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停步的名将


 


冯异虽然在东汉的皇家功劳薄上仅排第七,他代表的却是那个时代创建功勋的一个类型:平民凭军功获取崇高社会地位。




    东汉的第二个皇帝明帝刘庄即位后,于永平三年即公元60年,为表彰追随光武帝统一天下的开国名将,在南宫云台命人描画了功勋最大的28位将领,其中故乡为颍川城父的冯异排在第七位。如果严格检视东汉开国功臣的事迹,人们会发现这位冯异将军的功绩可谓出类拔萃,堪称第一。但他在当时仅被皇家的历史权威排在第七,为什么会这样?

    冯异的功绩最大,首先因为他是光武帝刘秀初起兵时代的追随者。在刘秀的井冈山时代,一次出击中冯异被俘获,冯因此成了刘秀最初的部下。他立即推荐了一批重要人才加入刘秀的事业,包括铫期等。铫期亦为云台二十八将之一,贡献很大。在刘秀之兄被杀,刘秀不得不隐忍的最危险时刻,冯异格外周到地伺候刘秀,鼓励其坚持远大的志向。而且无论在多困难的时期,冯都是以刘秀最坚定的追随者和最恭敬的属下自居,从无懈怠。他也是最初坚决劝进要求刘秀即天子大位的将领。这是他的政治老资格。

    在军事方面,到刘秀底定河北,展开最后统一全国的战争的时期,冯异作为方面军统帅的才能与功勋更是无人能比。洛阳北部、黄河对面的河内地区为刘秀争夺天下的根本重点,由冯异与寇恂共同镇守。冯异积极主动与顽强凶猛的战役指挥作风,使汉军不仅击败了来犯的敌军,而且最后攻取了洛阳。刘秀的第一阶段战略进攻即占据中原战略内线的计划,由此取得完全成功。

    汉军的战略进攻矛头指向关中、陇西和巴蜀后,冯异的功劳更非一般人可比。光武帝的老同学兼好友邓禹统帅进军关中的战役,大败而归,冯异在这种艰苦条件下奉命接管统帅权,最后以高明的战役指挥与战法击败了赤眉敌军。此后,他作为关中地区的最高军政长官,负责剿灭关中零星反抗,组织恢复生产和社会,成效极大。因为他深知关中的战略意义,这是东汉下一步进军陇西、河西和巴蜀的战略根据地。果然,在后来的陇西战役与进取巴蜀的序战中,他发挥了出色的军事统帅才能,或奇袭,或坚守,取得了超出众将的战绩。光武帝称他的功劳如山岳般高居于众人之上。最后,在攻取巴蜀的序战中,他因病殉职。

    冯异除了军事才能出众,战绩卓著,其治军严格,战役作风勇猛异常,这已为当时人所知。而且,他作为高级将领的个人品德也是非常突出的。在那个谁功劳大谁地位高的时代,每次战后,当同僚聚集中军帐争吵议定各自的功劳,冯异总是远远地躲在营外的大树下纳凉,从不参与评功摆好的事情。久而久之,将士们都饱含敬意地称他为“大树将军”。他在政治上自我要求严格,从不懈怠。

    这样一位几近完美的统帅,结果只排到皇家功臣榜第七,这是有原因的。读《后汉书》,人们会发现各将帅传记的开头有两种体例:一种称某人,某地人,其祖先为何等高官,或其家世何等高贵;另一种则直接称某人,某地人,然后就是事迹描写了。换言之,前一种家世背景较显赫的人在起兵时代即是刘秀的较平等伙伴,是东汉打天下的合股者;而另一种家世无可叙述的人,其实是社会地位低下的平民子弟,他们自开始起就是刘秀的臣属,必须靠终身永不止步的奋斗和不断的忠诚自证来保障自己的地位。冯异无疑属于后一种人。

    据冯异的自述,他出身于诸生,也就是平民中受过教育者。这种类型的将领,在当时的政治环境下为将有特殊的困难,即很难统御像邓禹那类政治地位特殊的将帅,这就显得其功绩格外不容易。史载他自幼爱好《左传》和《孙子兵法》,这代表到西汉末年的时代,战国以来的平民凭军功获取崇高社会地位的风气还很旺盛。这些不信王侯将相有种的平民子弟,靠非凡的慧眼在乱世选定可靠的政治主人,然后凭自己的热情、干劲、惊人才智与崇高的自我品德修养,终于创建辉煌的功勋,为自己赢得永不褪色的历史记忆和荣誉。换言之,冯异虽然在东汉的皇家功劳薄上仅排第七,他代表的却是那个时代创建功勋的一个类型,这是值得特别注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