侏儒





一种群体狂欢节围绕的中心,正是那个不断把畸人的性欲当笑点的怪物,像一朵一朵冒黑烟的烟花,在淫猥的笑话中涨起,撑破。



  侏儒个儿小,头特大,感觉假使他拥有正常人的身躯,应该拥有一副虎背熊腰才顶得住那颗大头。剃了阴阳光头,额顶一撮马尾鬃般的刘海,身穿金红滚边的绸缎官服,远看像年画里的散财童子。近距则一脸坑坑洼洼,浓眉大眼,充满沧桑。和他搭配的是一个身高至少一米七的大眼美女,一身白纱宛如新娘。

  侏儒一开口便劈里啪啦如连珠爆豆,典型的东北二人转,尽拿自己的畸形丑怪当包袱抖,尽拿舞台上两人外形的巨大反差做段子。哥们儿您瞧我们这一对站在这儿,像不像一部卡通片,白雪公主与七矮人?或是,对着台下某位男观众说,所以你是西门庆,她是潘金莲,我呢,就是武大郎……都是老梗。但实在他的舌头转速太快,观众仍被逗笑得前仰后翻。关于“侏儒的性器官”这古怪又原本影影绰绰存在于人们好奇潜意识的意象,不断被他自个儿拿来说嘴。(包括他得搬着一叠书垫脚才够得上;包括他本身就像一根棒槌;包括“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这类浑话……)女孩也搭配着,时而故作害羞掩嘴打人,时而卖弄风骚撩拨台下这一桌桌醉态可掬的男客。

  有一段是女孩儿和台下某个小伙子调戏起来,“你就带我回家吧”。侏儒马上拦阻说万万不可,像诉苦告冤地说:“哥们儿老实告诉您,三年前我刚娶这娘们儿回家时,我身高还一米七,标准得很,这么三年搞下来,也不晓得她身怀什么本事,我就愈缩愈小,终于变成今天这模样。”观众自是大乐。

  这一切总有某种让我忧郁不舒服说不出来的什么。众人围着圆桌吃着满桌东北农家菜:酸菜白肉汤、大棒骨、山野菜、凉拌黑木耳、炖扁豆、豆干皮包生菜、鸡鸭鱼肉,杯盘狼藉。男客们支肘喷吐着烟。一种群体狂欢节围绕的中心,正是那个不断把畸人的性欲当笑点的怪物,像一朵一朵冒黑烟的烟花,在淫猥的笑话中涨起,撑破,那里头有一种你也正参与一个集体公然施虐、羞辱那个畸形者的粗暴,但你不知如何反应,也跟着歇斯底里笑得乱颤……

  正统的二人转说唱逗耍了大约半小时,那侏儒突然说,今天各位哥们儿的掌声特别让兄弟我感动,为了答谢各位,兄弟今天特别表演一个绝活。这是在别地儿从没献艺过的,就是我要表演“鼻子喝光一杯牛奶,从眼睛喷出来”!

  音乐变成魔术表演小碎鼓的紧张悬疑,侏儒在把牛奶注入一玻璃杯时,女孩在一旁说:“各位朋友,所谓‘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现在他为你表演的这手绝活,不要说全中国没人会,全世界也再找不到第二个!这是非常危险的一个特技,这期间他为了练成这个,不知吃了多少艰苦。请不要吝惜您的掌声,您的掌声是我们表演者最大的支持……”气氛变得顶真起来,甚至有点悲壮的味道,接下来我眼前的景观确实古怪魔幻到超出我忍受的极限。侏儒把那杯牛奶顶在鼻前,眉头皱挤成仿佛想恶作剧用力放一个屁出来,但杯里的牛奶却逐渐下降。人们安静下来,纷纷站起,我身旁一个贵妇低声惊叫:“他妈的!他真的用鼻子把牛奶喝下去了!”之后,侏儒把手指捏住鼻子,做出一个滑稽的表情,他的眼角竟开始汩汩流出白色的眼泪。似乎还嫌不够骇人、恐怖,他两眼一瞪,竟(真的是从眼球)朝着台下的我们喷洒两注细细的牛奶泉。

  那之后仿佛穿过了一道“魔幻马戏团”的换日线,他再做出什么违反人体构造(以及“人”这个概念的尊严什么的)的事,都不能让我更惊骇了。他将两枚中间开孔的钱币塞在眼皮里面,那钱币下各悬垂着一条丝绳,吊着一桶水。“哥们儿,请不要吝惜您的掌声,这两桶水扎扎实实有50斤,兄弟这一手绝活,用的是咱灵魂之窗那两片薄皮的力量!”掌声喝彩声如雷。我看着他痛苦闭着双眼的脸,眼瞳部位像浮雕可见钱币的轮廓暗藏在下面,像异形电影中人类皮肤下鼓凸而起正孵化的虫蛹,他的脸变得如撒满光和影的溪流,模糊不清。

  这段表演结束之后,这一对二人转艺人在掌声中匆匆离去,高个女孩像搀着盲儿子,领着仍睁不开眼的侏儒离开。

  “刚刚那到底是真功夫,还是障眼的魔术?”同团有人问。带我们来这家怀旧餐馆的S女士,在店家放起《十送红军》等革命歌曲的配乐中,跟我们解释:“这个侏儒呢原本不是咱们东北人,他是练杂技出身的,也是先天的条件嘛。后来他是有一次看了电视上二人转的演出,特意跑到东北来拜师学艺。一开始呢他真的是苦,咱们这二人转呢,一定是一男一女两个人搭配,但他这个模样,这行当里哪个女孩愿意当他搭档。结果他也是看上了刚刚你们看到的这女孩,真是死求活求,兴许他也特别会说话,女孩一个心软就答应就和他同台一次。结果这一同台,效果特好,造成不小的轰动。两人就合作上了,这合作合作,就谈上感情了。这女孩的母亲知道,简直气疯了。你想我们一个漂漂亮亮的闺女,怎么嫁给这么个怪东西!女孩就叫她妈偷偷去看这侏儒练功,说这男孩练功那真是刻苦到你心肠再硬都会感动。那妈真去偷看了,也真的被感动到了,遂答应他们的婚事。”

  “所以他俩是真的夫妻?”“是真的,而且你们刚刚看到他表演的,那全是苦练功练出来的,不是变魔术。”或许是S这段把情感带向罗曼史的解说,和我们刚刚才目睹的野蛮怪诞实在连接不上,众人皆沉默着抽烟。后来有人提起啊我们明天的行程是往极北的漠河,那儿据说可看到极光,还有黑熊……黑龙江河岸对面就看到俄罗斯哦……有中国最北的一间邮局……

  然后S女士对我们描述她目睹过的极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