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赢不了生死战争


 


来歙、岑彭均被刺杀,公孙述的刺客斩首战很成功。然而,战争毕竟是综合力量的较量,成功的特种作战也未能挽救蜀国覆灭的命运。



    在西汉末年的大混乱后期,也就是刘秀的新汉朝占据大河南北和江淮、关中和山东的时候,大局更新,而且很清晰:剩下的只是割据陇右的隗嚣、占据河西地区的窦融和在四川称帝的公孙述。这些人都是实力强劲的军阀,在中原板荡的时代占据资源丰富的边缘地带,从而奠定了自身生存的基础。刘秀要最终平定天下,必须对付这些人,而这些人也很清楚,现在轮到他们了。

    窦融意识到刘秀的军事实力和政治上的号召力,选择了归顺和合作。于是,战争的矛头指向了隗嚣和公孙述,也就是所谓陇蜀之敌。具体战争的经过无法简单描述,但在这两场战争中有一件特别的事值得一说,那就是公孙述和隗嚣的刺杀战略。当初隗嚣的代表马援去洛阳见光武帝刘秀,马援见到刘秀在皇宫草坪上闲散地席地而坐,并且招呼他一起坐着说话,很吃惊地问道:“您这样平易近人,难道不怕我是刺客吗?”这说明了一件事,即马援和刘秀都知道,当时的隗嚣等一派喜欢用刺客,喜好历史上太子丹和荆轲的斩首战法。

    陇右和蜀国的实力自然比新汉朝差很远。然而,陇蜀地区长期为汉人和其他边地民族杂处,边境民族的彪悍和好个人武勇,培育了优秀的武士;这些地区强悍憨直的民风又使这些武士成为很忠诚的下属。隗嚣和公孙述这些割据巨头在思考应对即将到来的决战时,很自然想到使用刺客这种特种部队的战法。古代政治是以坚强的个人领导为基础的,杀掉军队或国家的统帅,敌方的内部政治环境就会发生难以预测的变化,其攻势自然就化解了。

    来歙字君叔,出身南阳,算刘秀的同乡,自年轻时起就以信义超卓著称,被誉为天下信士。就像那个时代的许多人一样,来歙文武双全,是刘秀平定隗嚣的主要领兵将领。在平定陇右的过程中,来歙曾孤军深入,夺取导致敌军战略瓦解的战略要点略阳。来歙不仅作战风格勇猛,且富于战略眼光。他在平定陇右后向刘秀提出,立即乘胜利的势头向蜀国进攻,刘秀采纳了他的建议。

    公元35年,来歙率领虎牙大将军盖延等将领开始了对蜀国的战役,交战地点在陇蜀交界的河池和下辨地区(约为今天甘肃成县和四川绵竹北部一带)。胜利之师在高明和英勇的统帅领导下进展顺利,公孙述看到战场上是很难战胜来歙的部队了,于是派出了秘密武器——刺客。很可惜,百战百胜的将军在刺客的黑暗之剑下瞬间血染军帐。

    在来歙大军的进攻同时,由大将岑彭统帅的大军则由湖北四川交界地区往西,向成都前进。岑彭也是南阳人,也曾参与讨灭隗嚣的西部战事。他的主要功绩是平定了与四川东部交接的荆州和襄阳地区,所以,他带领的部队主要是来自这些地区的士兵。这些将士急于在天下平定之前立下战功,因此作战很勇猛,很快他们就打到了成都附近。就在来歙被刺杀的同一年,公孙述派出了一位精心挑选的刺客。这位刺客以投顺的逃兵身份,谎称要向岑彭报告蜀军情报,然后趁接见时动手,杀死了岑彭。

    结合两件惊人的成功刺杀事件,可以说公孙述的刺客斩首战很成功。然而,战争毕竟是综合力量的较量,成功的特种作战也未能挽救蜀国覆灭的命运。班固在《汉书》中记述了一个有关刺客的细节:以品德高洁著称的杜林不愿为隗嚣服务,因此后者长期将其软禁在陇右。后杜林之弟去世,他申请将亲人的棺木运回故乡安葬,隗嚣终于同意了。可杜林出发不久后,隗嚣后悔了,害怕杜林这样的高级人才为他人运用,就派出一名刺客去追杀。刺客很快追上了杜林,看到杜林艰难地推着载有弟弟棺木的小车在陇上坚定前行。刺客被这一庄严和自然的画面震撼了,他上前去跟杜林说:“我虽然是一个小人物,但岂能忍心杀死您这样的品行高洁之士?您快赶路吧。我也闪了。再见。”这件事可以看出这些无名刺客的基本是非观念——再冷血的杀手毕竟也不是杀人机器,生活于同一片天空之下,总归也是有自我判断力的人。这可能是古往今来的公孙述和隗嚣们所容易忽略的致命知识。