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拼爹拼啥?




一个“拼爹”的时代是病态的,一个民众默许“拼爹”的社会是可悲的。“拼爹”拼不出中国的未来。


  2011年过去大半,“干爹”和“坑爹”是两大热门关键词。郭美美炫富或李天一打人,突显了官二代、富二代、穷二代贫富代际传递这一社会困境。

  中国是否已经进入“拼爹”时代?当下,毕业求职一半以上靠关系,主要是“爹”的关系。在幼儿园抢凳子,有孩子说“我爸是科长”;在小学欺负同学,有孩子说“我爸是主任”。这是“拼爹”游戏中令人难堪的段子,将社会转型期的“二代病”展示在公众面前。

  一个“拼爹”的时代是病态的,一个民众默许“拼爹”的社会是可悲的,且“拼爹”拼不出中国的未来。

  如何避免陷入“拼爹时代”?

  首先,“爹”要端正态度。子不教父之过,“中国爹”需学习一下巴菲特。当美国政府提出为富人减税时,巴菲特等人站出来明确反对,巴菲特对子女说:“如果能从我的遗产中得到一个美分,就算你们走运。”美国文化鼓励子女独立奋斗,子女满18岁后,离家独立生活,富豪子女也不例外。曾与巴菲特共进慈善晚宴的段永平决定将财产捐献,“我不能剥夺孩子创造财富的乐趣”。

  其次,“儿”要调整心态。阴性化、娇贵化、懒惰化成为下一代的隐忧。郭美美式的“拜金女”或形形色色的“炫富男”成为部分新世代的榜样。4月,广州首届女大学生论坛发布的《广州女大学生价值观调查红皮书》显示,59.2%愿意嫁给“富二代”,理由是可少奋斗很多年。《非诚勿扰》的幸福方程式似乎是:嫁有为青年并慢慢等他致富不如找个现成的富二代。

  更关键的是,社会要营造鼓励奋斗的氛围和良好的制度环境。

  李天一事件凸显的是社会不满情绪,即对社会竞争机会一边倒的不满。这不可能靠处理一两件热点事件即能解决,要涉及更大范围的改革。

  网上调侃说,男性80后90后最惨的是:在事业上跟官二代竞争,在感情上跟富二代竞争。穷二代和农二代的噩梦是向上流动无望。

  贫富的代际传递困境,正是当前中国阶层固化的一个重要表现。弱势群体的第二代,即使少部分上了大学,其改变身份和地位的可能性也比从前收窄许多。

  要改变“拼爹”困境,需要一次大范围的利益调整与制度设计,让公平公正真正唱主角,“拼爹”的观念才能从根本上转变。

  《宪法》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1776年美国《独立宣言》的起草者们宣布:“我们认为这些真理是不证自明的:人人生而平等,他们的造物主赋予了他们某些不可转让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命、自由和追求幸福的权利。”保障人们平等地追求生命、自由和幸福的权利,是现代型政府应有之责。

  当前,既得利益阶层严重影响了中国的公平和正义。“二代病”的根源是权贵的“爹”们的言传身教,决定着下一代的特权和特权思想。官二代、富二代之所以如此嚣张,起因还是在现实中见惯“爹”的权力无所不能——能够轻易打破司法、行政各领域的壁垒,完成权力通吃。许多“爹”在遇到问题时,首先喊的也是“我是领导”。

  上世纪学生们的名言是“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如今演变成“学好数理化,不如有个好爸爸”。

  要治“二代病”需从打造公平的社会环境开始。本届夏季达沃斯,北大教授张维迎警告,刺激计划不能买来发展,发展需要的是市场、竞争和企业家精神。同理,欲实现下一个三十年的长足发展,需从激发民间的拼劲尤其是新世代的奋斗精神开始。那么,不拼爹拼什么?

  第一,拼胆气。一个民族的创新精神离不开敢为天下先的胆气。联想的创业者如不脱离安逸的体制,如何有今日的国际品牌?当初的个体户们如不狠下心闯出一条血路,如何有今日繁荣的商品市场?

  第二,拼毅力。一个国家长足的发展要靠跑长跑,谁跑到最后谁才是胜者。鼓励年轻世代不做短平快,不走“关系”捷径,靠持之以恒的毅力打出一片新天地,需要给予他们一个长远的预期和愿景。

  第三,拼体制。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广东省委书记汪洋在今年4月曾表示:“人不怕穷,怕的是没有致富的公平竞争的市场条件。”比如,新一代农民工的梦想是做城里人,20年前农民工打工是为了攒钱回乡盖房,20年后新生代农民工要做城里人。中国梦的实现不需要政府的担保,只需为奋斗者提供公平的机会。如果做不到这一点,下一个三十年将面临重大危机。大国崛起之梦也无从谈起。

(执笔/肖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