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为何有全球最强文化产业?




文化产业要壮大需要“野蛮生长”。宽容或包容是文创产业的指导方针。文化是未来的经济。
中国要建设文化大国,美国发展文化产业的成功经验提供了一个堪可参照的样本。


  舆论期待六中全会促进文化大发展。2010年,中国文创产业达1.1万亿元,仅占GDP的2.75%,不足与国际文创企业相抗衡。《人民日报》以“兵临城下”来形容本土文化产业的险恶环境。

  作为一个质疑者,《新周刊》曾提出“还有多少中国味儿”(2004年)、“软中国”(2006年)等系列问题。“五千年中华文明抵不上一个大长今?”“除了土特产中国还能贩卖什么?”

  欧陆风情是21世纪的中国城市街景。中国超市中满目都是西方符号,西方标准订制着中国人的品位,多数中国人以获得西式品位为荣。

  我们的文化信心出现了问题。中国已跃升全球第二大经济体。而中国握有多少软实力?“只输出电视机而不输出思想,难称大国。”

  在2003年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美国前国务卿鲍威尔被问到“美国凭什么在未来维持领导地位”时,他回答是“靠软实力”。那么,“中国凭什么在未来维持发展优势”,答案只能是靠自己的软实力。

  而具警示意义的是,“软实力”最强大的美国却没有设立文化部。美国的文化政策给我们什么启示?

  经百年发展,美国文化产业已成长为国民经济中地位仅次于军事工业的支柱性产业,成为第一大出口创汇产业。全球一半的电视的收入都在美国,美国电影票房收入占全球的1/3,好莱坞大片在全球电影市场攻城略地。

  尽管作为国家的支柱产业来大力发展,但美国却没有文化部。美国人认为,宪法可以规定文化自由的规则,文化不是“管”出来的。国家意志在文化建设上,更多的是创造相应的有益于发展文化的环境,而不能去管文化的内容本身。

  美国信奉市场规律和市场竞争对文化产业所起到的调控功能。文化产业的特点是从业人员享有表达和创作上的高度自由,最大限度地发挥自己的想象力和表达能力,从而创作出杰出作品。政府主要职责是为文创企业的经济活动以及个人的文化创造提供一个公平合理、充分竞争的舞台,并给受众提供多样化的选择。

  虽然没有专“管”文化的国家级机构,但美国政府对文化产业并非放任自流,而是通过法律法规和各项优惠政策鼓励文化产业的发展,包括对于传统经典文化艺术的保护和对于新兴创意文化项目的扶植推广。主要通过国家艺术基金会、国家人文基金会和博物馆学会等组织机构对文化艺术产业给予资助,很多时候都是采取政府补助一半,艺术团体自筹一半的形式。美国政府还从联邦税法的角度为非营利性文化团体和机构提供便利,免征所得税,并减免资助者的税额,鼓励基金会、大公司和个人投资,引导一部分社会财富用于文化发展。

  美国还是世界上第一个开展文化立法的国家。保护知识产权不遗余力,制定版权保护法,并予以严格落实,保护文化产业健康发展。

  扶植文化艺术,就必须要走产业化道路,而走这条道路就必须历经:文化艺术的产品化,文化单位和传媒机构的企业化,文化艺术领域和多媒体现代娱乐集团的资源整合,以及结合新媒体科技和现代金融体系所打造的规模化的文化产业航母。

  文化产业要壮大需要“野蛮生长”。美国文化产业在投资领域的主要特点是投资主体的多样性,形成政府、外来投资和融资体制三结合的机制。一方面国家直接向所有符合政策导向的团体提供扶持,另一方面吸收非文化部门和外来投资,一些大财团就直接向许多有实力的文化产业巨头如美国广播公司、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等进行投资。美国还广泛吸收世界文化资源和各国人才,并且结合自身科技优势,使美国文化产业具备了向外扩展的有效手段。

  宽容或包容是文创产业的指导方针。因为正确与不正确,可能只是一段时间的问题。开放与多元是文创企业生存壮大的必备生态环境。破除垄断和小农意识,在好莱坞最具实力的电影制片厂中,哥伦比亚—三星的老板是日本的索尼公司,福克斯的老板则是澳大利亚的新闻集团。在流行音乐产业,日本的索尼和英国百代唱片等外国公司在美国市场上不断上演着攻城略地的市场大战。

  文化是未来的经济。文化产业的长足发展,不仅是丰富国民业余生活的需要,也是一个国家崛起的软件支撑。美国发展文化产业的成功经验提供了一个堪可参照的样本。

(执笔/肖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