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苹果”怎么种?——兼论“创新跟中国是什么关系?”





国产“苹果”怎么种?第一,种子要争气;第二,土壤要给力。



  两会期间,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以乔布斯为例鼓励科技创新:“我翻了翻《乔布斯传》,其中很有意思,他对科技固然很钻研,(但)最喜欢的是艺术。”

  面对中国崛起,美国的创新步伐愈加密集。微软代表左脑的成功,苹果公司则代表右脑的成功。科技创新需要左右脑开攻,科技与人文兼具。创新不只需要高端科技,更需要把握社会大势。“科技创新和人文精神、人文理念不可分”(李克强)。只有这样才能赢得年轻人的喜欢。

  但中国创新型企业面对的,不只是左右脑开攻的问题,更是企业领袖级人物匮乏和创新土壤的培植问题。

  中国崛起的模式仍然依靠赚取血汗钱:富士康比苹果人多13倍,但苹果的利润是富士康的6倍,市值是13倍,人均利润是富士康的76倍!

  为什么乔布斯只属于美国梦?中国国产“苹果”怎么种?

创新领袖需要坚定的信念

  乔布斯给了我们无穷多启示,但他有一点,这一点与李克强尊称“先生”的袁隆平一样,即持之以恒的信念。

  乔布斯对创新的理解是:1.创造力只是把东西联系起来。把以前的经历联系起来,合成新的事物。2.创新与你有多少研发资金没有关系。

  而更重要的是乔布斯有一颗志在改变世界的心,他点燃一大批年轻创业者,包括中国的追随者。

  当前的就业主流是,干一番“事业”不如直接在事业单位干,反垄断不如在垄断中分一杯羹。一些年轻人为何会放弃人生理想以求安稳?国家统计局称,非私营单位工资为私营单位1.8倍,福利更是旱涝保收。对比上世纪80年代打破大锅饭,中国这方面退步了,中国的年轻人不奋斗了。但这只是表面现象,更深层次的制度性因素使年轻一代深怀无能为力之感。

  我们的教育培养出的只是数学奥林匹克解题高手;我们的专利量大,但95%是垃圾专利,耗费了国家大量的人力、财力、物力;我们的不少企业家不做实业而专注于投机;我们的创新所得不如炒房收益大;我们的创新无法撞开垄断部门紧闭的大门……如此,社会就不会出现“乔布斯式”人才。

  美国社会能缔造这样的神话,苹果的乔布斯、微软的比尔·盖茨、里根总统等,美国精神就是由这一个又一个美国神话组成。今天林书豪在具备经典美国梦偶像特质的同时,兼备中国传统文化元素:谦卑、内敛、自律、坚持不懈、成就他人。中华元素使林书豪成为当代流行美国梦的新标志。而千千万万个想成为乔布斯或林书豪的中国年轻人,虽拥有世界上增长最快的市场,却要比大洋彼岸的同龄人付出更多的毅力与耐心,因为他们首先要面临一个共同的任务:改变中国,并制造中国神话。

创新企业需要开放的环境

  乔布斯能由政府打造吗?答案是否定的。但政府能为培育乔布斯创造环境条件。

  去年曾报宁波将斥资5000万培养千名“乔布斯”式领军人物。但创新型人才是不能拿钱砸出来的。宁波打造创新型人才的初衷毋庸置疑,但与其斥巨资搞领军人才培养计划,不如创造让其成功的制度环境。

  网民曾调侃,假如乔布斯出生在中国会是什么样?“他可能连工作都找不到,因为他没本科学历。”或者,“八成就搞房地产了。因为在我们社会搞科技创新不但辛苦,还指不定啥时赚到钱,哪有做房地产赚钱快。”在当下中国,一个企业想要成功,靠创新远远不够,还得应对各种寻租,学会打点关系。光是这些事情,就足够让乔布斯焦头烂额了,哪有时间创新呢?

  当然,挡在创新之路上的第一块顽石是垄断。中国出台了《反垄断法》,却没能真正制裁过一个垄断企业。如今就连民企扎堆的互联网领域也充斥着新的垄断。入世十年,与狼共舞。今天我们终于明白:中国最大的敌人,不是狼,而是垄断和伴随的腐败。

  美国军工业对高科技发展的贡献就是对民营机构全面开放,把订单下给它们。一个“星球大战”计划催生、壮大了多少家高新企业。回想我们的军工或航空航天业都是国字头当道。参考美国高科技战略,一是能改革臃肿低效的国有研究体制,二是能激活了民间的创业与创新热情。

  创新人才要靠整个社会大环境来培育。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和诚实守信的社会风气逐步形成,创造、创新能与回报成正比,“乔布斯式”人才不用靠政府费心费力去“抓”,也能如雨后春笋般自然产生。

  综上所述,国产“苹果”怎么种?第一,种子要争气;第二,土壤要给力。 (执笔/肖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