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国为什么?





出国不再是为了寻求救国之道。出国是为了个人开眼界,为了世界观,也为了方法论
——谁掌握东西方两种思维,谁就能制胜未来。



  美国北达科他州迪克森州立大学滥发400张假文凭,致副校长辞职教务主任自杀。据悉超九成不合格学生来自中国。旧有克莱登,今有迪克森。可叹“方鸿渐”们今日批量生产了。

  回想玄奘西游,取回真经,弘扬锲而不舍的精神。鲁迅东游,悟出治病不如救精神。张朝阳众海归带回数字化生存新理念,开创新科技企业……
今天,出国为什么?

当国际化遭遇“非常6+1”

  教育无国界,文凭有贵贱。

  当国内假文凭、伪文凭泛滥之时,为了混张洋文凭,中国学子漂洋过海。有父母每天打越洋电话叫早,沿袭国内惯纵;有家长定时打款,某天被告知儿子不在海外而在国内某游戏厅混迹多月。

  新世代被传媒称作“草莓族”,外表光鲜,一触即伤。独生子女政策更导致“非常6+1”格局:4个老人、一对夫妇呵护那1个宝贝孩子。留洋小皇帝更是宝贝中的宝贝。

  当国际化遭遇“非常6+1”,那个娇弱的“1”要承担起祖辈的荣耀和父母的期许,光鲜的草莓族要承担起一个民族走向国际的重任,令人唏嘘之余,不免令人沉思:这怎么可能?!

  出国原因分析,首先是为了深造,有的是因为儿子成绩太差不堪应试教育,多数是别人送我也送,把孩子送出国是为赶潮流,却不知小孩在国外干什么。

  出国留洋并非都是“有家底儿的”富二代、官二代,有公费的,有全奖的,也有家中条件不佳举债支撑的,但无论何种情况,孩子是家庭最大的投资,家族未来最大的期权。投资这个未来企业,不需要父爱主义,不需要计划经济。他们需要自主,他们需要自主选择的历练。否则,你就剥夺了他们自我实现的乐趣,就如同巨额遗产剥夺了他们创造财富的乐趣一样。

  1978年到2011年年底,中国的出国留学人员总数达224.51万人,学成归国81.84万人。假如人均出国花费100万元,那么对西方大学已是项22451亿元的大生意。难怪英美使馆文教处的一大任务就是当好本国大学的公关部。截至2011年年底,以留学身份出国,还在外的留学人员有142.67万人。

 对于本民族最大的一项对外投资,我们却失去了理性的考量。今天海外学子不再担负民族责任,不再是“逃异地,走异路,去寻求别样的人们”,他们更属个人行为,附带家庭/家族期望,眼界决定境界。留洋族已与考碗族一样,成为新世代精英们的理想目标。

当少年理想遭遇可怕的大学

  世界是平的。中国的新世代将在全球平台上与人竞争。中国式教育之不足,在于缺乏思考和行动能力历练,于是新世代们只能求诸海外大学了。

  曾有摩托罗拉招聘官来华招聘,计划招24名却只招2名,“其实一名就够了”,因为面试几百人思维方式雷同、答案一样,而跨国公司需要的是差异化组合。

  想知道偏科生在中国的遭遇吗?竞聘落选只能去卖猪肉;假如你开赛车又会写一手好文章,一定会遭人质疑的。

  中国是文凭大国,却不是想法大国。镀金心理致假文凭泛滥,“克莱登大学”也就应运而生了。近年来,美国、法国、英国、新加坡、澳大利亚等国多次被曝存在违规招生的“野鸡大学”,滋生了份额庞大的地下产业。据悉,美国高等教育认证委员会和密歇根州教育厅2010年公布的两份虚假或不合格大学黑名单共曝光了1500多所大学。一些“野鸡大学”还推出种种招生“优惠”:不用来美读书,通过中文教学就可拿到美国学位。

  教育应充分发展人性和社会性,教育应实现个体价值和社会价值。国内应试教育专攻“两经一术”:教材经、教辅经和考试术。有人统计,高考以来的状元150多个,没有一个成为他所在领域的领军人物;24个中学生拿到国际奥数大奖,没有发现哪个成为数学精英——而熊庆来、华罗庚没参加什么比赛却成了一代数学大师。

  举国口号是从“中国制造”向“中国创造”转型,教育如何回应这个口号?教育要有利于实现个人价值,有利于个性发展和兴趣培养。否则学子们只有求诸海外了。

  出国不再是为了寻求救国之道。出国是为了个人开眼界,为了世界观,也为了方法论——谁掌握东西方两种思维,谁就能制胜未来。 (执笔/肖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