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富帅、 吊丝谅解备忘录


文//肖锋



网上疯传“高富帅和屌丝的一天”生活细节大对比,不少人称有种“中枪”的感觉。网民调侃的背后是社会差距的严酷现实。



  曾经,“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狗熊儿混蛋”的阶级成分论分裂了中国社会。今天,阶层板结与拼爹的现实,则窒息着年轻世代的闯劲并阻碍着社会的上行发展。

  高富帅和吊丝的困境就是当下板结社会的困境:两相对望,两相对视,不相沟通,不相谅解。板结社会是没有未来的。既得利益也不可能永远维持下去。社会需要流动,需要公平公正的游戏规则,首先需要通过沟通重建共识——有时候,调侃也是一种沟通方式。

高富帅VS吊丝:我是否该庆幸和你生活在同一时代?

  高富帅顾名思义,就是长得高、家里有钱、还帅的男性,外表和里子都有优势,财貌双全。与其相对的吊丝和矮穷矬,则是高富帅的反义词,收入和长相的条件均不佳,在社会上竞争力弱。

  “我花了18年时间才能和你坐下来一起喝咖啡”,高富帅(或美富白)与吊丝并非没有交集。常言道,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但当今社会不再信奉有所谓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人。毕竟,吊丝能换位到高富帅的社会才是一个社会各阶层都有上行机会的社会。

  竞争年代,各阶层都有向上奔的动力。包括唐家岭的蚁族,那些吊丝们也不会放弃有朝一日变身高富帅的希望。

  许多人希望通过努力,实现个人身份的三级跳,从农家子弟变身中产甚至富人。曾有专家乐观预测,未来中国职业的高级化将有飞跃式提高,形成上行社会态势。假如中产阶层的比率每年增加1%,本世纪三四十年代中国就有望步入中产型现代社会。这一过程中必将伴随大量农民进城。而近年户籍制度等各项改革的步伐,相比社会身份流动的需求,仍属滞后。

  社会身份流动性差,在二代上表现为富二代、官二代及贫二代的代际传递现象。富贵世袭,贫穷传递,拼爹愈演愈烈。在教育、就业、创业和户口等方面,则出现年轻世代“不奋斗”和未富先懒现象。他们不再创业、创新,而争做公务员、跻身垄断国企或至少与之分一杯羹。

  社会阶层从改革开放初期被激活,再至当下的流动性差,是一个不乐观的征兆。中国发展是否会落入所谓中等收入陷阱,有待于下一步改革来破解。

  高富帅与吊丝的对峙,不只是社会平等问题,不只是社会公正问题,更是社会活力问题,是如何跳出无能为力之感的问题。社会板结的最终结果,谁也不愿看到。

  高富帅与吊丝是否该庆幸彼此生活在同一时代?有竞争有参照就是幸运的,无竞争相敌视就是不幸的。

别让高富帅淹死在吊丝们的口水里

  多数高富帅是好的,是奋发向上的,是自食其力的。仅有少数不靠谱的高富帅或美富白炫富,街头飙车或微博炫包包。别看你今天炫得欢,小心你将来被口水淹死。

  没有天生的吊丝,就像没有多少天生的高富帅。被称为“京城阔少”的某高富帅在博客中大喊冤枉,称自己小时候也吃过苦,如“住平房、打酱油、换煤气、生火、烧煤”。我们相信至少他们的父母是这样过来的。

  社会需要建立公平公正的游戏规则,不只停留于口号。在沟通方面,无论是高富帅或吊丝,彼此需要一种同理心,一种换位思考,从谅解开始。

  首先,高富帅不要用“我爸是××”句式说话。吊丝也不能遗憾“恨爹不成刚”。

  其次,高富帅不要逞一时之强,吊丝不要示一世之弱。高富帅不能“走自己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高富帅要有危机感。高富帅可能一夜成吊丝。吊丝们也有春天,贫穷不是问题,没有了奔头才是问题。吊丝们当以“不负少年穷”自励。

  高富帅要忍受吊丝们的冷嘲热讽。因为调侃是社会有效的润滑剂。调侃总比死磕好。当下社会空气太干燥,需要调侃来润滑。当然,调侃绝不能等同于谩骂、蔑视等贬低他人的口吻。

  高富帅需要吊丝般的自嘲精神。因为装是很累的。在放下身段这一点上,吊丝给高富帅作出了榜样。

  怀吊丝心态的高富帅是社会的好榜样。韩寒学会自嘲,李彦宏保持低调,潘石屹拿自己开涮,因为他们都很明白,自己都是从吊丝过来的。

  无论高富帅和吊丝,都需要远见、眼界,如此这个社会才会有发展的动力。无论是高富帅还是吊丝,每个人都是社会发展的利益攸关方。(执笔/肖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