变成一门“生意”的成功尝试,比如由U2主唱波诺发起的红基金,将国际各大品牌号召于旗下,人们每消费一件时尚产品便会向该基金捐一定比例的钱。于是慈善变成了一门可持续的“生意”,商家、消费者和被救助者三方受益。我们看到,国内像麦当劳、南航等商业机构均推出过类似的基金运作方式。当人们还在质疑某某企业借慈善逃税、慈善是否应商业化时,早已有成功的案例摆在那里了。

  比财富稀缺的是慈善,比慈善更稀缺的是相关良性制度和可持续机制。

  我们欣慰地看到,中国红十字会通过此次纷争表示将重点完善组织建设制度、业务工作制度和信息公开制度,进一步增强红十字会的凝聚力、执行力和公信力。假如香港红十字会可查十年账,可以细到一箱方便面或一条棉被,为什么中国红十字会做不到呢?假如人家的慈善机构,其行政经费不得超过捐款额的5%,为什么中国红十字会做不到呢?

  在此次郭美美事件中,红十字会的反应由迟钝缓慢和官僚气,转向主动接受媒体采访,主动公布内部运作,并坦言存在四方面不足,表示要从组织内部查找原因并研究应对办法,这对那些官方的或半官方的公共服务机构们,是否有所启示呢?

(执笔/肖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