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们的城市有精神





一个城市的城市精神是“改革、创新、开放、包容、和谐、诚信、爱国、敢为人先”,
你能猜出这是哪个城市吗?




  王勃路过南昌,在滕王阁饭局上,提笔前问阎都督:南昌市的城市精神是什么?都督曰:大气开放、诚信图强。王勃无语,落笔:阁中帝子今何在?槛外长江空自流。次年,27岁的他不幸溺水,惊悸而死。

  崔灏游戏人生,来到武昌,登上黄鹤楼,时人正热议武汉的城市精神。问之,皆答:敢为人先,追求卓越。崔灏奇之:“先”不是湖南人的专利么?长沙精神是“心忧天下、敢为人先”,湘潭精神是“坚忍不拔、敢为人先”,株洲精神是“开拓创新、创业争先”……

  时人曰:先生此言差矣,湖南城市精神亦有不用“先”字的,益阳精神是“诚实守信、负重奋进”,岳阳精神是“先忧后乐,团结求索”,常德精神是“德行天下、和谐奋进”,娄底精神是“坚韧勤奋尚德自强”,永州精神是“宽容互助”。崔灏感叹: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遂远走边塞,报国赴难。马可波罗来到杭州,惊叹:此乃世上最美丽华贵之天城!庄严和秀丽,堪为世界其他城市之冠。杭州人笑道:威尼斯人啊,你太高估我们啦,我们其实只是“精致和谐、大气开放”。马可波罗说:不对吧,“开放”不是广州的城市精神么?杭州人答道:你只知其一,不知广州的城市精神还包括“务实、求真、宽容、创新”。

  马可波罗继续游历中国。他发现许多城市都在抄袭广州城市精神的“创新”二字:深圳提的是“开拓创新、诚信守法、务实高效、团结奉献”,江苏提的是 “创业创新创优、争先领先率先”,合肥提的是“开明开放、求是创新”,成都提的是 “和谐包容、智慧诚信、务实创新” ,郑州提的是“博大、开放、创新、和谐”,徐州提的是“有情有义、诚实诚信、开明开放、创业创新”,天津提的是“爱国诚信、务实创新、开放包容”。他不解:“爱国”本是国民情感之基本,为何要单列到天津的城市精神里。

  不过,他很欣慰,还是有不少地方没抄袭“创新”二字:上海提的是“海纳百川、追求卓越”,南宁提的是“能帮就帮、敢做善成”,贵州提的是“不怕困难、艰苦奋斗、攻坚克难、永不退缩”,满洲里提的是“开放包容、合作共赢、构筑和谐、追求卓越”。东莞也没抄袭“创新”,提的是“海纳百川、厚德务实”。但宜兴提的城市精神“崇文厚德、和谐奋发”,与东莞的的“厚德”,不知谁抄谁的。

  马可波罗决定在下次与忽必烈大帝见面时汇报这一情况。他草拟奏章,名为“城市精神之十弊”,奏文曰:臣游历中国十七载,亲睹大国盛世,经济发达,城市复兴,以为至美。不料各城争相所倡之城市精神,多有积弊,汇成十种,略陈如下:一、将国民基本之情感树为个别城市之精神。二、将追求之目标当成历史之沉淀。三、将时代之特征误以为城市之个性。四、将城市之个性以流行语代蔽之。五、将地域文化活泼之精神错引向为千城一面之城市文化。六、以有奖征集之名义,花钱买“精神”。七、偏重政治术语宣传,不感性,弱化市民和外来者之价值。八、不尊重城市之恒定价值,以新为好,像换时装换“城市精神”表述语。九、精神本应存于心里、见于行,如今流行于口。十、无视雷同,公然抄袭。

  马可波罗携奏章来到元大都,看到满大街的红色横幅,他傻眼了,上面赫然写着:“爱国、创新、包容、厚德”。

  郑成功坐镇厦门,准备东征抗荷寇,收复台湾。军官询今夜营中口令,郑问:厦门的城市精神是什么?军官答:开明、守信、开拓、竞争、奉献。郑沉吟半晌,道:以此为口令吧,敌军想破头也猜不着。

  本朝2008年之前,全国媒体一直报道重庆的城市精神是“不折不挠、勇于开拓”。2009年2月2日,“培育重庆城市精神”课题组经两年的深入研究、全国走访、问卷调查、分析取样、特邀市民开会、网站投票、撰写报告,反复论证和比对、精心推敲,终于干掉了呼声很高的“重山重水、重情重义”,将重庆城市精神的研究成果昭告天下:“登高涉远、负重向前”。5月12日,市委宣传部、“培育重庆城市精神”课题组又通过海量比较选择,定下最终版重庆城市精神:“登高涉远,负重自强”。有重庆市民甚至希望这句话能够被写进法令,得到保护。两年多之后,2012年1月13日,《重庆日报》报道了重庆市人大代表段茂兵的建议:“重庆需要进一步提炼自己的城市精神,作为发展的动力和对外的名片。成立一个重庆城市精神提炼培育的临时工作机构,邀请国内哲学、历史、文学、城市建设管理等领域知名专家学者,提出重庆城市精神的初步表述;然后再广泛征求社会意见,认真梳理、推敲、修改,最后确定候选表述语,再由市民投票选出。” (执笔/何树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