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上对得起祖宗,下对得起后代”




老祖宗和后代(小祖宗),我们谁都得罪不起,却又都得罪了。
面对祖上留下的遗产和一个不确定的未来,唯去自私之心而抱敬畏之心。


  广东省委书记汪洋近日在环保专项调研时指出,要以“上对得起祖宗、下对得起后代”的责任感和使命感做好环保工作,用环保倒逼转型,用执法造福群众;并强调,在当代中国,坚持发展是硬道理的本质要求就是坚持科学发展。

  要经济GDP还是要绿色GDP?中国的发展权与环保政治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绿色环保的普世价值成为与国际接轨的通道,也是一种身份认定,更是产品通行证;但同时环保政治也成为西方打压中国制造的“道德武器”。

  但我们必须指出,环保不只是国际政治,而更应为吾土吾民的利益着想。

  试问,中国的环境污染让GDP打多少折扣?我们给子孙留下多少碧水蓝天?今日,中国已是全球最大的能耗国,但同样的GDP,中国的能耗是日本5倍;美国一度被指责是全球能耗最多的国度,但美国用同样的能耗创造出了三倍于中国的GDP。

  《新周刊》曾对中国的环保险恶状况提出警醒与发出呐喊,比如《我反对》,比如《破地球》和《未知日》。媒体的价值和使命,就是社会在急行军时充当瞭望者、警示者与守望人。


  当我们被超速发展的思维绑架了之时,唯有灾难让我们警醒。这是可悲可耻的。

  高铁是中国经济发展的一面镜子,折射出大干快上的痼疾、丛林社会的高速发展以及只争朝夕的急迫感。现在,经受7·23动车事故冲击的高铁全面降速。“暂停审批新的铁路建设项目”。

  回想三十余年,中国挖出多少矿产?把它们折现成钱总有几十万亿人民币吧。中国又卖出多少亩地?把它们折现成钱也总有几十万亿人民币吧。可钱还是不够花,地方政府还要超发债券。假如这些祖上留下的以及未来世代承担的巨额财富,未能产生应有效益,未能转换成全民财富,被挥霍掉了,试问,中华民族的先人及后代,将怎样看待这个时代?

  云南铬渣污染事故由来达17年之久,却只处理两个货车司机。其背后的利益盘结及地方保护,还有“不顾一切,先发了再说”的发展思维,尤其可怕,继而可耻。当地方环保局局长称“离当地群众饮用自来水水源地很远,尚未对群众饮用水安全造成影响,也尚未发现铬渣污染造成人员伤亡,只有若干只牲畜死亡”之时,河流下游广大腹地的百姓唯抱惊恐之心。事实上污染源头已现“死亡村”,据村民说,该村每年至少有6至7人死于癌症,村民依偏方每天要生吃50多只臭虫来缓解病痛。消解铬渣污染事故需要多少年?专家答:100年。

  回想三十余年,中国人兑现了大江大河,兑现了地下矿藏,却也透支着民族的未来。请少讲点兑现主义,多抱些对未来的忧思和敬畏之心吧。

  父债子偿。老祖宗和后代(小祖宗),我们谁都得罪不起,却又都得罪了。面对祖上留下的遗产和一个不确定的未来,唯去自私之心而抱敬畏之心。


  当我们被所谓现代化的生活方式绑架了之时,唯有参照东方朴素的生存智慧,回归老子、回归易经等传统智慧。有人概括说:资本主义的本质,一是敢花别人的钱,二是敢花未来的钱。华尔街金融危机、美国国债危机,以及西方世界向中国等发展中国家转嫁污染成本,亦当令我们警醒。全球化和现代化,需要东方智慧的一条缰绳。

  东方式敬天爱人是对现代消费主义的一帖清心剂。什么是未来真正的奢侈品?无非是清洁的空气、水和食物。

  如何才能“上对得起祖宗,下对得起后代”?传承传统文化中的精粹,首先学会尊重土地。可我们的土地,没有多少是不用化肥、没有几亩是不用农药的。当放心的餐桌成为一个奢侈的期望时,全社会都该反省我们的生产方式了。

  我们不光要对每施一次化肥反省,还要对每坐一次飞机反省,对每开一次车反省,对每开一次空调反省,对每使用一次塑料袋反省。我们要问:这是必需的吗?

  国际论坛上曾有“中美国”的提法,这在环保上却是有意义的。作为全球最大的发达国家,美国人必须转变消费方式;作为全球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中国人必须转变经济模式。那种美国疯狂消费、中国拼命生产的“中美国”模式,只会合力把地球搞垮。

  我们凭什么享受现有的经济成果?请记住,那是祖上和子孙让给我们的。自私自利只会招致他们的诅咒。

(执笔/肖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